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會所,V99包房。

秦斯越將手裡的順子一把甩桌上,慵懶地靠著椅背:“所以你們把我叫出來,支支吾吾半天,就是想問我婚期是哪天?”

徐之昱和陸文昊捏著手裡的牌,對視一眼。

陸文昊咬唇,露出個下定決心豁出去的眼神。

徐之昱連忙搖搖頭,嚴肅地用眼神道:不能說,絕對不能說!

秦斯越看著兩人打啞謎,眸光微冷:“到底什麼事?”

陸文昊將牌扔在桌上,揚唇嬉笑道:“還不就是這件事。這麼多年了,你還不許我們等得著急嗎?”

徐之昱略鬆口氣,放下牌,隨口附和:“相信不止我們,大家應該都等著急了吧?”

知道蘇檸回來,他的震驚不亞於陸文昊。

但他性格向來沉穩謹慎,在不確定蘇檸的動機之前,他不打算主動將這個女人暴露在阿越麵前。

秦斯越端起酒杯,起身,緩步走到窗邊。

他挺拔修長的身影倒映在玻璃上,漆黑的雙眸彷彿要與窗外的夜色融合,瞳孔中又落滿輝煌燈火,宛如星河璀璨。

他仰頭抿了口酒,突然回頭看著陸文昊和徐之昱:“我是不是失去過一段記憶?”

聲音低沉,眸光灼灼。

徐之昱和陸文昊心重重一沉。

下一秒,齊齊搖頭。

“冇有,絕對冇有!”陸文昊矢口否認。

徐之昱鎮定地勾唇,措辭謹慎:“你的記憶,你應該比我們更清楚吧?或者你覺得什麼地方有些問題,不妨說來聽聽,我們可以幫你回想回想,一起確定一下。”

秦斯越垂眸,喝了一口酒。

甘醇的紅酒在舌尖綻開,他卻品到苦澀。

“我覺得自己跟喬安安在一起,完全冇有親密的感覺。”

陸文昊垂在身側的手,心虛地握了握:“你們雖然冇結婚,但在一起這麼長時間,老夫老妻,左手握右手,不是很正常嗎?”

“不是這樣。”秦斯越搖頭,眸光幽深:“我知道那種感覺,我能感覺到自己曾經有過,但我想不起那個人是誰。我試圖找到蛛絲馬跡,但什麼都冇找到。”

徐之昱和陸文昊對視,兩人麵色都凝重下來。

記憶可以消除,但感覺不會騙人,不來電就是不來電。

陸文昊側身端起酒杯,無聲衝徐之昱道:我演不了了!還是你來吧,我怕自己會忍不住說出來。

徐之昱無奈,隻能故作輕鬆地對秦斯越玩笑道:“你這意思是不想娶喬安安,所以找這麼個藉口?”

秦斯越是真心疑惑,聞言麵色一沉:“她很好。這幾年,我身體不太好,不管是公司還是家裡,她都幫我很多。不管是從性格還是能力,她無疑都夠得上理想妻子的標準。但我總覺得跟她之間,差點什麼。”

他皺眉,指了指心臟的位置:“我這裡,好像少了一塊什麼東西。”

徐之昱擰眉,眼前浮現出秦斯越六年前那段行屍走肉般的日子。

是啊,那樣深刻地愛過一個人,又豈是外力作用可以改變的?

他移開視線,端起桌上的酒杯,輕輕搖晃:“算了,感情的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們還是談談公司的事吧!”

“對對,我們先解決公事。”

陸文昊一拍大腿,打起精神:“現在全網都在嘲笑我們,特彆是WOV這邊。雖然目前股價還算穩定,但我們可是全球排名TOP前三的互聯網公司,被人黑成這樣,麵子往哪兒放?”

秦斯越抿了口酒,麵色緩和:“根據我的判斷,對方實力至少在全球黑客榜前五。”

“你不是常年穩居前三嗎?難道害怕前五?”陸文昊疑惑。

秦斯越白他一眼:“前五也包括第一第二。”

“我覺得不會是那兩位。”徐之昱轉眸,鄭重地看向秦斯越:“你們三個常年爭奪名次,雖然私下冇有見過,但在網上熟悉不是一天兩天。如果他們對我們有意見,不會用這麼幼稚的方式。”

那些卡通動漫,不管是對他們還是對公司,都不傷根本,更像是小孩子的惡作劇。

秦斯越黑眸深沉,剛要說話,電話響了起來。

“越哥,我到了。你能出來接我一下嗎?”

是喬安安。

秦斯越跟陸文昊和徐之昱打了個招呼,轉身出去。

陸文昊立刻把握時機,湊到徐之昱身邊,小聲道:“我看那些什麼渣男負心漢,像是女人的手筆。你說有冇有可能是蘇檸?畢竟她剛回來,公司就發生這種事,是不是有點太巧了?”

徐之昱搖頭,冷靜分析:“不會。她跟阿越一樣,都是非常驕傲的人。他們有自己的原則和尊嚴,而且根據你們今天見麵的情形,她就算真要找阿越算賬,那必然也是光明正大的。”

陸文昊回想著今天見到蘇檸的情形,眉頭緊鎖。

其實,他都有點懷疑那個人不是蘇檸,變化實在太大了。

他剛要開口,就聽門鎖“吧嗒”一聲。

秦斯越接喬安安回來了。

陸文昊趕緊將話咽回去,笑嘻嘻地起身:“喬小姐。”

“你們不用管我,玩你們的。”喬安安淡笑,落落大方:“我就是過來給你們送點吃的。”

她說著,將手中的保溫箱放到旁邊的桌上,將東西一樣樣拿出來。

蟹黃包,虎皮雞爪,日料壽司……

熱的涼的,分量不多,但應有儘有。

秦斯越看著她的動作,眼底冇有一絲波瀾。

喬安安也不以為意,溫聲叮囑:“東西不多,晚上吃太多不好。你們放開玩,但不要熬夜,我們過兩天要去拍婚紗照,我希望我們都能保持最佳狀態。”

秦斯越淡淡地勾了勾唇:“抱歉,我去趟洗手間。”

喬安安眼底閃過一抹微不可見的失落。

陸文昊湊上前,笑道:“喬小姐,你真是太體貼了,謝謝啊!”

“應該的。”

喬安安目光平和,看著洗手間的門關上,淡笑著問陸文昊:“文昊,蘇檸是不是回來了?”

“啊?”陸文昊一愣,下意識問:“你怎麼知道?”

徐之昱抬手想捂他的嘴,已經來不及。

喬安安臉上的笑意,明顯暗淡下來。

“喬小姐,其實具體情況,我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

徐之昱溫聲解釋,措辭謹慎:“隻是今天有個人到醫院去接郭英紅,她自稱是蘇檸,但用的身份證是蘇楠。”

陸文昊意識到說漏嘴,連忙附和找補:“對,那個人的處事方式和氣勢,跟蘇檸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也不敢確定。”

所以,他們還冇把這件事告訴秦斯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