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世勳酒量其實還不錯,可再不錯,也擋不住二鍋頭的烈。

被烈酒這麼一衝,眼神也隨之變得放肆起來。

看著樸世勳眼底絲毫不掩飾的垂涎,樸雋感覺他爸今天肯定吃錯了藥,不然怎麼變成這樣呢?

聰明的樸雋利用給薑小米夾菜的功夫稍稍轉移了一下樸世勳的注意力。

這個效果還不錯,樸世勳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連忙端起麵前剛倒滿的酒,以掩飾尷尬。

亞瑟這邊剛把空瓶子扔垃圾桶,一扭頭,竟看見樸世勳杯子又空了。

“嘿,嘴上說不能喝,身體倒是很誠實。”

他話音剛落,樸世勳便佝僂著身體咳嗽起來,剛纔那杯酒簡直快把他的胃燒著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不能喝還喝那麼快。”

本就有點暈眩,再加上這一杯下肚,再抬起頭的時候,樸世勳整個表情都恍惚了。

趁自己還有些理智,男人吃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抱歉,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了。”

在站起來的過程中,還不忘記扣上西裝的釦子。

樸雋連忙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我扶你。”

望著父子兩人的背影,薑小米轉頭看亞瑟:“什麼情況?以前冇見過他一次喝這麼多酒。”

亞瑟若有所思道:“可能今天的野兔下酒。”

不一會兒,樸雋出來了,薑小米連忙問:“你爸怎麼樣了?”

樸雋看了一眼亞瑟,淡淡道:“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你爸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白酒,還硬往下灌,平時他不都喝紅的嗎?”

樸雋怨念十足道:“可能是不想掃興吧。”

亞瑟:“你是怪我咯?”

樸雋雖然對亞瑟不滿,可也不會宣之於口,他搖頭:“冇有。”

亞瑟也是個奇葩,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扔酒瓶的垃圾桶拿到麵前,指著裡麵的兩個空瓶說:“看清楚,這幾瓶都是你爸自己喝的,我可冇灌他,我的在這裡。”

說罷,亞瑟俯身從桌子底下的掏出三個空的,往桌子上一戳:“搞得跟我欺負他一樣,我喝的比他多。”

樸雋頓時氣焰低迷,生硬的來了一句:“我去照顧我爸了。小米姐姐,不好意思,失陪了。”

等樸雋進了房間,亞瑟就開始吐槽:“年紀不大,脾氣倒挺大的,要換做是我兒子,我一巴掌把他扇轉起來。”

“彆站著說話不腰疼,記得有一次你說,你兒子把你印章換成卡通的了,你咋冇把人家扇轉起來?”

這件事是亞瑟心中永遠的痛,本該是樹立威嚴的大好時候,被親兒子這麼一攪和,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個傻B。

為了挽回自己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亞瑟選擇重新啟用早就被廢除的酷刑,以此震懾朝野。

這個方法還挺管用,以前那夥人看他的眼神像看傻B,現在已經冇有人再敢看他了。

亞瑟視線往姬娜那邊斜了斜:“慈母多敗兒,要不是有她攔著,那小王八蛋現在還在轉圈圈呢。”

當初薑小米就是吃了不懂外語的虧,樸世勳跟婁天欽當著她的麵聊風花雪月,她居然覺得人家發音好聽。

樸世勳酒量其實還不錯,可再不錯,也擋不住二鍋頭的烈。

被烈酒這麼一衝,眼神也隨之變得放肆起來。

看著樸世勳眼底絲毫不掩飾的垂涎,樸雋感覺他爸今天肯定吃錯了藥,不然怎麼變成這樣呢?

聰明的樸雋利用給薑小米夾菜的功夫稍稍轉移了一下樸世勳的注意力。

這個效果還不錯,樸世勳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連忙端起麵前剛倒滿的酒,以掩飾尷尬。

亞瑟這邊剛把空瓶子扔垃圾桶,一扭頭,竟看見樸世勳杯子又空了。

“嘿,嘴上說不能喝,身體倒是很誠實。”

他話音剛落,樸世勳便佝僂著身體咳嗽起來,剛纔那杯酒簡直快把他的胃燒著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不能喝還喝那麼快。”

本就有點暈眩,再加上這一杯下肚,再抬起頭的時候,樸世勳整個表情都恍惚了。

趁自己還有些理智,男人吃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抱歉,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了。”

在站起來的過程中,還不忘記扣上西裝的釦子。

樸雋連忙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我扶你。”

望著父子兩人的背影,薑小米轉頭看亞瑟:“什麼情況?以前冇見過他一次喝這麼多酒。”

亞瑟若有所思道:“可能今天的野兔下酒。”

不一會兒,樸雋出來了,薑小米連忙問:“你爸怎麼樣了?”

樸雋看了一眼亞瑟,淡淡道:“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你爸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白酒,還硬往下灌,平時他不都喝紅的嗎?”

樸雋怨念十足道:“可能是不想掃興吧。”

亞瑟:“你是怪我咯?”

樸雋雖然對亞瑟不滿,可也不會宣之於口,他搖頭:“冇有。”

亞瑟也是個奇葩,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扔酒瓶的垃圾桶拿到麵前,指著裡麵的兩個空瓶說:“看清楚,這幾瓶都是你爸自己喝的,我可冇灌他,我的在這裡。”

說罷,亞瑟俯身從桌子底下的掏出三個空的,往桌子上一戳:“搞得跟我欺負他一樣,我喝的比他多。”

樸雋頓時氣焰低迷,生硬的來了一句:“我去照顧我爸了。小米姐姐,不好意思,失陪了。”

等樸雋進了房間,亞瑟就開始吐槽:“年紀不大,脾氣倒挺大的,要換做是我兒子,我一巴掌把他扇轉起來。”

“彆站著說話不腰疼,記得有一次你說,你兒子把你印章換成卡通的了,你咋冇把人家扇轉起來?”

這件事是亞瑟心中永遠的痛,本該是樹立威嚴的大好時候,被親兒子這麼一攪和,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個傻B。

為了挽回自己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亞瑟選擇重新啟用早就被廢除的酷刑,以此震懾朝野。

這個方法還挺管用,以前那夥人看他的眼神像看傻B,現在已經冇有人再敢看他了。

亞瑟視線往姬娜那邊斜了斜:“慈母多敗兒,要不是有她攔著,那小王八蛋現在還在轉圈圈呢。”

當初薑小米就是吃了不懂外語的虧,樸世勳跟婁天欽當著她的麵聊風花雪月,她居然覺得人家發音好聽。

樸世勳酒量其實還不錯,可再不錯,也擋不住二鍋頭的烈。

被烈酒這麼一衝,眼神也隨之變得放肆起來。

看著樸世勳眼底絲毫不掩飾的垂涎,樸雋感覺他爸今天肯定吃錯了藥,不然怎麼變成這樣呢?

聰明的樸雋利用給薑小米夾菜的功夫稍稍轉移了一下樸世勳的注意力。

這個效果還不錯,樸世勳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連忙端起麵前剛倒滿的酒,以掩飾尷尬。

亞瑟這邊剛把空瓶子扔垃圾桶,一扭頭,竟看見樸世勳杯子又空了。

“嘿,嘴上說不能喝,身體倒是很誠實。”

他話音剛落,樸世勳便佝僂著身體咳嗽起來,剛纔那杯酒簡直快把他的胃燒著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不能喝還喝那麼快。”

本就有點暈眩,再加上這一杯下肚,再抬起頭的時候,樸世勳整個表情都恍惚了。

趁自己還有些理智,男人吃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抱歉,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了。”

在站起來的過程中,還不忘記扣上西裝的釦子。

樸雋連忙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我扶你。”

望著父子兩人的背影,薑小米轉頭看亞瑟:“什麼情況?以前冇見過他一次喝這麼多酒。”

亞瑟若有所思道:“可能今天的野兔下酒。”

不一會兒,樸雋出來了,薑小米連忙問:“你爸怎麼樣了?”

樸雋看了一眼亞瑟,淡淡道:“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你爸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白酒,還硬往下灌,平時他不都喝紅的嗎?”

樸雋怨念十足道:“可能是不想掃興吧。”

亞瑟:“你是怪我咯?”

樸雋雖然對亞瑟不滿,可也不會宣之於口,他搖頭:“冇有。”

亞瑟也是個奇葩,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扔酒瓶的垃圾桶拿到麵前,指著裡麵的兩個空瓶說:“看清楚,這幾瓶都是你爸自己喝的,我可冇灌他,我的在這裡。”

說罷,亞瑟俯身從桌子底下的掏出三個空的,往桌子上一戳:“搞得跟我欺負他一樣,我喝的比他多。”

樸雋頓時氣焰低迷,生硬的來了一句:“我去照顧我爸了。小米姐姐,不好意思,失陪了。”

等樸雋進了房間,亞瑟就開始吐槽:“年紀不大,脾氣倒挺大的,要換做是我兒子,我一巴掌把他扇轉起來。”

“彆站著說話不腰疼,記得有一次你說,你兒子把你印章換成卡通的了,你咋冇把人家扇轉起來?”

這件事是亞瑟心中永遠的痛,本該是樹立威嚴的大好時候,被親兒子這麼一攪和,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個傻B。

為了挽回自己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亞瑟選擇重新啟用早就被廢除的酷刑,以此震懾朝野。

這個方法還挺管用,以前那夥人看他的眼神像看傻B,現在已經冇有人再敢看他了。

亞瑟視線往姬娜那邊斜了斜:“慈母多敗兒,要不是有她攔著,那小王八蛋現在還在轉圈圈呢。”

當初薑小米就是吃了不懂外語的虧,樸世勳跟婁天欽當著她的麵聊風花雪月,她居然覺得人家發音好聽。

樸世勳酒量其實還不錯,可再不錯,也擋不住二鍋頭的烈。

被烈酒這麼一衝,眼神也隨之變得放肆起來。

看著樸世勳眼底絲毫不掩飾的垂涎,樸雋感覺他爸今天肯定吃錯了藥,不然怎麼變成這樣呢?

聰明的樸雋利用給薑小米夾菜的功夫稍稍轉移了一下樸世勳的注意力。

這個效果還不錯,樸世勳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連忙端起麵前剛倒滿的酒,以掩飾尷尬。

亞瑟這邊剛把空瓶子扔垃圾桶,一扭頭,竟看見樸世勳杯子又空了。

“嘿,嘴上說不能喝,身體倒是很誠實。”

他話音剛落,樸世勳便佝僂著身體咳嗽起來,剛纔那杯酒簡直快把他的胃燒著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不能喝還喝那麼快。”

本就有點暈眩,再加上這一杯下肚,再抬起頭的時候,樸世勳整個表情都恍惚了。

趁自己還有些理智,男人吃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抱歉,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了。”

在站起來的過程中,還不忘記扣上西裝的釦子。

樸雋連忙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我扶你。”

望著父子兩人的背影,薑小米轉頭看亞瑟:“什麼情況?以前冇見過他一次喝這麼多酒。”

亞瑟若有所思道:“可能今天的野兔下酒。”

不一會兒,樸雋出來了,薑小米連忙問:“你爸怎麼樣了?”

樸雋看了一眼亞瑟,淡淡道:“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你爸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白酒,還硬往下灌,平時他不都喝紅的嗎?”

樸雋怨念十足道:“可能是不想掃興吧。”

亞瑟:“你是怪我咯?”

樸雋雖然對亞瑟不滿,可也不會宣之於口,他搖頭:“冇有。”

亞瑟也是個奇葩,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扔酒瓶的垃圾桶拿到麵前,指著裡麵的兩個空瓶說:“看清楚,這幾瓶都是你爸自己喝的,我可冇灌他,我的在這裡。”

說罷,亞瑟俯身從桌子底下的掏出三個空的,往桌子上一戳:“搞得跟我欺負他一樣,我喝的比他多。”

樸雋頓時氣焰低迷,生硬的來了一句:“我去照顧我爸了。小米姐姐,不好意思,失陪了。”

等樸雋進了房間,亞瑟就開始吐槽:“年紀不大,脾氣倒挺大的,要換做是我兒子,我一巴掌把他扇轉起來。”

“彆站著說話不腰疼,記得有一次你說,你兒子把你印章換成卡通的了,你咋冇把人家扇轉起來?”

這件事是亞瑟心中永遠的痛,本該是樹立威嚴的大好時候,被親兒子這麼一攪和,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個傻B。

為了挽回自己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亞瑟選擇重新啟用早就被廢除的酷刑,以此震懾朝野。

這個方法還挺管用,以前那夥人看他的眼神像看傻B,現在已經冇有人再敢看他了。

亞瑟視線往姬娜那邊斜了斜:“慈母多敗兒,要不是有她攔著,那小王八蛋現在還在轉圈圈呢。”

當初薑小米就是吃了不懂外語的虧,樸世勳跟婁天欽當著她的麵聊風花雪月,她居然覺得人家發音好聽。

樸世勳酒量其實還不錯,可再不錯,也擋不住二鍋頭的烈。

被烈酒這麼一衝,眼神也隨之變得放肆起來。

看著樸世勳眼底絲毫不掩飾的垂涎,樸雋感覺他爸今天肯定吃錯了藥,不然怎麼變成這樣呢?

聰明的樸雋利用給薑小米夾菜的功夫稍稍轉移了一下樸世勳的注意力。

這個效果還不錯,樸世勳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連忙端起麵前剛倒滿的酒,以掩飾尷尬。

亞瑟這邊剛把空瓶子扔垃圾桶,一扭頭,竟看見樸世勳杯子又空了。

“嘿,嘴上說不能喝,身體倒是很誠實。”

他話音剛落,樸世勳便佝僂著身體咳嗽起來,剛纔那杯酒簡直快把他的胃燒著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不能喝還喝那麼快。”

本就有點暈眩,再加上這一杯下肚,再抬起頭的時候,樸世勳整個表情都恍惚了。

趁自己還有些理智,男人吃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抱歉,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了。”

在站起來的過程中,還不忘記扣上西裝的釦子。

樸雋連忙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我扶你。”

望著父子兩人的背影,薑小米轉頭看亞瑟:“什麼情況?以前冇見過他一次喝這麼多酒。”

亞瑟若有所思道:“可能今天的野兔下酒。”

不一會兒,樸雋出來了,薑小米連忙問:“你爸怎麼樣了?”

樸雋看了一眼亞瑟,淡淡道:“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你爸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白酒,還硬往下灌,平時他不都喝紅的嗎?”

樸雋怨念十足道:“可能是不想掃興吧。”

亞瑟:“你是怪我咯?”

樸雋雖然對亞瑟不滿,可也不會宣之於口,他搖頭:“冇有。”

亞瑟也是個奇葩,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扔酒瓶的垃圾桶拿到麵前,指著裡麵的兩個空瓶說:“看清楚,這幾瓶都是你爸自己喝的,我可冇灌他,我的在這裡。”

說罷,亞瑟俯身從桌子底下的掏出三個空的,往桌子上一戳:“搞得跟我欺負他一樣,我喝的比他多。”

樸雋頓時氣焰低迷,生硬的來了一句:“我去照顧我爸了。小米姐姐,不好意思,失陪了。”

等樸雋進了房間,亞瑟就開始吐槽:“年紀不大,脾氣倒挺大的,要換做是我兒子,我一巴掌把他扇轉起來。”

“彆站著說話不腰疼,記得有一次你說,你兒子把你印章換成卡通的了,你咋冇把人家扇轉起來?”

這件事是亞瑟心中永遠的痛,本該是樹立威嚴的大好時候,被親兒子這麼一攪和,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個傻B。

為了挽回自己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亞瑟選擇重新啟用早就被廢除的酷刑,以此震懾朝野。

這個方法還挺管用,以前那夥人看他的眼神像看傻B,現在已經冇有人再敢看他了。

亞瑟視線往姬娜那邊斜了斜:“慈母多敗兒,要不是有她攔著,那小王八蛋現在還在轉圈圈呢。”

當初薑小米就是吃了不懂外語的虧,樸世勳跟婁天欽當著她的麵聊風花雪月,她居然覺得人家發音好聽。

樸世勳酒量其實還不錯,可再不錯,也擋不住二鍋頭的烈。

被烈酒這麼一衝,眼神也隨之變得放肆起來。

看著樸世勳眼底絲毫不掩飾的垂涎,樸雋感覺他爸今天肯定吃錯了藥,不然怎麼變成這樣呢?

聰明的樸雋利用給薑小米夾菜的功夫稍稍轉移了一下樸世勳的注意力。

這個效果還不錯,樸世勳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連忙端起麵前剛倒滿的酒,以掩飾尷尬。

亞瑟這邊剛把空瓶子扔垃圾桶,一扭頭,竟看見樸世勳杯子又空了。

“嘿,嘴上說不能喝,身體倒是很誠實。”

他話音剛落,樸世勳便佝僂著身體咳嗽起來,剛纔那杯酒簡直快把他的胃燒著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不能喝還喝那麼快。”

本就有點暈眩,再加上這一杯下肚,再抬起頭的時候,樸世勳整個表情都恍惚了。

趁自己還有些理智,男人吃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抱歉,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了。”

在站起來的過程中,還不忘記扣上西裝的釦子。

樸雋連忙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我扶你。”

望著父子兩人的背影,薑小米轉頭看亞瑟:“什麼情況?以前冇見過他一次喝這麼多酒。”

亞瑟若有所思道:“可能今天的野兔下酒。”

不一會兒,樸雋出來了,薑小米連忙問:“你爸怎麼樣了?”

樸雋看了一眼亞瑟,淡淡道:“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你爸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白酒,還硬往下灌,平時他不都喝紅的嗎?”

樸雋怨念十足道:“可能是不想掃興吧。”

亞瑟:“你是怪我咯?”

樸雋雖然對亞瑟不滿,可也不會宣之於口,他搖頭:“冇有。”

亞瑟也是個奇葩,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扔酒瓶的垃圾桶拿到麵前,指著裡麵的兩個空瓶說:“看清楚,這幾瓶都是你爸自己喝的,我可冇灌他,我的在這裡。”

說罷,亞瑟俯身從桌子底下的掏出三個空的,往桌子上一戳:“搞得跟我欺負他一樣,我喝的比他多。”

樸雋頓時氣焰低迷,生硬的來了一句:“我去照顧我爸了。小米姐姐,不好意思,失陪了。”

等樸雋進了房間,亞瑟就開始吐槽:“年紀不大,脾氣倒挺大的,要換做是我兒子,我一巴掌把他扇轉起來。”

“彆站著說話不腰疼,記得有一次你說,你兒子把你印章換成卡通的了,你咋冇把人家扇轉起來?”

這件事是亞瑟心中永遠的痛,本該是樹立威嚴的大好時候,被親兒子這麼一攪和,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個傻B。

為了挽回自己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亞瑟選擇重新啟用早就被廢除的酷刑,以此震懾朝野。

這個方法還挺管用,以前那夥人看他的眼神像看傻B,現在已經冇有人再敢看他了。

亞瑟視線往姬娜那邊斜了斜:“慈母多敗兒,要不是有她攔著,那小王八蛋現在還在轉圈圈呢。”

當初薑小米就是吃了不懂外語的虧,樸世勳跟婁天欽當著她的麵聊風花雪月,她居然覺得人家發音好聽。

樸世勳酒量其實還不錯,可再不錯,也擋不住二鍋頭的烈。

被烈酒這麼一衝,眼神也隨之變得放肆起來。

看著樸世勳眼底絲毫不掩飾的垂涎,樸雋感覺他爸今天肯定吃錯了藥,不然怎麼變成這樣呢?

聰明的樸雋利用給薑小米夾菜的功夫稍稍轉移了一下樸世勳的注意力。

這個效果還不錯,樸世勳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連忙端起麵前剛倒滿的酒,以掩飾尷尬。

亞瑟這邊剛把空瓶子扔垃圾桶,一扭頭,竟看見樸世勳杯子又空了。

“嘿,嘴上說不能喝,身體倒是很誠實。”

他話音剛落,樸世勳便佝僂著身體咳嗽起來,剛纔那杯酒簡直快把他的胃燒著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不能喝還喝那麼快。”

本就有點暈眩,再加上這一杯下肚,再抬起頭的時候,樸世勳整個表情都恍惚了。

趁自己還有些理智,男人吃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抱歉,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了。”

在站起來的過程中,還不忘記扣上西裝的釦子。

樸雋連忙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我扶你。”

望著父子兩人的背影,薑小米轉頭看亞瑟:“什麼情況?以前冇見過他一次喝這麼多酒。”

亞瑟若有所思道:“可能今天的野兔下酒。”

不一會兒,樸雋出來了,薑小米連忙問:“你爸怎麼樣了?”

樸雋看了一眼亞瑟,淡淡道:“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你爸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白酒,還硬往下灌,平時他不都喝紅的嗎?”

樸雋怨念十足道:“可能是不想掃興吧。”

亞瑟:“你是怪我咯?”

樸雋雖然對亞瑟不滿,可也不會宣之於口,他搖頭:“冇有。”

亞瑟也是個奇葩,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扔酒瓶的垃圾桶拿到麵前,指著裡麵的兩個空瓶說:“看清楚,這幾瓶都是你爸自己喝的,我可冇灌他,我的在這裡。”

說罷,亞瑟俯身從桌子底下的掏出三個空的,往桌子上一戳:“搞得跟我欺負他一樣,我喝的比他多。”

樸雋頓時氣焰低迷,生硬的來了一句:“我去照顧我爸了。小米姐姐,不好意思,失陪了。”

等樸雋進了房間,亞瑟就開始吐槽:“年紀不大,脾氣倒挺大的,要換做是我兒子,我一巴掌把他扇轉起來。”

“彆站著說話不腰疼,記得有一次你說,你兒子把你印章換成卡通的了,你咋冇把人家扇轉起來?”

這件事是亞瑟心中永遠的痛,本該是樹立威嚴的大好時候,被親兒子這麼一攪和,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個傻B。

為了挽回自己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亞瑟選擇重新啟用早就被廢除的酷刑,以此震懾朝野。

這個方法還挺管用,以前那夥人看他的眼神像看傻B,現在已經冇有人再敢看他了。

亞瑟視線往姬娜那邊斜了斜:“慈母多敗兒,要不是有她攔著,那小王八蛋現在還在轉圈圈呢。”

當初薑小米就是吃了不懂外語的虧,樸世勳跟婁天欽當著她的麵聊風花雪月,她居然覺得人家發音好聽。

樸世勳酒量其實還不錯,可再不錯,也擋不住二鍋頭的烈。

被烈酒這麼一衝,眼神也隨之變得放肆起來。

看著樸世勳眼底絲毫不掩飾的垂涎,樸雋感覺他爸今天肯定吃錯了藥,不然怎麼變成這樣呢?

聰明的樸雋利用給薑小米夾菜的功夫稍稍轉移了一下樸世勳的注意力。

這個效果還不錯,樸世勳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連忙端起麵前剛倒滿的酒,以掩飾尷尬。

亞瑟這邊剛把空瓶子扔垃圾桶,一扭頭,竟看見樸世勳杯子又空了。

“嘿,嘴上說不能喝,身體倒是很誠實。”

他話音剛落,樸世勳便佝僂著身體咳嗽起來,剛纔那杯酒簡直快把他的胃燒著了。

薑小米咦了一聲:“不能喝還喝那麼快。”

本就有點暈眩,再加上這一杯下肚,再抬起頭的時候,樸世勳整個表情都恍惚了。

趁自己還有些理智,男人吃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抱歉,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們了。”

在站起來的過程中,還不忘記扣上西裝的釦子。

樸雋連忙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我扶你。”

望著父子兩人的背影,薑小米轉頭看亞瑟:“什麼情況?以前冇見過他一次喝這麼多酒。”

亞瑟若有所思道:“可能今天的野兔下酒。”

不一會兒,樸雋出來了,薑小米連忙問:“你爸怎麼樣了?”

樸雋看了一眼亞瑟,淡淡道:“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你爸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白酒,還硬往下灌,平時他不都喝紅的嗎?”

樸雋怨念十足道:“可能是不想掃興吧。”

亞瑟:“你是怪我咯?”

樸雋雖然對亞瑟不滿,可也不會宣之於口,他搖頭:“冇有。”

亞瑟也是個奇葩,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扔酒瓶的垃圾桶拿到麵前,指著裡麵的兩個空瓶說:“看清楚,這幾瓶都是你爸自己喝的,我可冇灌他,我的在這裡。”

說罷,亞瑟俯身從桌子底下的掏出三個空的,往桌子上一戳:“搞得跟我欺負他一樣,我喝的比他多。”

樸雋頓時氣焰低迷,生硬的來了一句:“我去照顧我爸了。小米姐姐,不好意思,失陪了。”

等樸雋進了房間,亞瑟就開始吐槽:“年紀不大,脾氣倒挺大的,要換做是我兒子,我一巴掌把他扇轉起來。”

“彆站著說話不腰疼,記得有一次你說,你兒子把你印章換成卡通的了,你咋冇把人家扇轉起來?”

這件事是亞瑟心中永遠的痛,本該是樹立威嚴的大好時候,被親兒子這麼一攪和,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個傻B。

為了挽回自己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亞瑟選擇重新啟用早就被廢除的酷刑,以此震懾朝野。

這個方法還挺管用,以前那夥人看他的眼神像看傻B,現在已經冇有人再敢看他了。

亞瑟視線往姬娜那邊斜了斜:“慈母多敗兒,要不是有她攔著,那小王八蛋現在還在轉圈圈呢。”

當初薑小米就是吃了不懂外語的虧,樸世勳跟婁天欽當著她的麵聊風花雪月,她居然覺得人家發音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