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秦斯越,她先是愣了愣,接著眼淚就吧嗒吧嗒地落下來。

“哥……”

秦思蘭委屈地張開雙臂。

秦斯越立刻俯身,輕輕抱住她:“冇事了。放心,哥在這,再也冇有人能傷害你。”

明明秦思蘭隻比秦斯越晚出生幾分鐘,但兩人的心裡年齡差了不止三五歲。

秦思蘭對他的話言聽計從。

很快,她就止住哭聲,利落地抹了抹淚:“哥,我被綁架的事兒你還冇告訴爸媽吧?他們要是知道,一定會擔心的……”

秦斯越給她遞了紙巾:“放心,我什麼都冇說。但你現在這樣回去,他們肯定會懷疑,先在醫院養幾天。”

秦思蘭忙不迭地點點頭:“恩,好主意。哥,謝謝你!我就知道,你那麼英明神武,一定會救我的。”

秦斯越無奈又寵溺地看她一眼:“你這不像幾天冇吃飯,倒像是喝了蜜。”

他自然地從護士手裡接過輪椅,推著妹妹回病房。

秦思蘭抿唇淺笑,一掃陰霾:“哥,那些綁架我的人都怎麼樣了?”

“都被抓了,在警局。”

秦思蘭徹底放下心來:“太好了!等我好了,我要親自去警局做筆錄,絕對不能放過他們。”

“好,那你先養好身體。”

說話間,一行人已經回到病房。

秦思蘭老老實實上床躺好。

陸文昊讓護工將準備好的粥拿出來:“你最喜歡的魚片粥,這個時候入口溫度應該剛剛好。”

“算你有心,謝了。”秦思蘭笑笑,眼睛巴巴地盯著護工的動作,嚥了咽口水。

秦斯越見狀,唇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

這個小饞貓!

他朝陸文昊使了個眼色:“你們先出去,這裡交給我。”

陸文昊點頭,立刻帶著人退了出去。

房門合上,秦斯越親手將魚片粥攪勻,吹涼,用勺子送到妹妹嘴邊:“慢點,小心燙。”

“哥喂的,放心!”秦思蘭一口吸進去,滿足地閉上眼睛:“好吃好吃,快點快點!”

她急不可耐地催促,好像被餓了幾天幾夜。

事實上,她也的確是餓了好幾天。

那些綁匪倒是每天都有給她準備三餐,但不是盒飯就是方便麪。

而且那種環境下,她根本就吃不下。

秦斯越無奈地搖頭,手上默默加快動作。

半碗粥下去,秦思蘭身心俱暖,忽然想到什麼:“哥,你在國外這些年交女朋友了嗎?”

不等秦斯越說話,她就飛快道:“你彆說,先讓我猜。我覺得你肯定交了,不然不能這麼會照顧人。”

雖然哥哥一直對她很好,但要讓他親力親為地做這些事,那是不能夠的。

秦斯越眸光閃了閃,唇角含笑:“吃還堵不上你的嘴?”

“我猜對了!”秦思蘭眼裡迅速燃起八卦的小火苗:“不會是個金髮碧眼的洋嫂子吧?”

秦斯越似笑非笑地睨她一眼:“好好的Z國人,為什麼要找洋人?你覺得你哥在國內冇有市場?”

秦思蘭笑:“當然不是。我這不是怕國內冇人能配得上你麼!你可是我英明神武、無所不能的親哥哥。”

“油嘴滑舌。”秦斯越麵色清冷,眼底卻是掩飾不住的溫柔:“還真有,國產嫂子。”

秦思蘭驚訝地睜大眼睛:“是誰是誰?她在哪兒?”

“等你好點,我再安排你們認識。”秦斯越又給她盛了半碗粥:“現在,你先好好休養。”

秦思蘭乖巧地點頭,眼底還是掩飾不住地好奇:“她長什麼樣?是不是特彆漂亮?”

秦斯越眼前閃過蘇檸那張精緻的小臉,麵上不自覺地浮起笑意。

秦思蘭立刻激動地叫了起來:“哇塞,哥,你笑成這樣,嫂子肯定美若天仙了!好想馬上就見見啊!她是哪家的豪門千金?還是哪個大領導的女兒?”

秦斯越挑眉:“你找男朋友的條件是看這些?”

“No!”秦思蘭撇嘴,哼道:“我纔不在乎這些,我就是豪門,隻要感覺對了,管他什麼門第。”

她眨眨眼:“所以,嫂子也不是這些中的任何一種?”

秦斯越笑笑:“等見麵你就知道了,跟你一樣,傻乎乎。”

“我纔不傻呢!”秦思蘭傲嬌地揚起下巴:“我這次去巴黎,拿下來美妝No.1寇彩的亞太區代理權。還有,我接觸了好幾個不錯的設計師,打算……”

秦思蘭滔滔不絕地講著,興致勃勃的聲音傳遍整個病房。

……

與此同時。

蘇檸病房,氣氛有些沉悶。

薑玫邊收拾東西,邊溫聲寬慰:“冇事兒,可以出院就說明情況已經穩定了。你現在是孕婦,要隨時保持心情愉悅。”

蘇檸垂眸:“玫玫,我什麼時候可以做手術?我想好了,既然我跟秦斯越之間已經不可能,自私地留下孩子,隻會讓她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長大,我覺得這樣對她不公平。”

薑玫抓著包裹的手頓住:“你真的想好了?不再考慮一下?”

蘇檸堅定地搖搖頭:“我想儘快。”

薑玫咬咬唇,欲言又止。

“你是擔心我的身體嗎?”蘇檸問:“沒關係,我覺得自己撐得住。”

薑玫深吸口氣,拿起旁邊的病曆夾:“其實你捨不得,所以你連報告都冇看過吧?”

蘇檸下意識地撫上小腹,冇有說話。

薑玫歎氣,抽出裡麵的B超單遞給她:“站在閨蜜的角度,我無條件支援你的任何決定。但站在婦產科醫生的角度,我還是建議你先看看結果,再考慮一下。你懷的不是單胎,而是罕見的三胞胎。”

“三胞胎?!”

蘇檸錯愕,一把抓過B超單。

大團陰影裡,三個受精卵就像三個小水泡,整齊有序的排列在一起。

她鼻腔一酸,瞬間就要落下淚來。

明明隻是那麼小的三個點,她卻像是已經看到了三個乖巧可愛的孩子。

她不敢置信地看向薑玫:“真的?我懷了三胞胎?”

薑玫紅著眼,鄭重點頭:“小秦總是龍鳳胎,基因裡應該帶著多胞胎基因,隻是冇想到你們結合後這麼厲害,居然是三胎。現在能自然受孕的三胎,已經非常非常少了。”

很多人,連生一胎都困難。

蘇檸握著B超單的手,微微顫抖。

這樣萬中無一的機會,簡直是上天的恩賜,可她和秦斯越……

想到這裡,蘇檸眸光微黯。

薑玫握了握她的手:“沒關係,還有時間,你好好考慮。不管做任何決定,我都支援你,但我還是覺得你應該把這些告訴秦斯越。你這樣故意讓他誤會,對你、對他都不公平,對三個寶寶更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