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蘇檸霍子城 >   第167章 六年後

六年後。

北郊墓園。

山頂最高處,風水俱佳的墓地前。

蘇檸一襲黑衣,素顏朝天,微風撩起她隨意披散的髮絲。

她隨手將髮絲彆到耳後,指著墓碑上的照片給身邊的三個小傢夥和金毛介紹:“寶貝們,這就你們的外公。”

“汪汪。”金毛立刻對著墓碑叫了兩聲。

離它最近的大寶蘇子幸上前一步,將鮮花放到墓碑前,端端正正地衝著蘇廣安的照片行了個禮:“外公好!”

他五官立刻深邃,表情高冷肅穆。

做完,利落地退到一邊,小身板站得筆直。

二寶蘇子樂上前,照著哥哥的樣子做完,卻冇有立刻走開。

他睜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看看媽咪又看看照片:“媽咪,為什麼外公和你一點都不像,確定這是親外公嗎?”

“二寶!”蘇子幸沉著小俊臉,低聲輕斥:“第一次來給外公掃墓就說這樣的話,冇禮貌。快,給外公道歉。”

三寶蘇子笑嘟著粉嫩的紅唇:“就是。媽咪這麼聰明,怎麼可能認錯自己的爹地!”

她說完,上前一把將蘇子樂薅開,從小黑裙配的同款蕾絲斜挎包裡摸出一顆七彩閃紙的糖果,依依不捨地放在墓碑前:“外公,這是笑笑最喜歡吃的糖糖哦!現在笑笑送給你了,你要保佑媽咪賺大錢,每天給笑笑買好多好多好吃的哦!”

小傢夥有一雙跟蘇檸一模一樣清澈的鹿眸,不說話的時候已經自帶三分惹人憐惜的感覺,賣起萌來那簡直能把冰山融化。

蘇子幸“撲哧”笑出聲:“小吃貨!第一次見外公就把本質暴露無遺了。”

“你也比我大不了幾分鐘,哼!”蘇子笑不客氣地回懟道:“再說,在家人麵前,就是要做最真實的自己。媽咪,你說笑笑說得對不對?”

她看向蘇檸,就差把“快誇我”三個字明晃晃地寫在腦門上了。

蘇檸看著粉雕玉琢的三個小傢夥,眼裡滿是自豪和寵溺:“對,我們笑笑真聰明。”

三個孩子中,隻有三寶是女兒,完全繼承了她的容貌和性格;二寶的五官兼具她和他們父親的特點。

而大寶,跟他們的父親,從容貌到清冷的性格,都像是從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想到那個男人,蘇檸臉上的笑意淡了淡。

六年了,不知道他過得怎麼樣了?

她正想著,就感覺手心一暖。

蘇檸垂眸,就見三寶白白的小胖手牽住她的手,咧嘴一笑。

“媽咪,那爹地的墓地在哪呀?”

小傢夥仰起頭,紮著毛球的小辮一顫一顫,像風中振翅的蝶。

蘇檸心口一酸,麵上依舊維持著淡淡笑意:“媽咪也不知道,這裡隻是媽咪的老家。”

“啊!”三寶癟嘴,粉嫩的小臉上立刻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二寶眼裡的光,暗淡下去,但他冇有說話。

大寶清冷的表情冇有任何變化,隻菲薄的小唇瓣微微抿緊。

蘇檸將三個小傢夥的反應儘收眼底。

她心裡暗歎口氣,故作傷心地蹲下身,“心疼”地抱住自己:“你們是不是不喜歡媽咪,所以才總想要爹地?是不是就連他冷冰冰的墓地都比媽咪好?”

她委屈巴巴地看著他們,眼裡的霧氣說來就來。

金毛感覺氣氛不對,立刻撒嬌地在蘇檸身上蹭了蹭。

三個小傢夥連忙站成一排,齊刷刷搖頭:“冇有冇有,我們最愛媽咪!”

三寶拉著蘇檸的手,奶聲奶氣道:“媽咪,對不起,你彆生氣。我不是想要爹地,就是想去看看爹地墳頭的草是不是真的有三尺高。媽咪,你之前不是說,爹地墳頭的草都三尺高了嘛……”

三寶癟著嘴。

她其實還想知道墳頭和墓地是不是一回事?

三尺是個什麼計量單位?

可以換算成老師教的厘米還是米嗎?

蘇檸看著小女兒小眉頭擰在一起,又糾結又困惑的小表情,忍不出輕笑。

她剛要開口,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蘇檸挨個將四小隻的腦袋揉了一遍,接起電話,習慣性道:“喂,您好……”

話音未落,那邊就傳來薑玫連珠炮似的聲音。

“您什麼您,彆跟我來那套虛的。我已經到地方了,你趕緊帶著我的小寶貝們按照導航過來。我先點好菜,彆待會兒菜都上了,讓我的寶貝們吃冷食兒。”

六年不見,她的聲音依舊那麼乾脆爽利,冇有絲毫生分的感覺。

“好好好,我們馬上過來。”蘇檸唇角勾著笑,一麵應聲,一麵招呼四小隻離開:“寶貝們,跟外公再見,我們去吃飯飯囉!”

“哦,吃飯飯囉!”三寶高興地歡呼:“外公再見!”

她朝著墓碑擺擺手,轉身一馬當先走在前麵。

金毛立刻搖著大尾巴跟上。

大寶二寶也朝著墓碑上的照片擺擺手,跟了上去。

“爸,我們走了,改天再來看您!”

蘇檸落在後麵,望著黑白的父親,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小心!”

山風拂過,突然傳來一道督促的男聲。

蘇檸整個人怔住。

即便相隔甚遠,即便那聲音若有似無,她也隔著時光的洪流,第一時間聽出了那道聲音。

她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就見間隔幾列的墓園小路上,一道挺拔的身影正行走在蒼鬆翠柏之間。

頎長的身形,緊實有力的大長腿。

即便是帶著墨鏡也掩蓋不住的清俊麵容。

除了秦斯越,還有誰?!

而他身前半步,走著一位身材窈窕,氣質優雅的美女。

——喬安安!

他們果然在一起了。

蘇檸唇角掀出一抹淡然弧度。

挺好,原本就應該是這樣的。

門當戶對的大家閨秀,才應該是他的良配。

這樣金童玉女的組合,走在一起,就讓人覺得般配養眼。

他剛纔那聲“小心”,是提醒喬安安的吧?

隻是這個時間,不是清明也不是年節,他們怎麼會上山?

“媽咪,快點呀!”三寶著急吃飯,見蘇檸遲遲冇有跟上,連忙回頭喊道:“我們彆讓乾媽等太久呀!”

蘇檸聞聲回神,瞬間緊張起來。

他不能讓秦斯越看到自己,更不能讓他看到孩子!

尤其是大寶蘇子幸,那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五官氣質……

想到這,蘇檸趕緊快步跑過去,拉著三小隻拐進旁邊的林蔭道。

金毛不用他們招呼,自覺地甩著大尾巴跟上。

隔著幾列的石階上,秦斯越忽然駐足,轉頭朝蘇檸他們剛剛的位置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