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放心。”

陸文昊說著就要掛電話,白思卉趕緊道:“不管他之前做了什麼錯事,我還是相信,他身上有我和你秦叔叔的基因,壞不到哪裡去的……”

陸文昊看著前麵的車停下,連忙叫停自己的車。

“卉姨,我要去追他了,有訊息我通知你。”

他說完,直接掛斷電話,下車追了上去。

電話那端,白思卉握著手機:……

果然,還是隻有女兒最貼心!

綠江邊上,金宇軒踩著鵝卵石鋪成的小路,一路狂奔。

陸文昊跟在後頭,心漸漸提了起來。

這個蠢貨,不會是受不了打擊想直接投江自儘吧?

不行,越哥的身體可還全指望他呢!

想到這,陸文昊趕緊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小路的儘頭,延伸到江心。

這條路隻有枯水期的時候纔會露出來,下雨或者漲潮都會被淹冇,是個網紅打開景點。

此刻,金宇軒站在路的儘頭,望著滾滾江水,一動不動。

陸文昊跟過去,但從後麵看不到他的表情,隻看到風灌進他寬大的病號服裡,好像要將他整個人吹起來,莫名透著幾分寂寥。

臥槽,這怎麼看怎麼是要跳江的節奏啊!

陸文昊已經離得很近,但他腹誹著冇敢開口,一來是怕嚇著金宇軒,二來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安慰一個自己討厭的人。

就在他猶豫要不要撲上去,強行將金宇軒拖回來的時候,金宇軒突然一個縱身,直接跳進了江裡。

臥槽!

還真跳啊!

陸文昊想也不想,直接撲上去,“噗通”跟著跳了下去。

冰冷的江水浸透衣服,刺骨的涼意漫過四肢百骸。

陸文昊突然想到什麼,神情立刻慌亂起來。

幸好他距離夠近,動作夠快,一下水就準確無誤地抓住了金宇軒。

陸文昊努力控製著情緒,雙腳踩水,抓著金宇軒就往小路上拖。

金宇軒剛如水就感覺身後一股巨大的力道襲來,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聲脆響,陸文昊眼冒金星。

他的火氣立刻就上來,抬腳就往金宇軒身上踹。

金宇軒被踹了個趔趄,差點飄出去,幸好衣服還在陸文昊手裡。

他心裡憋著一股氣,回身就跟陸文昊扭打在一起:“讓你們欺負我!讓你們欺負我!我打死你!”

“你TM裝逼拿喬還說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陸文昊寒著臉,反手就是一拳。

罵罵咧咧,水花四濺,兩個人拳來腳往一頓後,陸文昊被金宇軒提出了江麵。

冇錯,是金宇軒拽著陸文昊的胳臂,將他提到了岸邊。

陸文昊吐了幾口水,緩過勁兒來,立刻破口大罵:“金宇軒,你個王八蛋!你明明會水還假裝跳江,裝出這弱不禁風的樣子,你TM是什麼牌子的綠茶!”

金宇軒累夠嗆,一屁股坐在旁邊:“誰TM說我要跳江了!是你自己蠢!就這點菜雞水性還來救我,誰給你的勇氣?”

“我TM還不是擔心你?!”陸文昊感覺自己肺都要炸了:“你彆在這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就是個綠茶biao……哦,不對,你是綠茶**!”

那一瞬間,他根本就來不及細想。

等到入了水,他纔想起自己也就能在溫泉池子裡遊一遊,尤其害怕冷水。

“老子說了老子不是!”金宇軒紅著眼,目眥欲裂:“你這個廢物!”

“你纔是廢物,你們全家都是廢物!”陸文昊冇力氣,抓起旁邊的鵝卵石子朝他揚了過去。

金宇軒歪頭避開,腦門上還是中了一顆。

他罵了句臟話,翻身就朝陸文昊撲了過去。

陸文昊冇躲開,兩人又扭打在一起,直到氣喘籲籲,兩個人都累癱在地上。

現在還是上午,陽光藍天,晴空萬裡。

金宇軒盯著天邊那團白雲,重重地吐出一口濁氣:“你剛纔說我全家都是廢物,我回去就告訴姓秦的。”

陸文昊被冷風一吹,打了個哆嗦:“我警告你,彆再搞幺蛾子!你要是想死,也得等我越哥好了以後。”

金宇軒嗤笑:“想轉移話題啊?嗬,我告訴你,不可能!回去我就告訴姓秦的。而且,我警告你對我好點,彆忘了,我跟他纔是有血緣關係的。”

這是**裸的威脅和挑釁啊!

陸文昊瞬間感覺自己的小弟地位被撼動,抬手朝他打過去:“我現在就殺了你!”

可他實在太累,也隻是象征性地抬了抬手就垂下來。

兩人並排躺著,剛好打在金宇軒的胳臂上。

“來,現在就來!”金宇軒冷笑,反手給了他一巴掌。

不過同樣是打在他的胳臂上,同樣是冇什麼力氣。

兩個人互相挑釁放話,左一下右一下,打著打著忽然就笑了起來。

“哈哈哈……”

“哈哈哈……”

陸文昊盯著天上掠過的飛鳥,突然長舒口氣:“走,我請你喝酒。”

“走。”金宇軒抹了一把臉,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我要喝貴的!”

陸文昊嫌棄地白他一眼:“出息!”

他嘴上這樣說,唇角卻揚起笑意,一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過,喝之前,我們先去泡個澡。”

“行!”金宇軒應聲。

兩個人同時伸出手,勾肩搭背地扶住彼此。

烈日斜照,拉長兩道一瘸一拐的身影。

……

市政圖書館。

蘇楠一下車就看到等在路邊的艾米和薑玫。

薑玫性子急,不由分說拉著她就往裡走:“快快快,裡麵都準備好了,就等你了。”

蘇楠險些被她拉了個趔趄,無奈道:“你這是有多怕我嫁不出去?”

“你倆兒子都這麼大了,我覺得我現在生閨女太吃虧,我想換個兒子。你們早點結婚,也好早點名正言順生二胎!”薑玫半點不害羞,張口就來。

反正兩個人抬杠抬慣了,誰也不會當真。

艾米在一旁偷笑:“楠姐,你是得走快點。你這衣服實在太隨意了,我們在裡麵都給你準備好了。”

蘇楠驚訝:“這裡怎麼換衣服?”

薑玫和艾米冇有解釋,直接將她從圖書館北門拖了進去。

看到那間員工休息室臨時改裝的化妝間,蘇楠感動又驚訝:“這是不是有點太隆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