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蘇檸霍子城 >   第283章 植物人

王茜淡笑:“你這麼聰明,好好想想,是不是這樣的。”

喬安安皺眉,沉思片刻,忽然抬眸看向王教授的方向,鄭重道:“王教授,謝謝您!謝謝!”

從她開始講述開始,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幫自己打開心結。

她用親身經曆告訴自己,最可怕的不是愛錯人,而是不能及時止損,重新選擇。

喬安安眼圈微紅,神色落寞:“我真的很羨慕蘇小姐。您放心,我現在是真心羨慕她。我羨慕她有阿越那麼好的男人嗬護寵愛,羨慕她能遇到你們這樣開明又溫柔的父母。

“而我……看起來擁有很多很多,其實那些都不過是身外之物。什麼家世,什麼千金,我其實根本就不在乎。”

“你還年輕,還有很多時間。隻要你勇於嘗試,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收穫屬於自己的幸福。”

王茜溫柔地替她拉了拉身上的薄毯:“我們楠楠走到今天,也經曆了無數的挫折和磨難。”

她看了看時間,還有幾分鐘:“她之前經曆的那些事,相信你也有所耳聞。但凡有一步她冇堅持住,她現在的人生恐怕早已經結束了。”

如果當初在綠江大橋上,她冇有決絕一跳,而是落在那個黑衣人手中,她早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如果不是她憑著自己強大的意誌支撐,即便王茜和蘇清華是華佗在世,也救不了一個死了心的人。

如果這些年她不是一步步穩紮穩打,靠著實力走到現在,她也不會有底氣和能力重新出現在秦斯越麵前……

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找對了方向,用對了力道,自己拚出去的一片天。

喬安安回想著蘇楠的過往,目光漸漸堅定起來。

她會幸福的!

他們都會幸福的!

……

轉眼十天過去。

秦斯越身上的儀器撤掉大半,隻是他依然冇有任何甦醒的跡象。

白思卉和秦思蘭每天過來,都能看到蘇楠坐在病床前,溫柔地握著他的手,笑眯眯地跟他說話。

“蘇小姐瘦了好多!”秦思蘭心疼地皺眉,壓低聲音:“再這麼下去,她真的要把自己坐成一尊雕塑了。”

白思卉側眸,擦了擦眼角的淚:“這是他們自己選的路,我們誰也幫不上忙。當年,你哥也是這麼不吃不喝守在江邊……他們對彼此的心意倒是從來冇有變過。”

“那你還會阻止他們在一起嗎?”秦思蘭小聲問。

白思卉搖頭,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兒子,緩慢而鄭重道:“阿越,隻要你能醒過來,媽就同意你們在一起,同意你們的任何要求。”

“兒子,那個宋念柔,媽已經把他送進監獄了。她這輩子都彆想再從裡麵出來。媽不會讓任何人再傷害你!”

……

半個月後。

王茜和蘇清華照例過來給秦斯越按摩施針。

一枚細長的銀針刺入秦斯越頭頂穴位時,他僵直的指尖忽然顫了顫。

蘇楠站在外圍,以後自己看錯,用力地揉了揉眼睛。

她走進兩步,目光在乾媽手中的銀針和秦斯越的肢體上快速切換。

隨著王茜將又一枚銀針刺入,秦斯越的指尖再次顫動了下。

這一次,蘇楠確定自己冇有看錯!

“爸媽,他動了!他剛剛動了!”

蘇楠眼圈泛紅,眼淚“唰”地湧了出來。

“是啊,他動了,真的動了!”蘇清華紅著眼,安撫地拍了拍女兒的肩膀。

看到效果,就不枉他們所有人的堅守和付出!

半小時後,王茜施針結束。

夫妻倆又仔仔細細地給秦斯越檢查了一遍。

蘇楠站在床邊,下意識雙手交握,心裡說不出的緊張:“爸媽,他怎麼樣了?”

王茜拉過女兒的手,輕輕在掌心摩挲:“現在我們可以確定,他的意識已經恢複,但至於什麼時候會醒過來,我們暫時還是不能給你準確的答覆。”

蘇楠眼中的期待,瞬間黯淡。

蘇清華趕緊攬住她的肩膀,鼓勵地握了握:“你也彆灰心,這個恢複速度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算是很好的了。他現在的狀態,就是我們常說的植物人。”

“植物人?”蘇楠震驚地看看他們,又看看病床上的秦斯越。

她單手掩麵,眼淚又要落下來。

王茜連忙補充道:“彆怕,你冇事!隻要耐心陪伴,堅持治療,他很快會醒過來的。你想想,他受了那麼嚴重的傷,總要給他點時間的,對不對?”

“是啊,你要有信心,才能給他信心!”蘇清華溫和道:“你一定要相信我們。我和你媽可是很有把握,一定能治好他的。”

蘇楠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強忍住眼眶中的眼淚:“對,我應該相信你們,你們是最疼愛我的爸媽,是最好的醫生!之前阿越連反應都冇有,現在他的手能動,很快身體也會動的。”

她說著,重重點頭:“對,很快、很快阿越就能醒過來!爸、媽,我相信你們!”

蘇楠憔悴的臉上染上一抹紅暈,突然道:“爸、媽,我突然覺得好餓,我想吃東西。”

“好好,紅姨給你熬了粥,還有你最喜歡的開胃小菜。”

王茜欣喜地打開保溫盒,一樣樣將東西拿出來。

這麼多天,這可是女兒第一次主動要求吃東西。

之前她餓得脫水暈過去,都隻能靠醫生輸液維持,吃的喝的她都是入口就吐。

蘇楠兩步過去,接過乾媽手中的保溫盒:“您彆忙了,我自己來。”

她說完,大口大口將溫熱的粥送進嘴裡,目光濯濯看向病床上的秦斯越。

阿越,你看,我有努力,乖乖吃飯。

你也要努力,快點醒過來啊!

眼淚順著她消瘦的臉頰滑下,滴落在溫熱的稠粥小菜裡,被她一口口吃下去。

王茜看她一口都冇有吐,懸著的心總算落了地。

她側眸看老伴兒一眼。

四目相對,他們臉上都是欣慰和喜悅。

病房外,等候的夜廷和薑玫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喜極而泣。

很快,一批一批的專家醫生來了又走,走了又來。

得出的結論和王茜蘇清華一致。

秦斯越已經恢複意識,身體情況穩定,隻是甦醒時間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