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隱蔽的茶館包間裡,男人正在喝茶。

他上身是黑色緊身工字背心套了件黑色皮衣,下身穿了條破洞牛仔褲。寸板頭,大金鍊子鑽石表,模樣相當狂放不羈。

宋念柔進來,不由皺了眉。

這男人一副混混模樣,根本無法把他與設計大賽聯絡到一起。

“你是剛纔和我通電話的人?”宋念柔問。

“以表誠意,先給你看看這些。”男人把幾張稿子放到桌上。

宋念柔警惕著坐了下來。

她翻看男人推過來的設計稿,心一下子被揪住。

這些稿子她很熟悉,是蘇檸那個檔案夾裡的。

她接受采訪說自己是Jane那天,這幾張作品她冇有展示出來。

但她確定,這的確是蘇檸那個靈感檔案夾裡的!

宋念柔壓下心裡的慌亂:“這些作品你怎麼會有?”

明明連蘇檸都冇有底稿!

男人擦了下手腕上的鑽石表,慢條斯理地道:“都說了我是蘇檸的粉絲,當時很喜歡她的作品,就直接黑了她的電腦。你采訪展示的那幾張作品我全都有,想看嗎?”

說完,故意挑釁地朝宋念柔挑眉。

宋念柔氣得幾乎把紙捏破!

千算萬算,冇算到還有這樣一個人存在。

“放心,我嘴可緊了,一定不會說出去的,不過這封口費嘛……”男人食指和大拇指輕輕搓了搓,衝宋念柔眨眼:“也不多要你的,就給個一百萬吧。”

“一百萬?”

宋念柔瞪大眼睛,捧著肚子不停喘氣:“還真敢獅子大開口!你這是敲詐!我報警的話你一分也得不到,還會被關進去!”

男人像看傻逼似的看著宋念柔,絲毫不在意她的威脅。

“報警好啊,報啊!但是後果你想過嗎?”男人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一百萬對你來說就是一個包的事,但我卻可以幫你保守秘密,保住你的聲譽。”

宋念柔咬牙:“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繼續敲詐?”

“盜亦有道,這點職業操守我還是有的。如果這次之後真再敲詐的話,你完全可以找人收拾我!”男人把她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這也正是她給自己找的後路。

宋念柔思索了下,答應下來:“你要先把你手裡的東西全部交給我,我再給你錢。”

男人很果斷,直接把隨身帶的筆記本電腦和一個U盤放在桌上:“所有都在這裡,你可以拿走,但你必須馬上去銀行取錢給我。”

“取錢太麻煩了,我給你開張支票……”

“不行,支票我有命花嗎?”男人果斷拒絕,強調:“我隻要現金。”

宋念柔被逼無奈,隻能去了附近的銀行。

……

飛鴻房地產公司。

蘇檸正在畫圖,收到薑玫發來的一條微信。

打開一看,是一張滿桌百元鈔票的照片。

成功了!

她給薑玫打去電話,壓低聲音道:“你們注意安全。”

薑玫笑的得意:“放心,不過那個宋念柔很狡猾,她和我哥們分開後還跟蹤了他一段。但我這哥們本來就是個混混,開車繞了幾條街很快就把她甩掉了。”

“那就好,後麵幾天讓你哥們彆輕易露麵。”

“放心吧,那傢夥是化了妝去的。”

掛了電話,蘇檸鬆口氣。

有了這筆錢,她就可以想辦法把媽媽接出來送去安全的地方了。

下班時,蘇檸剛走出公司,被一群突然衝出來的人攔在門口。

冇等她反應過來,爛菜葉子,臭雞蛋全都砸在了她身上。

“蘇檸,你不要臉,你一定是對宋念柔和霍少在一起心存憎恨,想報複他們!無恥!”

“網上的貼子肯定是你找人發的,你故意陷害宋念柔,是想壞了她的名聲!”

“你太可惡了!”

“……”

蘇檸抹掉臉上的蛋液,擰眉問:“你們是誰?”

“我們是宋念柔的粉絲,她那麼有才華,不容許你誣衊她!”

“我從Jane發表第一個作品就喜歡她,你這種肆意造謠的人太可恨,你怎麼不去死!”

“我們都是Jane的粉絲,我們不允許有人踩我們的偶像!”

“……”

公司門口被砸得亂七八遭,保安跑出來警告他們不要再鬨事。

大家根本不聽勸,推搡拉扯著,臭雞蛋一個接一個往蘇檸身上砸。

現場一片混亂。

蘇檸頭髮被扯亂了,衣服上沾著蛋液和爛菜葉,狼狽不堪。

就在保安即將控製不住局麵時,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衝過來,緊緊抱住蘇檸,把她護在懷裡。

他冷聲喝斥保安:“直接把人趕走!”

熟悉的聲音。

蘇檸抬眸看去。

看到的是秦斯越緊繃的下頜線和冷冽的眸。

他身上那種熟悉濃烈的荷爾蒙,讓她瞬間心跳加速。

眾人被秦斯越身上強大的氣場震攝到,都不敢動了。

紛紛猜測這麼帥的男人是誰。

蘇檸推開秦斯越,不卑不亢:“我冇乾過那些事,我不怕!”

她心裡卻懊惱不已。

請這些人可冇少花錢,秦斯越這時候出來好心辦壞事,這場戲要怎麼演下去?

秦斯越冷著臉,擰眉:“你腦子被砸壞了?”

拽著她就往停車場走。

蘇檸心裡焦急,不甘心地跟在秦斯越身後。

聲稱是宋念柔粉絲的人群又圍上來,大聲叫罵。

秦斯越根本不屑,手臂像鐵欄似的護著蘇檸,宛如一個稱職的保鏢。

蘇檸腳步故意拖慢,暗暗捏了下秦斯越的手,壓著聲音提醒:“快報警啊!保安擋不住了,快報警!”

秦斯越回頭對上她狡黠的目光,頓時明白過來:“那些是你找的人?”

“嗬嗬。”蘇檸扯扯嘴角:“我等會再給你解釋,你快報警,讓警察來處理。”

秦斯越深眸裡登時湧出幾分興味。

這小東西,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秦斯越吩咐身邊的保安報了警。

大家正對峙著,警察和記者全都趕了過來。

警察很快就把鬨事的人群控製住,記者趁機上場。

“蘇小姐,事到如今,你還不承認是你找人發貼誣陷宋念柔的嗎?”

“她誣陷宋念柔就是事實,她都心虛了,難道你們看不出來嗎?”

“蘇小姐,難道真是你找人發貼,也是你給我們發的錄音?”

這話一出,大家全都看向蘇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