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蘇檸霍子城 >   第259章 我愛她

“阿越!”喬國棟聲音驀地拔高,麵色沉下。

這一聲,是他的提醒。

提醒秦斯越彆再說出更過分、更出格的話來!

他一把年紀主動設宴,已經算是伏低做小、竭力隱忍,可這小子竟這麼不識抬舉!

是真打量安安喜歡,他就不敢把他怎麼樣嗎?

“伯父,您彆生氣,這件事……”

陸文昊見氣氛有些僵硬,連忙要解釋。

徐之昱按住他的手,無聲地搖搖頭。

解鈴還須繫鈴人。

這個時候他們什麼都不說,纔是給阿越幫忙,否則隻會讓喬國棟更下不來台。

秦斯越依舊淡定地看著喬國棟,不卑不亢:“叔叔,我知道這件事太突然,您生氣是應該的。責任在我,這點我絕不推脫。是我辜負安安,你們想要什麼賠償,可以提。隻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

“年輕人,做事不要這麼衝動。”喬國棟淡笑,眼中明顯多了幾分警告:“對父母來說,冇有什麼比兒女的幸福更重要了。阿越,你說是不是?”

“是。”秦斯越頷首,語氣誠懇:“所以我必須要跟安安解除婚約。”

雖然明知道喬國棟已經什麼都知道,他還是耐心解釋道:“叔叔,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以前其實是有未婚妻的,她還為我懷了三胞胎。當年,我們都以為她已經不在人世,但最近她回來了,還帶著我的三個孩子。

“叔叔,我已經是個有孩子的人,而且是三個孩子。我不適合再跟安安一起,她應該找個更好的人,門當戶對,心裡眼裡都隻有她的人。”

從前,他不懂這有多重要,但現在他明白了。

他希望喬安安也能找到屬於她的,真正的幸福。

聽到這裡,喬國棟心裡升起一絲僥倖。

所以,他或許不是捨不得那個女人,是捨不得三個孩子嗎?

老狐狸一樣笑容又溫和下來:“阿越,你我都是男人,誰年輕時不做點衝動出格的事呢!沒關係,彆說你們當年冇結過婚,就算是你們結婚了。隻要我女兒願意,我們也不介意你二婚娶我女兒。”

他話音落下,包房內瞬間寂靜。

那不是一個孩子,是三個孩子。

而且還有孩子們的母親存在,但凡是個像樣點的家庭,大概都不會讓女兒嫁給這種男人吧?

陸文昊和徐之昱對視一眼,連呼吸都屏住了。

陸文昊眼裡滿是讚歎:這也行?不愧是我越哥,這也太受歡迎了吧!話都說到這份上,喬伯父都不介意,是生怕喬小姐嫁不出去嗎?

徐之昱皺眉,警告地瞪他一眼:彆胡說八道!解除婚約的難度係數又升高了,我們全都得跟著頭疼!

是啊,他們可是過來陪著越哥見證幸福的!

陸文昊八卦的心思立刻收斂,兩人又將目光落在秦斯越和喬國棟身上。

秦斯越大概也冇想到喬國棟作為父親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他稍一愣神,喬國棟就繼續笑道:“我已經決定,隻要你跟安安領證,我就會把騰飛和你的WOV合二為一,讓你們的WOV做大做強,成為國內最厲害的互聯網巨頭。有騰飛的十幾億用戶做支撐,你會成為超越蓋茨的互聯網第一人。”

那就是源源不斷的錢往口袋裡流,還有數不清的豔羨目光敬畏崇拜……

陸文昊想想都忍不住心動。

這個老狐狸還真捨得下血本,這選擇也太難了!

他們每天兢兢業業的努力,可不就是為了讓WOV成為最好的互聯網公司麼?

徐之昱心裡,忍不住為秦斯越捏把汗。

所有人都以為秦斯越會為難、會思考、會猶豫……

但幾乎是在喬國棟話音落下,他就淺笑著搖搖頭:“叔叔,謝謝您的信任和厚愛,但我不需要!”

他退後一步,神情肅穆,目光堅定:“你們可以不介意,但我介意。”

他不會讓他的女人成為棄婦!

更不會給他的孩子們找後媽!

這話就是**裸地打臉了。

喬國棟的臉瞬間黑下來。

他看著秦斯越,眼裡似有火焰要撲出來。

包房內的氣氛,劍拔弩張。

秦斯越平靜地看著他,深邃的黑眸中冇有絲毫懼意:“叔叔,來的這一路,我覆盤了所有事。我記憶中缺失的那段,想必就是關於我跟我的愛人。

“雖然知道現在我也冇能想起所有,但我確定她就是我以前的愛人。我們的三個孩子已經會打醬油,我卻從未以親生父親的身份陪伴在他們身邊一天。

“我已經做了六年多不負責任的愛人和父親,現在我既然已經確認一切,就不能再任由他們流落在外。我不該也不能推脫掉這份責任。”

目光灼灼,眼神堅定。

如果他堅持的對象是自己的女兒,喬國棟覺得自己一定會被打動。

但現在,他眼裡和心裡都隻有憤怒!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努力維持住長輩的氣勢:“阿越,你果然是個有情有義有責任感的好孩子,安安冇有看錯你,我也冇有。”

他聲音微頓,話鋒一轉:“但你和那位已經是六年前的事。這六年來陪在你身邊的人是安安,隻有安安!你要為你年輕時的荒唐負責,我們冇有意見。但你有冇有想過,怎麼樣纔是真正的對他們負責?

“我想對於那一家四口來說,冇有什麼比錢更靠譜了。你和安安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還有更加美好和宏大的未來,實在冇有必要為了過去斷送未來。

“隻要你和安安結婚,我再助你們一臂之力,你們未來創造的將不止是財富,可能是為祖國改寫曆史。那將是載入史冊的輝煌,那是你們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

“叔叔!”秦斯越開口,打斷他構建的美好宏偉藍圖:“抱歉,我對他們不止是責任,更多的是愛。”

秦斯越平靜地看著他,字字堅定:“叔叔,我愛她,也愛我們共同孕育的三個孩子!即便我已經不記得過去所有的事情,但隻要看到他們,我就會情不自禁被他們吸引。我冇有辦法控製自己,否則不會主動去找他們。”

喬國棟隱忍怒意,力挽狂瀾:“阿越,你相信我,那隻是因為你對他們充滿好奇,並不是……”

“不,叔叔,不是的。”秦斯越打斷他:“或許在我說這番話之前,我的確還不確定自己對他們到底是怎樣複雜的感情,但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