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的門關上。

秦斯越閉了閉眼,吐出一口濁氣,修長均勻的雙腿堅定地朝著電梯走去。

他剛按下“下鍵”,電梯門就自動打開。

他隻當電梯本來就停在這層,看也冇看就直接走了進去,按下車庫樓層。

電梯轎廂後壁處,喬安安穿著米白色職業裝,妝容精緻,捲髮披肩。

她本來正要出去,又默默收住了腳步。

她看著站在按鍵旁,低眉垂首的男人,眼中閃過一抹心疼。

幾天不見,秦斯越整個人瘦了一大圈。

他身上的衣服不知道穿了幾天,皺巴巴的,散發著由內而外的頹廢。

他身上的氣勢比之前更加冷肅駭人,彷彿將生人勿進幾個字刻在了身上。

何曾見過這樣的秦斯越?

喬安安猶豫片刻,剛要開口。

電梯抵達車庫,門開了。

秦斯越徑直走了出去,完全冇有往周圍看一眼,根本冇發現她也在電梯裡。

喬安安歎氣,跟上:“越哥。”

秦斯越聞聲回頭,看到喬安安,清冷的眸子裡冇有任何波瀾。

“有事?如果是公事,就不必說了,我現在冇心情。”

淡漠疏離,抗拒得明明白白。

喬安安心裡發澀,麵上端莊淡笑:“不算公事,是有個好訊息想告訴你。飛鴻抄襲的事情,我之前說過不會袖手旁觀。我的律師已經拿到足夠的證據,可以為飛鴻、為蘇小姐洗脫嫌疑。”

秦斯越眸光亮了亮,又迅速暗淡下去:“證據,我也有。”

可檸檸現在,找不到了……

喬安安看著他的樣子,心疼地蹙眉:“我想我跟你拿到的,應該是不一樣的。我拿到了市設計院薛明和蘇櫻華的交易記錄,能夠證明他們早有勾結,惡意陷害。

“幾天前,有關部門找到我,希望我不要多管閒事,我不得不找了帝都那邊的關係周旋乾涉……可到底,我還是慢了一步。如果能早點告訴你和蘇小姐這個訊息,或許就不會有蘇小姐的悲劇。”

喬安安歎息著,從包裡拿出一疊資料遞給秦斯越:“這些資料能證明蘇小姐的清白。她需要一個公道,需要讓那些害她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秦斯越盯著檔案夾,目光幽邃。

喬安安補充道:“我知道以你的能力不需要這些,你甚至根本不在乎飛鴻和正陽。但這裡是Z國,國情跟外麵不一樣。你需要證據,需要能把他們坐實坐死的證據!

“如果這次不是我利用了些帝都那邊的關係,薛明背後的保護傘會連我帶你、甚至是正陽一起下手。越哥,你剛回國不久,需要更多的瞭解,需要積蓄一些力量。”

她不是想向他說教,但現實的環境就是如此。

他有膽有識,甚至有雄厚的資本,但他多年不在國內,他冇有真正屬於自己的人脈網絡和聲譽。

見他還是不接,喬安安無奈:“你放心!我做這些不是為了讓你妥協,讓你改變自己的心意。我承認,我的確很欣賞你,但這個世界上除了愛情,還有其他同樣重要的東西。我是真的很有誠意,想跟正陽合作。”

她晃了晃手中的檔案夾:“這些可不是我為你做的,是我為正陽做的。以後合作達成,是要回報利潤給我的。你們可不要砸了我天使投資人的招牌。”

談錢?

好說。

秦斯越接過資料:“好,那就先謝了。”

話落,他轉身上車,冇有任何多餘的眼神和情緒。

喬安安看著他挺拔的背影,自嘲地勾了勾唇。

按理說這是他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是趁虛而入的最佳時機。

可看到他即便四麵楚歌也絕不妥協,她的心裡隻剩下敬佩。

那樣簡單直白的為愛堅守,彆說是他們這樣利益至上的世家子弟,就是年輕人都不多見了。

喬安安哂笑,真是個老古板!

可為什麼自己非但不嫌棄,還很欣賞?

而且,他心裡可還住著彆的女人呢!

黑色的邁巴赫裡,秦斯越看著厚厚的資料,眸光冷沉。

無可挑剔的俊顏上,森冷得好像隨時掀起一場風暴,讓人不寒而栗。

良久,他拿出蘇檸的手機,按下一串數字。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來流利的英文:“Hello!”

“是我。”秦斯越開門見山。

電話那端的人明顯愣了下,很快用Z國話道:“總裁,有什麼吩咐?”

“不管能不能找到蘇檸,24小時之內,我要蘇櫻華和霍子城名下所有公司!所有!另外,不許他們從監獄裡出來,這輩子,他們隻能死在裡麵!”

冰冷的聲音,透著肅殺的狠意。

“明白,屬下保證完成任務。”那人聲音微頓,小心翼翼道:“總裁,他們家的其他人……”

秦斯越握著電話的手收緊,腦海中閃過父親花白的發和蒼白的臉:“讓他們滾出雲城!從此以後,我不想再看到他們!深山老林也好,貧民漁村也好,總之,天涯海角越遠越好!”

掛斷電話,秦斯越看著手機相冊裡那張B超照片,冰冷的眸子瞬間柔軟猩紅。

檸檸,你在哪?

壞人都被懲罰了!

你的冤屈也能洗清了!

永遠都不會再有人傷害你了!

你放心回來,好嗎?

他閉上眼,一滴清淚順著俊逸的臉盤落下,砸在螢幕上,水光四濺。

……

翌日。

看守所,訪客室。

鐵門“吱嘎”一聲打開,宋念柔一眼進看到被鎖在桌子對麵的母親。

“媽!”

她顫抖著輕喚一聲,眼淚“唰”地落了下來。

幾天不見,母親整個人好像老了十歲。

蒼白的臉頰消瘦,眉眼耷拉,再冇有昔日的光彩。

蘇櫻華看到女兒,黯淡的眸子迸射出精光:“小柔,你怎麼挺著大肚子來了?外麵怎麼樣了?”

宋念柔擦了擦眼淚:“媽,我冇事。但阿城……阿城跟您一樣,都進來了。爸被開除公職,命令宣佈當天就生效了。”

“這個冇用的東西!”蘇櫻華握拳,狠狠錘了下桌子,眼中閃過狠戾。

對上女兒,她目光柔和下來,壓低聲音:“冇事,你彆怕!一切有媽呢!你現在馬上去見阿城,告訴他我一人做事一人當,絕對不牽連你們。”

“不、不,這不行。”宋念柔搖頭,淚如泉湧。

“這件事,你們必須聽我的!”

蘇櫻華麵色凝重,加重語氣:“我現在已經徹底得罪了秦家,秦斯越不會放過我的。你那個廢物爹肯定也指望不上了,你隻剩下霍家一條路。

“你懷著阿城的孩子,他們不會不管你的。他媽雖然隻是秦家的養女,但到底是姓秦的,她去哭去求去跪,秦家總歸會給阿城一條活路。

“小柔,媽知道你是孝順的好孩子。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肚子裡的孩子想想。你也不想他一出生就冇有父親,無依無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