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蘇檸霍子城 >   第408章 破解了

蘇楠薅著顧妙妙的頭髮,陀螺似地拉著她打轉,時不時打一巴掌踢一腳。

誰要是敢上前解救,她拽著頭髮的手就會加重力道,疼得顧妙妙驚聲尖叫。

顧妙妙抱著頭,疼得鼻涕眼淚橫流:“救命……乾爹救我……”

基地,電腦前。

秦斯越虛弱地咳嗽兩聲。

他目光緊盯著螢幕,修長十指飛快在黑色鍵盤上敲擊。

隨著“嗒嗒嗒”的聲音,一行行代碼在螢幕上飛快閃動。

突然,右下角那個暗藏的眼睛圖標動了動。

秦斯越不著痕跡打開,一串看似冇有任何邏輯的亂碼彈了出來。

他菲薄的唇角抿成一條直線,壓下心中的驚喜,雙手接續在鍵盤上工作,腦海中卻飛快將那串亂碼拆分、重組,最後對應出簡短的幾個字:爹地,我是子幸。

短短的六個字,宛如天邊乍破的金光,炙熱、耀眼,灼得人眼眶溫熱。

秦斯越閉了閉眼,幾乎能想象到小傢夥坐在電腦前,白皙粉嫩卻有沉穩老練的小模樣。

那是他的兒子,是他和蘇楠的寶貝。

小傢夥比他想象的還要聰明,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破解密碼,穿過防火牆,給他回覆資訊。

秦斯越按了按心口,穩住澎湃的心神,眼角餘光飛快確認了下週圍環境。

確認無誤後纔打開介麵,飛快回覆過去。

與此同時,國內,雲城。

雲苑,書房。

徐之昱搬了個凳子坐在子幸身邊,盯著螢幕:“你爹地真能收到你的訊息嗎?”

子幸小手交握,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螢幕,保持著一貫謹慎的態度:“不敢說百分之百,但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

徐之昱緊張地抿了抿唇:“那就很好,已經很好了。”

接到蔣丞彬的電話,他也意識到後方安全的重要性,乾脆找了個藉口搬到雲苑,跟二老和三個小傢夥同吃同住,確保萬無一失。

他盯著螢幕上的圖標,看到彈出發送成功的提示,激動道:“寶貝,你真是太厲害了!不愧是阿越的兒子,簡直完美繼承了他的基因,不,應該是比他更厲害。他讀了那麼多書,你才這麼小,真是個小天才。”

麵對誇獎,子幸隻是淡定地沉著小臉,謙虛道:“徐叔叔客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爹地研發的這套係統上,是這套係統完美淩駕在了對方的係統之上。”

當然,他也努力打了幾個補丁,修複了幾個bug,才能讓係統更加完美。

“恩恩,你這樣很好,跟你爹地更像了。”徐之昱點頭,眼底是老父親般的慈愛。

如果他將來也能有個大寶這樣的小可愛,好像也不錯。

可惜,他這輩子恐怕冇有機會了。

腦海中閃過一抹窈窕青蔥的身影,他眸光微黯,不再說話。

書房裡,寂靜下來,隻有一大一小兩道呼吸。

時間不知過去多久,終於,桌麵上的圖標再次閃動起來。

子幸和徐之昱的眼神同時亮起。

子幸肉乎乎的小手飛快在鼠標上點擊打開,然後運行使用自己定向編輯的解碼軟件。

很快,一行翻譯出的文字就在桌上麵顯示出來:我和媽咪都很好,你能做到這個程度,真的很棒,我們以你為榮。

子幸鬆口氣,緊繃的小臉上終於露出略帶孩子氣的笑意。

徐之昱懸著的心落地,拍拍小傢夥的肩膀:“你舅舅已經送回訊息,說他們冇事你不信,非要自己驗證,這回放心了吧?”

“徐叔叔,我不是不相信你和舅舅,我隻是想爹地媽咪,希望能更直接的跟他們建立聯絡,而不是通過你們的轉述。”子幸小眼圈微紅,字字堅定。

他覺得隻有這樣,才能慰藉自己心底的思念。

他相信,在這點上,爹地媽咪的想法肯定也跟他一樣。

“是是,是徐叔叔狹隘了。”

徐之昱心疼地摸摸小傢夥的腦袋。

早慧的孩子所承受的壓力,有時比成年人還要多。

“你放心,他們很快會回來的。你爹地媽咪那麼聰明,再加上你舅舅,肯定冇問題。”

子幸重重點頭:“恩,我相信他們。我也會繼續跟爹地保持聯絡,我們一起做他們最堅強的後盾。”

“對。”徐之昱連連點頭,心中忍不住感慨。

他也算謹慎周到,現在被一個小傢夥安排得明明白白,這就是傳說中的天賦碾壓啊!

兩人正說著話,桌麵上的圖標再次跳動起來。

子幸連忙打起精神,再次打開:“徐叔叔,這次爹地的訊息是給你的。”

徐之昱急忙看去,就見翻譯出的內容全是關於那邊和洪.誌強的具體情況。

窗外,夜幕低垂,蟲鳴寂靜。

一大一小坐在電腦前,一個翻譯一個記錄,配合著將秦斯越發來的訊息一一整理。

等到兩人頂著泛紅的眼圈,活動了下身體,天邊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泛起了魚肚白。

徐之昱打了個嗬欠,看了看手裡平板上密密麻麻的資訊,忍不住感歎:“大寶,你爹地真是個了不起的人!你想不想跟叔叔一起,親自去接他回家?”

看似是秦斯越受製於人,被洪.誌強強行留在那裡。

殊不知,他已經不聲不響拿到了大半個基地的數據和密鑰,包括洪.誌強和某些國際組織勾結交易的罪證。

子幸紅著眼,小嘴唇緊抿,鄭重點頭。

雖然他之前不是很看好爹地,但經過這件事,他覺得爹地是個真正的男子漢。

爹地的心裡不但有他們的小家,更裝著大大的國家、裝著百姓安危,人民福祉。

這樣的爹地,值得他欽佩學習!

徐之昱朋友似地握了握他的肩:“好,那你先休息,等叔叔安排一下,我們儘快出發。”

子幸點頭,一雙深邃的眸子,熠熠生輝。

徐之昱想要抱他上床,卻被拒絕。

小傢夥仰著下巴,一臉穩重:“徐叔叔,大寶是小男子漢,可以照顧好自己,不會給你拖後腿的。”

他說完,撐著睏倦疲憊的身體,輕手輕腳回到房間,在完全冇驚動弟弟妹妹的情況下,沉沉睡去。

徐之昱不放心的跟著,看著小傢夥酣然入睡,滿眼溫柔。

阿越的事業,必定後繼有人了。

他剛從房間退出去,手機就在包裡震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