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淑琴肥胖的臉上滿是得意,“這麼多年,總還是學會了一些東西的,比如察言觀色什麼的。”

“不錯,繼續保持。”老夫人終於給了王淑琴一個好臉色了。

而王淑琴聽到老夫人的認可,突然露出了一臉感動的表情。

“媽,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誇我了嗚嗚嗚......”

她感動的要哭了。

老夫人瞧她這樣,心裡剛升起的那點滿意,頓時又煙消雲散,重新變回了嫌棄,“你過去做的那些蠢事,你讓我怎麼誇你?行了行了彆哭了,醜死了,本來就醜,一哭就更醜了。”

王淑琴抽抽搭搭兩下,連忙止住了哭聲。

老夫人這才又繼續說道:“你知道景庭這次為什麼這麼生劉家的氣嗎?過去景庭也不是不知道劉家借他的名義撈了很多好處,惹了很多事情,但景庭都冇說什麼,隻因為劉家是他老師的家族,但偏偏這一次,劉家就隻是製造了一個緋聞,就讓景庭徹底大怒,並且直接選擇跟劉家斷絕關係,你猜原因是什麼?”

“還不是給容姝討公道。”王淑琴撇嘴,脫口而出。

老夫人點頭,“這隻是其中之一,景庭真正生劉家的氣,是氣劉家如此欺負他的愛人,更想破壞他和姝姝的感情,這一次自然是觸及到了景庭底線,畢竟姝姝是景庭好不容易纔重新追求回來的珍寶,劉家卻想要把他的珍寶重新從他身邊趕走,所以景庭才徹底憤怒,決定跟劉家斷了關係,而你作為景庭的繼母,本應該是站在景庭和姝姝這邊的人,但你卻選擇幫助劉家說情,你說景庭知道,景庭又會如何對你?”

老夫人的眼神涼颼颼的看了過來。

王淑琴臉色頓時大變,變的蒼白無比。

景庭會如何對她?

她不知道!

畢竟冇有過先例。

但是她心裡卻有個聲音告訴她,一定不會很好。

想著,王淑琴著急了,連忙拉住老夫人的袖子求情,“媽,我知道了媽,我冇有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我隻是......隻是......媽,求求你,千萬彆把這件事情告訴景庭,拜托了你媽,你告訴他我就完了嗚嗚嗚......”

說著說著,又一次哭了出來。

這一次,是害怕的哭。

但醜還是一樣醜。

老夫人見她這樣,又一次不忍直視的移開眼睛,“好了,彆哭了,我什麼時候說了告訴景庭了。”

一聽這話,王淑琴化悲為喜,“媽,你不告訴景庭是吧?哈哈哈,謝謝你媽,我就知道媽你對我最好了,我......我太高興了。”

老夫人看她又哭又笑的醜樣兒,隻覺得心裡疲憊極了,“我也是看在你對景庭好的份上,我才選擇不告訴景庭,但凡你對景庭有一點後媽的舉動,我都不會饒過你,即便你是阿淮喜歡的女人。”

“謝謝你,媽。”王淑琴聽到阿淮兩個字,臉上的表情終於變得正常了起來,道謝也真心實意了許多。

老夫人擺擺手,“以後不要在像這次一樣,有點蠅頭小利,就胡亂答應替人做事,也幸好你這次長了個心眼,冇有直接去找景庭,而是來找了我老太婆,否則你下場不會好過,還有,尤其是涉及到景庭和姝姝的事情,你都不要插手,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也許你一插手,會把事情變得更糟不說,也會讓景庭和姝姝對你心生惡感,明白了嗎?”

王淑琴連連點頭,把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明白了,我以後絕對不管了,真的不管了,我會關起門來過我自己的日子,誰的事情都不過問了。”

“這還差不多了,行了,冇什麼事你就回去吧,我老太婆也要休息了。”老夫人有些疲倦的揉了揉太陽穴,下了逐客令。

王淑琴站了起來,“好,那媽,我就先走了,我回去給李丹丹那個女人一個教訓,讓她差點害了我。”

說完,她氣勢洶洶的走出涼亭,一副要找人乾仗的凶煞模樣。

老夫人見狀,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她去了,冇有要阻止的意思。

顯然,老夫人其實對於王淑琴急著找劉家人麻煩的舉動,還是支援的。

這劉家人實屬噁心,也確實應該讓王淑琴這樣的惡人去撒撒潑,給劉家人張長教訓。

讓劉家人知道,她傅家纔是那個一隻庇護他們劉家的主子,而不是庇護他們劉家庇護的太久了,就成了他們劉家人的奴才了。

老夫人垂下眼皮,端著茶杯,昏黃的老眼裡,滿是寒霜。

那邊,王淑琴一路急匆匆的往老宅大門口走去。

不過走到一半,迎麵就先走來了兩個人。

看到那牽著手走來的兩個人,王淑琴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那是景庭和容姝?

王淑琴下意識的停下腳步,眼神驚訝的緊盯著對麵的男女。

男女距離她還有點遠,這會兒還冇有看到她,正牽著手一路有說有笑。

男女外表十分優異,男的俊女的俏,十分登對。

即便王淑琴心裡不喜歡容姝,此刻看到這一幕,也不得不承認,現在的容姝跟景庭站在一起,確實還挺合適。

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兩個人怎麼在老宅?

正想著,對麵的男女已經走近了。

傅景庭先看到王淑琴,看到的時候,眼裡也多少浮現出一絲意外。

他是知道的,王淑琴害怕祖母,所以平常是能不來老宅就不來老宅。

冇想到她這會兒,居然會在老宅出現。

男人的異樣被身邊的女人察覺到了。

“怎麼了?”女人問了一句,同時順著他的的視線看過去。

看到站在對麵不遠處的王淑琴,容姝臉上的笑容緩緩斂了下來,一大早的好心情,也減輕了不少。

冇辦法,任誰一大早看到不想看到的人,心情肯定都不會好。

容姝的反應,自然全部落在了傅景庭眼中。

傅景庭給她輕輕撩了一下她耳邊的頭髮,柔聲道:“彆怕,有我呢,我不會讓你受委屈。”

容姝笑了,“好啊,那就看你咯,你要是讓我受了委屈,接下來一個月,你就睡客廳吧。”

傅景庭瞳孔皺縮。

睡客廳?

這怎麼可以!

對傅景庭來說,睡客廳這個懲罰,無疑比十八酷刑還要嚴重。

所以為了不睡客廳,接下來,他會把她保護的滴水不漏。

思及此,傅景庭拉著容姝的手走到王淑琴跟前,然後主動往容姝跟前站了一步,將容姝完全擋在了身後。

他知道,王淑琴不喜歡容姝,雖然他在這裡,王淑琴不敢對容姝做什麼,但難保不會給一些白眼什麼的來表示對容姝的不喜。

而白眼,自然也是欺負的一種。

所以,他把容姝擋在身後,不給王淑琴任何一點欺負容姝的機會,即便容姝不一定會輕易被欺負成功。

但他作為男人,就有責任保護她,不能因為她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就什麼都不做。

否則那還是男人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