33言情 >  蘇檸霍子城 >   第488章 大結局

秦斯越抿唇,笑而不語。

子幸的眸光閃了閃,飛快掏出兜裡的手機操作起來。

很快,他就將手機遞到蘇楠麵前:“媽咪,你看。”

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張鉛筆畫草圖。

蘇楠點開,放大,裡麵所有的佈局和景緻跟眼前的城堡彆墅完全重合在一起。

她飛快地下拉,看到圖片右下角的簽名,瞬間恍悟:“這是我設計的?你竟然還留著,並且將它完全實現了?”

明明一切近在眼前,可她還是用了疑問句。

這一幕太震驚,震驚到她都不敢相信。

“你之前不是失憶了嗎?你怎麼還會讓人修建這個?”

秦斯越轉眸,看著不遠處的城堡,看著周圍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

良久,他才輕輕道:“我也不知道!看到這張設計圖的時候,我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這是一個對我很重要的項目,非常非常重要。儘管我根本想不起為什麼要修建它,甚至我對圖紙也冇有那麼滿意,但當那個負責人找到我的時候,我還是決定按照計劃把它修建起來。”

他回過頭,深情地看著蘇楠:“即便我的記憶讓我忘記了你,可我的心依然在等你!”

蘇楠掩麵,強忍住眼中的淚水,撲上去埋首在他懷裡:“謝謝你阿越!謝謝你等我!”

她聲音哽咽,胸腔裡似有千言萬語卻不知要從何說起。

秦斯越眼尾泛著紅,伸手輕拍著她的脊背:“謝謝你楠楠!謝謝你冇有放棄我!”

三個小傢夥看著大人的樣子,都忍不住紅了眼圈。

笑笑癟著嘴,她也想要抱抱。

子幸拉了她一把,指了指城堡的方向,用眼神無聲道:我們去看看。

三胞胎有三胞胎的默契。

笑笑立刻來了興致,撒腿就跑。

爹地媽咪什麼的,現在隨時都能抱抱了!

但新家家誒,她要做第一個走進新家家的人!

樂樂見狀,秒懂她的企圖,立刻跟著衝了過去。

不行,他纔是第一個進新家的人!

子幸看著他們,無奈地搖了搖頭,腳下的步子卻也不自覺的快了起來。

……

城堡裡,秦斯越早就安排好了傭人,其中一個正是當年在水杉國際照顧過他們的王姨。

久彆重逢,王姨忍不住落下淚來:“太好了!蘇小姐,先生,看到你們能重新在一起,還有了自己的孩子,真是太好了!”

蘇楠點頭:“恩,謝謝你還惦記著我們。”

兩人寒暄著,最高興的就是三個小傢夥。

因為客廳的茶幾上,秦斯越給他們準備了一個大大的城堡蛋糕。

城堡前,翠綠的草坪上坐著一家六口,包括今天冇帶出來的四寶。

窗簾拉上,蠟燭點上,就在三個小傢夥一字排開許完願要吹蠟燭的時候,蘇楠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看到是蔣丞彬的號碼,蘇楠立刻按下擴音:“師哥。”

笑笑、樂樂、子幸異口同聲道:“舅舅,禮物!”

“哈哈哈……”

蔣丞彬隔著電話大笑:“三個鬼靈精!放心,少不了你們的。舅舅給你們準備了一份神秘大禮,已經派人送去家裡了。”

笑笑激動道:“可我們現在不在家,爹地媽咪帶我們來看新家家了。”

蔣丞彬笑:“那你們就回去再拆,務必讓師父師母幫你們拆!”

“為什麼要爺爺奶奶拆?”笑笑不懂就問。

“這個嘛,天機不可泄露!寶貝們,舅舅祝你們生日快樂!”

蔣丞彬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眾人麵麵相覷,什麼東西這麼神秘,還非得要二老親自動手呢?

傍晚時分,蘇楠和秦斯越帶著三個孩子回家,果然看到茶幾上放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

看到他們回來,王茜立刻招手道:“來來,快過來!丞彬也不知道搞什麼鬼,神神秘秘的,說是送給三個寶的禮物,非讓我們等著你們回來再親手拆。既然是給孩子們的禮物,不是應該他們自己拆嗎?”

蘇楠笑著安撫道:“師哥不會無的放矢,他讓你們拆肯定有你們拆的道理,請吧!”

看到有禮物拆,三個小傢夥立刻規規矩矩坐到爺爺奶奶身邊。

老爺子解開絲帶,拆開包裝,緩緩打開裡麵那個樸實無華的木匣子,整個人驀地僵住。

眾人見狀,連忙都探頭看了過去。

匣子裡並排擺放著兩個玻璃瓶,上麵有精密的控製儀顯示著溫度濕度,而瓶子裡各放置著一株鮮活的草藥。

一株白的像雪,一株紅的像火。

王茜激動得雙手微顫,聲音裡帶著哭腔:“是那兩味藥,是可以徹底為阿越解毒的那兩味藥!”

蘇清華回神,“噌”地站了起來:“我們現在就去實驗室煉藥。”

“對,現在就去。”

二老達成一致,說走就走。

恨不得下一秒就能把藥給秦斯越吃下去。

蘇楠阻止不了,立刻撥通蔣丞彬電話:“師哥,這麼罕見的藥,你是從哪弄來的?”

蔣丞彬笑道:“不是我找到的,是彆人托我送給你們的。嚴格說來,我算是借花獻佛。

“是誰?”

“你猜?”

蘇楠想了想:“你不會告訴我是喬……先生吧?”

那個稱呼,她到底還是冇打算喊。

“和他有點關係,但不是他。”

蘇楠無語:“你到底說不說?”

蔣丞彬笑:“彆著急啊,人已經在路上了,說不定很快就回到,你見了自然就知道了。”

“神秘兮兮!”蘇楠嫌棄地翻了個白眼:“反正隻要你確認藥物來源冇問題,那我可就用了啊!”

“用!都用!”蔣丞彬笑得狡猾。

蘇楠蹙眉,正要再說話,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叮咚叮咚……”

蔣丞彬聽到鈴聲,立刻大笑起來:“小師妹,人來了,再見!”

他麻溜兒地掛斷電話,蘇楠握著手機一愣。

這麼快?

蘇楠就站在門口的位置,她帶著滿腔的疑惑,“唰”地拉開門。

大門外,天光已經開始暗淡,鵝黃的路燈下,一箇中年貴婦靜靜地站在門階上。

四目相對,蘇楠整個人定住。

貴婦的眉眼五官跟她一模一樣,隻是那精緻的眉宇間帶著風塵仆仆的疲憊和歲月烙印的痕跡。

在看清蘇楠的一瞬,女人絕美的眸子裡泛起水澤:“你好,我是賀明瀾,我來找我的女兒蘇楠。”

溫柔的笑容,和藹的語氣,一如在夢境裡百轉千回的那個聲音。

蘇楠愣怔地看著她,唇瓣輕顫,良久才擠出一句話:“藥是您送來的?”

女人眼裡已經盛滿水霧,但臉上依舊保持著微笑,淡淡點頭。

那一動一靜彷彿都美到極致,那是經過歲月洗練的雍容氣度。

“是我。所以,你不打算讓我進去坐坐嗎?”

她的語氣那麼輕快,像久彆重逢的朋友,絲毫不會讓人感覺到壓力。

蘇楠握著門把的手,倏然就鬆開了。

那一秒,她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在坐了一番過山車之後,圓滿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