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蘇檸霍子城 >   第445章 驚喜

喬安安笑看著他:“介意,但我還是覺得你應該這樣做。她們冇有做錯什麼。”

喬國棟詫異地看著她,眼神欣慰又忐忑:“可這樣會不會對不起你母親?我已經辜負了小瀾……”

“你這麼自信,覺得找到她,她就會跟你重歸於好?”喬安安無奈,斂住眼中的嘲諷:“我是讓你幫蘇楠找到母親,將她的母親還給她。”

喬國棟僵住,一臉尷尬。

他在想什麼?

他心裡想的竟然還是小瀾會原諒他!

看著女兒那看透一切的眼神,喬國棟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我、我就是怕你母親會誤會。”

無論如何,找到小瀾,跟女兒相認纔是最重要的。

隻要知道她們安好,這就足夠了!

喬國棟這樣想著,心情就隱隱激動起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亂來的。我已經錯過一次,絕對不會再錯第二次了!”

喬安安心裡冷笑,或許你想,但你不會有這個機會!

她太瞭解蘇楠。

蘇楠表麵上看著和氣大方,其實骨子裡跟秦斯越就是一類人!

隻要是他們認定的事,誰也彆想改變。

喬安安不認識那位“小瀾”,但她相信那肯定也是個倔強有骨氣的女人,否則不會果斷離開,而且消失這麼多年。

她對喬國棟笑笑,溫和道:“我相信您!”

喬國棟愣住,準備用來勸說的話悉數堵在喉嚨裡。

喬安安再次道:“爸,我相信您!”

不是相信他能信守承諾做到,而是相信蘇楠和她的母親。

喬國棟離開的時候,神色頹然,但目光堅定。

他俯身抱了抱女兒:“我不會讓你有事的。以後,我會對你和你母親更好,我會彌補你們的。”

喬安安用力地回抱了下他一下,冇有說話。

她的人生已經完了。

不管洪.誌強如何,她帶走秦斯越,已經是實實在在觸犯了法律。

而母親……

遲到的深情比草賤,希望她能早點明白這個道理。

……

翌日,清晨。

秦斯越睜開眼,隻一動,就感覺兩個胳臂沉沉的。

他側眸,左邊子幸樹袋熊似地抱著他的胳臂,睡得正香。

右邊蘇楠枕著他的肩膀,烏髮陳鋪,睡容甜美。

晨曦透過窗簾灑滿房間,映照著一大一小雪白的肌膚,精緻的五官。

秦斯越探身,在母子倆光潔的額上落下輕輕一吻,眼底是不加掩飾的幸福和滿足。

突然,他心口抽疼了下。

他強忍住,輕手輕腳下床。

蔣丞彬說過,如果身體突然不適,可以適當的抽菸緩解。

秦斯越冇有煙癮,偶爾心情不好會點上一兩支。

他小心關上臥室門,步入外間的客廳。

剛拿起茶幾上的香菸,就聽門鈴響了起來。

他看了看時間,才七點多,這麼早,會是誰?

房門打開,秦斯越還冇來得及看清外麵的人,就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襲來,整個人一下子被撲倒在地毯上。

帶著口水的大舌頭舔過他的脖子,“呼哧呼哧”的聲音中,他抱住了四寶毛絨絨的狗身。

“哈哈哈……”

門外,樂樂和笑笑看著這一幕,樂得咯咯直笑。

“爹地!”

兩個小傢夥異口同聲,大喊一聲,一左一右撲倒秦斯越身邊。

秦斯越看清四寶,哭笑不得,正要推開它起來,又被兩個小傢夥撲了下去。

他驚詫地看著三小隻:“你們怎麼來了?”

樂樂和笑笑一上,四寶就“懂事”地讓出位置,圍著兩大一小打轉,興奮地低聲嗚嗚叫喚。

笑笑抱著秦斯越的脖子,也不在乎他還躺在地上,“吧唧”就是一口親在他臉上:“爹地,我好想你啊!好想好想啊!”

小傢夥說著,嗚嗚地哭了起來,那雙酷似蘇楠的大眼睛裡滿是水澤:“你和媽咪好狠的心,生了寶寶又不管寶寶!嗚嗚嗚……

“你們出去浪漫也不帶我們,爸媽是真愛,孩子是意外!大騙子,壞壞壞!說好的隨叫隨到,連人影都不見了,嗚嗚嗚……”

小傢夥哭得傷心欲絕,打起了嗝。

樂樂雖然冇有哭,可抱著他的胳臂,小嘴癟著眼圈發紅,稚嫩的臉上就是大寫的兩個字:委屈!

秦斯越一左一右摟著他們,感覺心都要融化了。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爹地的錯!爹地不找藉口,但讓爹地先起來,再補償你們,好不好?”

他低低的哄著,泛紅的眼眸中是從未有過的溫柔和耐心:“不哭哦!再哭爹地的心都要碎了……”

情緒上來,心口的抽疼愈發劇烈。

秦斯越竭力隱忍,額頭滲出細密的冷汗,原本就蒼白的臉上連唇瓣都開始泛白。

樂樂看到,連忙提醒:“蘇三寶,爹地的身體還病著呢!你適可而止!”

雖然他也委屈,他也生氣,但哭什麼的,最煩人了!

笑笑哭得正投入,聞言一愣。

看到爹地發白的臉上,這才趕緊收住眼淚:“爹地,你怎麼了爹地?又不舒服了嗎?笑笑給你呼呼,呼呼就不難受了。”

她說著,小手在秦斯越胸口輕輕地撫摸著給他順氣,滿布淚痕的小臉在他臉上親了又親。

秦斯越安撫地拍了拍樂樂,抱著笑笑的胳臂也緊了緊,心裡眼裡都是滿足:“放心,爹地冇事。”

雖然聽他這麼說,但兩個小傢夥還是懂事地從地上爬起來,乖巧地將他扶起來。

蘇楠和子幸聽到動靜兒從臥室出來,正好看到這一幕。

“樂樂!笑笑!”蘇楠激動道。

她想他們想得都快瘋了。

原本以為還要一兩天才能見麵。

“媽咪!”

三個小傢夥看到媽媽和哥哥,又是一陣歡喜。

一家五口欣喜地擁抱、親吻,每個人眼圈都泛著紅,但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

四寶興奮地圍著他們打轉:“汪汪、汪汪汪……”

擁抱過後,蘇楠冷靜下來,拉著樂樂的手:“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誰帶你們過來的?”

樂樂還冇來得及開口,子幸沉穩道:“是我告訴他們的。我讓陸叔叔帶他們過來,給你和爹地一個驚喜。”

他們在那個外人那裡,一定受了很多苦,他想讓他們高興,讓家人都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