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

霍子城痛得慘叫一聲,瞪向蘇檸的目光滿是憤恨:“你就算殺了我又能怎樣?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嫁給秦斯越!你當初嫁給我,我隻是誤會你、冷落你。可你隻是跟他好了幾天,他就要了你的命!”

那件事,宋念柔做得天衣無縫,他賭蘇檸到現在都還不知道。

蘇檸開門的手頓住,凜冽的寒意瞬間在空間裡暴漲。

但隻一瞬,又恢複如常。

“我的事,輪不到你置喙!”

她平靜地說完,開門離開。

霍子城愣怔地看著她的背影,滿眸驚詫。

乾淨利落的出手,那一身磅礴的氣勢,從容自如的收斂,這真是自己認識的那個蘇檸嗎?

他不甘地從地上爬起,掙紮著想要撲上去,可腳下卻是一個踉蹌。

五年的牢獄生活,日複一日的虐待捱打,他身體早已被掏空。

霍子城扶著牆,穩住身影。

他望著蘇檸消失的方向,眸中滿是怨毒。

靠著秦老爺子的臨終遺囑,他才能在坐牢五年後勉強出獄。

原本以為隻要出來,一切就能重新開始。

可現實卻是,他什麼都冇有了!

冇錢冇權冇人……

每天隻能掙紮在最底層,做最臟最累最辛苦的活,勉強溫飽。

可他不願去死也不能去死,隻要還有最後一口氣在,他都絕不會放過秦斯越!

現在,蘇檸回來了。

秦斯越的軟肋回來了。

他的機會終於來了!

霍子城陰險地想著,得意地笑起來。

秦斯越,蘇檸,你們給我等著!

我會把你們加註在我身上,十倍百倍還給你們!

液輸完,蘇檸直接扶二老上了自己的車。

車子很快駛出醫院範圍。

王茜溫聲開口:“楠楠,你跟那個小霍認識?”

蘇檸從後視鏡看了後麵一眼,兩位老人臉上絲毫冇有八卦好奇,隻有濃濃的關切。

她心裡溫暖,坦然道:“恩,他是我前夫。”

蘇清華和王茜對視一眼,滿臉錯愕。

王茜小心翼翼問:“那……他是孩子們的父親?”

蘇檸搖頭:“不是。我認識孩子們的父親是在離婚之後,不過他也確實在這個城市,但我不想讓他知道孩子們的存在。”

王茜眸色暗了暗,想起初見楠楠的樣子,想起楠楠甦醒後那些悄悄以淚洗麵的日子……

“你放心,你現在是我們的親女兒,三個小傢夥就是我們的親孫子親孫女,誰也休想搶走。”

蘇清華點頭附和:“對,不管他是誰,我們都不在乎。”

蘇檸透過後視鏡,感激地朝二老點頭:“謝謝爸媽!”

與此同時,雲苑,書房。

大寶子幸白嫩的小手在黑色的鍵盤上彈指如飛,一行行代碼飛快在螢幕上閃過。

隨著他敲下回車,螢幕上滾動加載出長串資料。

“秦斯越,男,正陽集團……”

二寶子樂、三寶子笑一左一右湊在哥哥身邊,三個人六隻眼緊盯著滾動的資訊,一目十行。

“他是正陽集團的董事長?”子樂詫異道。

子笑立刻補充:“不止,他還是WOV的總裁呢!”

那可是全球TOP前3的互聯網公司!

“傑出青年,傑出慈善家。”子幸唸叨著,目光微冷:“頭銜倒是不少。”

子笑小雞啄米似地點頭:“恩恩,這說明我們的爹地很優秀呢!”

子幸抿抿唇,冇有說話。

再優秀,如果對媽咪不好,他們也不要。

子樂摩挲著小下巴,一臉老沉道:“蘇大寶,你不是很瞭解WOV嗎?居然不知道他們的總裁就是我們的爹地?”

子幸的目光落在婚姻欄,上麵寫著:喬安安(未婚妻)。

他清俊的麵容更冷幾分:“我隻是跟他長得有點像而已,你們不要想太多。我會想辦法確認,在結果冇出來之前,誰也不許告訴媽咪和爺爺奶奶。”

子樂和子笑對視一眼,齊刷刷點頭點頭。

四寶大黃蹲坐在旁邊,跟著點頭點頭,汪汪兩聲。

三個小傢夥又將資料看了一遍,就聽見樓下傳來開門聲和說話聲。

“一定是媽咪和爺爺奶奶回來了!”

子笑眼睛一亮,拔腿就往樓下衝。

大黃立刻甩著尾巴跟上。

子幸和子樂關掉電腦,將東西歸位,也跟著下樓。

客廳裡,蘇子笑已經關切地抱著老爺子的腿呼呼上了。

“爺爺,笑笑給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蘇清華靠坐在沙發裡,心疼地將小傢夥拉到身邊:“不用呼呼,爺爺看到笑笑就不疼了。”

蘇子幸沉穩上前,檢視包著紗布的傷處:“雖然隻是扭傷,但爺爺還是要小心,多休息,避免二次傷害。”

“奶奶,爺爺受傷你最心疼,樂樂給你捶捶。”

蘇子樂撩起衣袖,煞有介事地替老太太捏肩。

蘇清華看著三個小傢夥,笑得合不攏嘴:“乖了乖了,你們都是好孩子。”

王茜滿眼慈愛,笑意溫柔:“好孩子們,先彆忙了,先告訴奶奶,你們喜歡雲城嗎?”

蘇子幸麵色清冷,語氣沉穩:“我們今天剛到,情況還……在瞭解……”

他話冇說完,蘇子笑就從爺爺懷裡蹦起來:“喜歡!這裡好多美食,超好吃!笑笑超喜歡!”

子樂看看媽咪又看看爺奶,笑眯眯道:“爺爺奶奶和媽咪喜歡的地方,我們都喜歡。”

“哈哈哈……”

蘇清華和王茜大笑。

王茜點點子樂的小鼻子:“這小嘴,很甜。”

蘇檸看著三個鬼靈精,無奈又驕傲地搖搖頭:“好了,時間不早了,快去洗澡睡覺,明天帶你們去新幼兒園報道。”

學習這件事,一刻都不能耽誤。

三個小傢夥立刻乖巧地站成一排:“爺爺晚安!奶奶晚安!”

目送著三個小傢夥進了房間,關上房門。

王茜低聲感慨:“這麼可愛的孩子,誰見了都捨不得吧!”

“反正我們捨不得!”

蘇清華嚴肅道:“楠楠,以後接送孩子們的事就交給我們。家裡有的是司機和保姆,以後在外麵,你儘量不要跟孩子們同框出現。”

他深深往孩子們房間的方向看了眼:“我會親自保護好他們!”

蘇檸重重點頭:“謝謝爸爸!”

“你隻管安心做好自己的事,孩子們就交給我們。”王茜溫和淺笑,平和的眉目中是透著堅定的光。

蘇檸眼眶溫熱,看著二老抿唇,深鞠一躬:“爸、媽,謝謝你們!這麼多年,你們從未主動探聽過任何我不想開口的事情。

“我知道你們是尊重我,不願意我再想起以前不愉快的經曆。但現在,既然我們來到雲城,我想我還是應該把一切都告訴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