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後門外,蘇楠捂著肚子差點笑出眼淚。

笑笑拽拽她的衣袖,甜甜道:“媽咪,爺爺奶奶說可以吃飯了,但是爹地還冇有回來。”

“乖,爹地說他很快回來,讓我們先吃。”蘇楠笑著摸摸女兒的頭:“走,我們進去邊吃邊等。”

笑笑委屈地癟癟嘴:“想等爹地一起吃!”

她已經好久冇有跟爹地一起吃飯了呐!

“可以啊!”蘇楠淺笑,並不阻止:“但那些好吃的,待會兒要是涼了,可能就不好吃了哦!”

笑笑往餐廳裡看了眼,不自覺地嚥了口唾沫:“那、那笑笑就先替爹地嚐嚐?有好吃的就給爹地留起來?”

“可以。”蘇楠爽快答應。

小傢夥並不知道那個是冒牌貨,隻是單純地依戀那張臉和那個身份。

……

飯後,蘇楠和徐之昱、陸文昊在花園小酌。

陸文昊看了看時間:“還冇回來,他不會撂挑子跑路了吧?”

“撂挑子跑路不可怕,可怕是他待會兒笑眯眯回來,半點脾氣都冇有,那圖謀恐怕就有點大了。”徐之昱抿了口酒,神色有些凝重。

蘇楠看著外麵的夜色,幽幽道:“這事他出去以後,第一次主動提出回來,肯定有事。”

徐之昱眨眨眼:“是不是他最近和蔣總的談判不順利?”

他話音剛落,就聽外麵響起車子的轟鳴聲。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三人放下杯子,起身迎了出去。

剛到客廳,正好見到金宇軒拎著蛋糕進門。

蘇楠恰到好處地翻了個白眼,語氣不悅:“我們都吃完了,你還來乾什麼?”

“冇有冇有,媽咪特意讓我給你留了好多好吃的呢!”笑笑握著金宇軒的手:“爹地,你一定餓壞了吧?笑笑帶你吃飯飯。”

金宇軒肚子餓得咕咕叫,可看蘇楠那臉色,他哪敢去吃。

隻笑著掙開笑笑的手:“寶貝乖,爹地先跟媽咪說幾句話。”

他拎著蛋糕,緩步道蘇楠麵前:“抱歉,真的遇到點事,必須要處理,加上堵車,對不起!”

他將蛋糕往她麵前送了送:“原諒我,好不好?”

蘇楠看著漂亮的蛋糕,眼睛亮了亮:“好吧,這次我就原諒你,下不為例啊!”

她嬌嗔他一眼,高高興興地接過蛋糕去了廚房:“笑笑,走,跟媽咪去分甜品了。”

金宇軒看著母女倆的背影,狠狠鬆了口氣。

她的樣子看起來是真喜歡,幸好去買了,否則今晚死定了!

卸下心裡的大石,金宇軒又有些飄飄然。

他睨了旁邊的陸文昊和徐之昱一眼:“吃飽喝足,還不走?”

“不急,我們等你一起啊!”陸文昊自然道。

金宇軒咬牙:“今天是我和檸檸的紀念日,你們摻和什麼?”

陸文昊動了動唇,還想說什麼。

徐之昱不動聲色地拉了他一把:“好,那我們就先走,你們好好慶祝。”

他們不走,狐狸怎麼能顯出原形?

陸文昊心領神會,錯身而過,還是忍不住提醒道:“越哥,我們去會所打牌,你要是太累,就找個藉口過來……”

金雲軒眼底閃過一抹竊喜,瞪他一眼:“滾,我體力好著呢!”

送走兩人,蘇楠也帶著笑笑切好蛋糕,把二老和另外兩個小傢夥重新叫回桌上。

金宇軒餓得前胸貼後背,卻不得不先照顧三個小傢夥。

吃完蛋糕,他又陪著他們玩了一會兒,看到蘇楠上樓回了房間,他趕緊找了個藉口跟上。

客廳裡,老爺子和老太太對視一眼。

老爺子眼中滿是擔憂。

老太太給他個安撫的眼神,無聲道:放心,女兒既然敢讓他來,肯定做足了充分準備。

臥室裡。

蘇楠剛打開浴缸放水,浴室門就被人推開。

金宇軒擠了進去:“檸檸,一起啊?”

低沉蠱惑的嗓音,著急不已。

蘇楠眸光沉了沉,強忍住胃裡翻湧的噁心。

她笑盈盈轉身,抓住他的衣襟,一把將他推到牆上:“好啊,那就一起啊!”

她白皙指尖,若有似無掃過他的胸膛,解開他胸前鈕釦。

咫尺之間,金宇軒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

看著那張完美的臉龐,想著那玲瓏的窈窕身段,他眼裡瞬間著了火。

可驀地,他身體僵了僵,一把握住蘇楠的手。

“怎麼了?”蘇楠皺眉,不解地看著他。

金宇軒眼珠轉了轉,關切道:“你的身體好了嗎?真的可以嗎?”

蘇楠眼瞼微垂,佯裝嬌羞道:“應該好了,可以試試了。我會儘量,把我這段時間欠你的,全都不給你。”

她說著,指尖又落在他的釦子上。

人比花嬌,主動投懷送抱,這簡直比天上掉餡餅更刺激。

可金宇軒卻高興不起來。

他感覺身體火燒火燎,恨不得立刻將她壓在身下來一番鴛鴦戲水,但好兄弟卻冇有一點要起來的趨勢,好像已經不屬於他的身體了。

難道是素太久了?

多玩耍一會兒,會不會好點?

他正想著,就聽蘇楠的聲音幽幽響起。

“你以前可是很厲害的!不然我也不能一胎三寶了!憋了這麼多年,應該更厲害了吧?”

金宇軒打了個哆嗦。

要是最後被她發現不行,這女人那麼難纏,說不定會懷疑。

想到這,他連忙按住蘇楠的手:“今天、今天還是算了吧!我、我最近工作壓力太大,太累了。而且才甦醒冇多久,身體也還冇完全康複。我今天來,就是想好好陪陪你,好好跟你說說話。”

“掃興!”

蘇楠眸光一冷,毫不猶豫甩開他的手,將他從浴室裡推了出去。

磨砂門關上,金宇軒暗鬆口氣:“我在外麵等你,我真的有話跟你說。”

蘇楠翻了個白眼,抿唇偷笑。

老爸給的藥果然管用,這傢夥肯定再不敢亂來了。

她心情愉悅,慢悠悠地洗漱完,難得做了個全套護膚保養纔開門出去。

臥室裡,金宇軒早就等得不耐煩。

聽到開門聲,他立刻擠出笑意,溫柔地拉她坐下:“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實在是最近壓力太大了。”

蘇楠靠坐在沙發裡,任由他捶背捏肩,“善解人意”道:“冇事的,你彆有壓力。放心,我會等你的。”

不過,等得到纔怪呢!

金宇軒以為她真相信,心裡暗暗放鬆:“恩恩,我會儘快解決工作上的事,放鬆下來,好好休養。”

他聲音微頓,試探道:“其實彆的都還好,主要是跟蔣總談得不太順利。檸檸,你能不能幫我跟蔣總談談出售WOV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