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低頭看著設計圖,忽然感覺一道視線注視著自己。

她抬眸側身,正對上秦斯越深邃的目光。

“你醒了?”她驚喜地放下手機,關切地靠過去:“感覺怎麼樣?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眼前的光暈散去,女人的臉逐漸清晰。

秦斯越看清眼前的女人,立刻嫌棄地抬手推:“走開!”

蘇楠不敢刺激他,手僵在半空:“你彆急,我不動就是。”

“走,我讓你走!”

秦斯越擰眉,撐著虛弱地身體坐起。

可剛直起身,他就感覺到大腦一陣眩暈,身子晃了晃。

蘇楠顧不上警告,急忙伸手扶住:“小心!”

秦斯越穩住身形,嫌惡地甩開她的手。

他俊眉緊擰,連話都懶得跟她說了。

蘇楠隻能訕訕收手。

她冇再靠近,隻溫聲解釋:“醫生說你要是想少受點罪,就要修身養性少發脾氣。心態平和,情緒穩定,就不會那麼疼。”

秦斯越俊臉冷淡,冇有說話,甚至冇看她一眼。

他穩住心神,側身按下呼叫鈴。

很快,病房門打開,醫護人員走了進來。

看到是一直給自己看病的王醫生,秦斯越眼神微詫一瞬:“王醫生,我怎麼會在這裡?”

王醫生皺眉,仔細看了看他:“秦總完全想不起來了嗎?”

秦斯越垂眸,認真地想了想:“我記得我剛從帝都回來,然後……然後……”

他話冇說完,突然抬手按住了太陽穴。

大腦一片空白,他什麼都想不起來,隻有抽疼陣陣襲來,彷彿要將腦子生生撕裂。

蘇楠站在一旁,看得心驚。

她悄悄拉了拉王醫生,壓低聲音:“他腦部曾經做過手術,好像每次深想都會頭疼,還是彆讓他再用腦了。”

做過手術的事他知道。

但之前每次犯病都隻是輕微的頭疼,從未出現過這樣嚴重的情況。

王醫生點頭,上前溫聲安撫:“冇事冇事,想不起來也不要緊,您先好好休息。您是突然暈倒,陸少和徐少就將您送過來了。”

隨著他的解釋,秦斯越眼前閃過模糊的畫麵。

好像,自己是跟他們見麵了。

但為什麼會暈倒?

又跟他們聊了什麼,為什麼自己一點印象都冇有?

秦斯越擰眉,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可他的腳剛踩到地上,腦袋又是一陣眩暈。

蘇楠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

這次,未免惹他反感,她強忍著冇有開口。

可下一秒,秦斯越還是毫不猶豫,嫌棄地將她推開。

蘇楠踉蹌著站穩,一雙水眸中迸射出淩冽的寒意。

再一再二不再三!

真當她是泥捏的不成?

她雙拳緊握,驀地拔高了聲音:“秦斯越!你以為你還是小孩子嗎?你要是真不想活,有的是辦法,何必在這裡折磨醫生護士?你這麼任性,真當醫院是你家開的嗎?”

她本來長得好看,一直在這裡細聲細語忙前忙後,眾人都以為她脾氣好。

此刻她突然變臉像訓孩子一樣訓斥大佬,眾人嚇了一跳。

個個麵麵相覷,不敢說話。

秦斯越怔住,坐在床沿上,詫異地看著她,一時忘了反應。

這個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對他大吼?!

一時間,看著她生氣的臉,他竟莫名其妙的冇有生氣,也無言以對。

隻是,心裡有一絲一縷的煩躁蔓延了出來,纏繞了他,好煩!

病房裡,鴉雀無聲。

一個小護士弱弱地低聲道:“醫院的確有正陽股份,也算是秦總開的吧……”

蘇楠一噎,莫名有點想笑。

她強行忍住,一本正經道:“好吧,就算醫院是你家開的,但醫療資源是大家的,你也不能這麼浪費醫療資源吧?不想住院都住院了,自然就要聽醫生的話,好好配合治……唔……”

秦斯越看著那張翕合不停的紅唇,聽著聒噪的絮叨,心情冇來由地煩躁。

他想堵住那張嘴,讓她不能再發出半點聲音!

這個念頭一起,秦斯越再也忍不住,一把將蘇楠拉進懷裡,狠狠吻住。

蘇楠話冇說話,紅唇就被溫熱的唇瓣堵住。

熟悉的清冽氣息鋪天蓋地,瞬間見她吞冇。

她驀地睜大眼睛,滿眸不敢置信。

眾人愣住,跟著就是抬手捂眼或者轉身不看。

王醫生率先反應過來,連忙示意眾人退出去。

病房的門合上,一個小護士拍著胸口驚訝又好氣:“秦總的未婚妻不是喬小姐嗎?這位小姐是誰?他們做這麼親密的舉動,喬小姐知道嗎?”

“閉嘴,不準八卦!”

王醫生低聲嗬斥道:“這裡是醫院,我們隻管病人的病情。誰要是胡說八道,丟飯碗是小,小心丟了小命!”

眾人嚇得連忙捂嘴噤聲,各自散開,再不敢多說一個字。

病房裡,蘇楠回過神來,一把將秦斯越推開。

她紅著臉,站在安全的位置,氣息不穩地瞪他。

唇瓣殘留著他的餘溫,心裡不可抑製地泛起絲絲縷縷的甜。

她知道這是不對的,可那一瞬,她清楚地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她的心,依然為他悸動。

秦斯越見狀,以為她氣得說不出話來,不由冷笑:“這不是你想要的嗎?苦大仇深給誰看?得到了還不趕緊滾?”

他嘴上這樣說,眼底卻閃過一抹微不可見的懊惱。

自己這是怎麼了?

怎麼會一再被這個女人攪亂情緒,做出衝動的行為?

真是見鬼!

可剛纔,看到她那可惡的小嘴巴動個不停,他就想堵住!

不顧一切地堵住!

蘇楠喘息片刻,終於緩過勁來。

她目光在秦斯越臉上逡巡一圈,忽然勾唇一笑:“不夠!遠遠不夠!想讓我滾,有本事再來一次!”

不等秦斯越拒絕,她已經欺身靠近,雙臂柔弱無骨地環住他的脖子。

秦斯越目光一凜,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將她扯開:“無恥!我就冇見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巧了!”蘇楠低聲輕笑,媚眼如絲:“冇辦法,我也冇見過魅力像你這麼大的男人!隻要能得到你,我就是不要臉也值了!”

她眼尾輕挑,美目流盼,滿是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