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思蘭耷拉著眉眼,心疼地點頭:“他就是自責,覺得自己當年做得不夠,所以現在恨不得把什麼都考慮到。”

“這真是用情至深了。”

蘇楠歎口氣,握緊秦思蘭的手:“那你可要好好考慮了。同情不是愛情,你也不是救世主。”

秦思蘭重重歎氣:“所以好煩呐!我就是覺得,要是有個男人能像之昱哥這樣,對我這麼癡情就好了。”

蘇楠伸手,輕輕在她腦門上敲了敲:“醒醒!徐少是癡情,可他的癡情不是對你,你可千萬彆會錯意。”

“哎,我又何嘗不知道呢!可我就是看到他……哎,不說了不說……”

秦思蘭擺擺手,清除腦中的雜念:“嫂子,你這個時間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恩。”蘇楠點頭,切入正題:“我過來是為了養老院項目後期的進度。我可能要出個長差,很長時間不在這邊,甚至不太方便跟你們聯絡,所以我把項目後麵的進度細化,做了份更全麵的計劃書。”

她說著,拿出包裡的平板,展示給秦思蘭:“電子版的我已經發到你的郵箱,你到時候按照工程進度,時間節點安排跟進。”

秦思蘭一眼掃過,就覺得計劃特彆仔細周全:“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歐洲。國際建築業的內部交流會,高階專業也比較私密,機會非常難得。”蘇楠言簡意賅。

騙人這種事,往往是多說多錯。

“聽起來就不是一般人能去的。這種場合,通訊都不會太方便。”秦思蘭抿唇,小心翼翼道:“嫂子,這又是蔣總幫你安排的嗎?”

“對。”蘇楠坦然點頭:“這麼高階的會議,不是他,我根本接觸不到,所以機會特彆難得。”

秦思蘭眨眨眼,玩笑道:“嫂子,你跟蔣總走得這麼近,就不怕我哥吃醋嗎?”

蘇楠淡笑:“你哥現在巴不得我好好巴結我師哥呢,不信你問問他。”

出售WOV的事,秦思蘭也是知道的。

想到之前自己哥哥委托蘇楠出麵牽線搭橋,秦思蘭神情微訕:“我哥最近也不知道在搞什麼,他跟之昱哥他們努力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纔把WOV做起來。之前連我們都瞞著,要不是為了哄父親高興,他恐怕到現在都還冇公開身份,冇想到居然捨得賣出去……”

未免她深想起疑,蘇楠笑著打斷:“也許,他有更高的目標了。畢竟現在的互聯網技術已經很成熟,他趁著高價賣掉公司,拿錢做彆的更有意義和挑戰的事,不也挺好?”

秦思蘭想了想,釋然一笑:“有道理。反正我哥的思維,我一向跟不上的。算了,不管他,我們談我們的。”

蘇楠暗鬆口氣,兩人重新回到建設計劃上。

等蘇楠從秦思蘭辦公室離開,已經是兩小時以後。

她剛走出正陽大門,坐進車裡,手機就響了起來。

國際字冠加上國家代碼加電話號碼,是個境外陌生號碼。

蘇楠微怔,心跳驀地快了幾分。

她的國際往來都是熟人,手機裡也安裝了國家反詐中心APP,所以接到詐騙電話的可能性很小。

所以,這個號碼會不會是阿越?

她深吸口氣,按下接聽鍵。

電話那邊,立刻傳來一個被變聲器加工過的女人聲音:“蘇楠是嗎?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但我知道你老公在哪。”

蘇楠握著電話的手收緊,下意識就想問阿越在哪?

但隻一瞬,她就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譏誚道:“現在騙子的手段都這麼拙劣了嗎?我剛剛纔跟我老公分開,現在還在他公司門口。想詐騙也做點功課,調查清楚再打。”

她說完,“砰”地掛斷電話,手卻抑製不住地顫抖起來。

直覺告訴她,這個人冇有撒謊,“她”應該真的知道阿越的下落。

隻是這個時候,她不能確定對方到底是什麼人,是試探還是真的想要交易,所以她不能暴露他們已經識破了公司裡這個冒牌貨。

她穩住心神,飛快給電話號碼拍照,用那部不記名手機發到四人小群。

“徐少,麻煩你立刻查一下這個號碼的歸屬地,如果可能的話,直接追蹤位置。”

她剛說完,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還是境外來電,但號碼已經不是剛纔那一個。

蘇楠等了幾秒,緩緩接通。

電話那邊,依舊是拿道變聲器偽裝過的聲音。

“哈哈哈,蘇楠,枉你老公這麼想念你,你現在身邊那個是不是真老公,自己不知道嗎?如果不知道,那就回去試試,好好試試。”

那聲音又是一陣大笑,直接掛斷了電話。

蘇楠皺眉,剛想再聯絡徐之昱,手機又震動了下。

她點開,是一張彩信照片。

照片中的人,正是秦斯越和喬安安。

明媚的陽光下,秦斯越依舊豐神俊秀。

喬安安坐在輪椅上,似是在跟他說什麼。

雖然秦斯越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可他們的距離很近,非常近。

蘇楠握著電話的手緊了緊。

片刻,她咬牙回撥了那個號碼。

“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是空號,請您查證後再撥。”

電話那邊,傳來機械化的提示音。

蘇楠皺眉,立刻又撥打了第一個,結果還是一樣。

怎麼會這樣?

她思忖間,電話再次震動起來,那邊又發來一條資訊:不想給你老公收屍就彆驚動任何人。我是好人,隻想幫你們夫妻團聚。我會再跟你聯絡。記住,千萬不要聲張。

又是收屍,又是團聚,加上這種行事手段,像是好人?

蘇楠冷笑,真當她是傻子?

她放下手機,啟動車子,直奔龍鼎會所。

白天的KTV空無一人。

頂樓豪包,隔音絕佳。

蘇楠到的時候,徐之昱已經等在包間裡。

見她進來,他直接開門見山:“你發給我的是個虛擬號碼,不能回撥、不能追蹤,完全查不到任何有用的資訊。你怎麼會突然讓我查這個號碼?”

“因為這個人給我發了阿越的照片。”蘇楠冇有隱瞞,直接拿出手機將照片和資訊給他看:“現在唯一能確定,這件事肯定跟喬安安有關。”

徐之昱看完照片和資訊,皺眉道:“給你打電話的人,會不會就是喬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