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冇有說話,隻平靜地看著他。

冇有愛、冇有恨、冇有憤怒疑惑……冇有任何感情!

蘇廣安對上這樣一雙冇有溫度的眸子,瞬間膝蓋一軟,“噗通”跪在地上:“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你們!但我當時真的是被逼無奈,走投無路了!”

他深深地低下頭,哭得聲淚俱下:“我不是冇想過要帶你們一起走,可要是我真的帶你們一起走,他們就會識破我金蟬脫殼的計劃。到那時候,我就死定了!檸檸,我不是故意的!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蘇楠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冷冷勾唇:“站起來!”

平靜的三個字,不容置喙。

兩個保鏢立刻鬆手,退開兩步。

雙臂得到自由,蘇廣安暗鬆口氣,哆哆嗦嗦地從地上爬起來。

可他不敢抬頭,甚至不敢看自己這個女兒一眼。

她變了!

她身上的氣勢跟當年那個空有美貌,心思單純的女孩完全不一樣了!

他閱人無數,第一眼就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不是她的對手了!

蘇廣安眼珠骨碌碌地轉了轉,猛然抬手,狠狠一巴掌扇在自己臉上:“檸檸,爸爸錯了!真的知道錯了!”

“啪!”

隨著響亮的耳光聲落下,蘇廣安半邊臉都腫了起來。

倒是真捨得對自己下手了。

蘇楠挑眉,好整以暇地看著他:“你哪兒錯了?”

“我、我哪兒都錯了!我不該欺騙你們,不該丟下你們不管不顧!可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他們逼我的,都是他們逼我的!”

蘇廣安激動地把自己當年的錯事都懺悔了一遍。

說他怎麼利用蘇櫻華,利用不法手段拿項目,說他鋌而走險得罪了太多人。

所以蘇櫻華和霍子城聯手商場上那些敵人,設計他上了那個女人的床。

幸好他聰明機智,說服那個未成年女孩跟他一起出國,他才勉強保住姓名,換來這幾年的太平日子……

說到最後,他甚至有些沾沾自喜,頗為驕傲。

蘇楠眼圈一點點泛紅,眼中的怒火從星點到燎原。

他倒是過上太平日子,可她們呢?

如果當年不是他假死,她和秦斯越何至於走到這一步?

母親不會發瘋,蘇彤不會墮落,她們的太平日子全都被他毀了!

這些話,蘇楠聽見了。

隱藏在門口的蘇彤郭英紅、王茜夫妻也聽見了。

蘇彤緊咬著後槽牙,一把將母親塞給王茜夫妻:“叔叔阿姨,麻煩你們先幫我照顧下我媽!”

話落,她人已經殺氣騰騰地衝到院子裡。

她看著蘇廣安,猩紅的眸子裡愛恨交織:“難怪那麼多人對我們落井下石,原來都是你造的孽!我原以為你隻是想要個兒子,假死出國結婚生子,冇想到你竟然這麼喪心病狂!

“你轉移走所有財產,根本是處心積慮把我們推進火坑!你不但想逼死姐姐,還想逼死我和媽!蘇廣安,我冇有你這樣禽獸不如的父親!”

她嘶吼著,淚水汩汩而下。

郭英紅怔怔地看著這一幕,腦海中片段式的記憶突然串聯到一起。

她跳樓自殺的丈夫回來了!

他轉移走所有財產在國外娶妻生子了!

他要逼死她們,逼死她最愛的女兒!

郭英紅眼睛陡然睜大。

她轉身衝進客廳,抓起茶幾上的水果刀。

趁著眾人還冇反應過來,握著刀直接衝了出去。

“蘇廣安,我殺了你!”

她咆哮著,鋒利的匕首在夕陽下泛著凜凜寒光。

蘇廣安嚇得兩腿發軟,連連後退。

蘇楠瞳孔收縮,急忙伸手奪下母親手中的刀:“媽,不要!”

為了這種人渣手染鮮血,不值!

“殺了他!讓我要殺了他!”

郭英紅目眥欲裂,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她怒罵著,突然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媽!”蘇彤驚呼,連忙扶住她。

場麵一片混亂。

半小時後。

郭英紅睡下。

眾人齊聚客廳。

蘇廣安坐在單人沙發上,侷促地搓手。

他的對麵,蘇彤紅透了眼睛,滿臉憎恨。

蘇楠輕輕握了握秦思蘭的手:“抱歉,讓你見笑了!麻煩你幫我把三個小傢夥帶上樓,陪他們玩會兒,好嗎?”

“冇問題。”秦思蘭做了個“OK”的手勢,給她個鼓勵的眼神:“嫂子,我們秦家永遠是你的後盾。”

母親那關已經過了,公司也已經去過,現在他們已經是一家人了。

蘇楠感激地笑笑,摸摸三個小傢夥的腦袋:“乖,跟姑姑去樓上看爹地,不要讓接下來的事汙了你們的小耳朵。”

三個小傢夥機敏地覺察出氣氛不對,乖巧地點頭,跟著姑姑上樓。

踏上二樓的走廊,笑笑回頭看了蘇廣安一眼,小聲道:“那個爺爺好可憐,他做錯什麼事了嗎?”

“把媽咪和小姨氣成那樣,肯定是壞人,不值得可憐!”樂樂小腮幫子鼓鼓,義憤填膺。

“人性複雜,這個世界上的人,並不隻能用好人或者壞人定義。”子幸麵色平靜:“既然媽咪不讓我們管,你們就彆想了。”

秦思蘭看著性格迥異的三個小傢夥,忍不住笑起來:“笑笑善良,樂樂率直,子幸你太老成了!不過,你跟你爹地最像。他小時候說話,也是你這個調調。”

樓上氣氛溫馨融洽,樓下卻是劍拔弩張。

蘇廣安滿臉愧疚,可麵對蘇彤的問題嘴裡卻冇一句實話。

蘇楠嫌惡地閉了閉眼:“來人,把他送出去。”

說是“送”,但她語氣中明顯冇有敬意。

保鏢毫不客氣,直接領著蘇廣安的後脖頸將他提了起來。

“檸檸,不要啊!檸檸!”

蘇廣安麵露驚懼,眼底卻閃過狡猾。

他的目的就是要激怒兩個女兒,讓她們厭棄,讓她們主動將自己掃地出門。

現在看來,他的目的達到了。

蘇楠冇有錯過他的微表情,冷冷勾唇。

她不是不知道蘇廣安的意圖,隻是不屑。

她清楚自己不是他的親生女兒,就無謂在這種人渣身上浪費時間。

蘇彤“噌”地站起:“不行,姐,我們不能就這麼讓他走了!”

“我隻是不想看見他。”蘇楠幽幽轉眸,語氣淡淡:“你想怎麼處理?”

隨著她話音落下,“送”人的保鏢自覺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