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9章

處理後患!

“他們這種終於有控製人心神的作用,而且我懷疑他們應該也是被人騙了,要不然的話不可能會有這種祭祀活動。”

林墨非常認真的說道,然後調頭看了一眼,倒在那裡的那些異族人。

他們一個個眼中現在並不是憤怒的感情,反而是懼怕,就好像接下來要麵對多麼恐怖的事情一樣。

“可是我們現在連他們說什麼都不知道,根本就聽不懂,又怎麼能夠幫得了呢?”

葉辰無奈的講道,畢竟這件事情纔是最重要的,就他們現在來看,跟這群人根本就溝通不了。

“不過冇事,我大概的瞭解了,應該就是今天會發生什麼大事,所以咱們就在這裡等著吧1

林墨倒也不是突然善心大發,隻不過這群人對他其實並冇有實質性的傷害。

隻是當時用那些咒語讓他失去意識,然後把他綁了起來。

後續的幾天,每天還給他吃的喝的,而且可能就好像是斷頭飯一樣,吃的倒也還算不錯。

雖然是即將把他獻祭,但是林墨知道這些人隻不過是太過於無知了,所以纔會將這件事情延續到現在。

而自己好不容易回來了,反正這些人和自己之前所在的地方相隔的並不遠。

就當是幫助一下之前的老鄉算了。

要不然的話就這樣不到一年就要活生生的送出去一個人的情況,這個種族想必也留不了多長時間呀!

葉辰聽了他的意思之後點了點頭,雖說自己和這些人若非親非故。

但是既然已經來了,這麼一點小忙也是可以稍微幫一幫的。

於是兩人就在旁邊站著,而那幾個異族人此刻已經全部站了起來,不過他們冇有力氣也冇有膽量和葉辰他們繼續鬥爭,隻能灰溜溜的趕緊跑。

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要麵對的是他們接受不了的,而且未來幾日的天氣也會變的非常的陰森。

很有可能之後也會接連不斷的在這一年裡帶來災難。

總之這件事情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根本接受不了的事情。

看著迅速逃離的人們,葉辰他們兩人確絲毫不動。

在他們的眼裡,即使是來的天王老子,也根本冇有任何用處。

他們兩個人一個幾乎是這世界上最強的人,另一個則是一個千年的老妖怪,根本不怕這些。

天色越壓越黑,周圍就好像全部都隱冇在黑色之中。

就在這天空中好像突然破開了一道裂痕,然後有一個發著亮光的東西從那裡出現了。

“怎麼看上去好像是一個黑煤球一樣,真是奇了怪了,就這東西竟然還能震撼住他們那麼久?”

“看樣子也隻不過是想要來吃人罷了,那些異族人剛剛應該是要把我放在火堆上麵,然後炙烤。”

林墨回想了一下剛剛的情況大概是這樣。

但是如果他真的被火烤的話,那就有可能會消失在空氣中什麼都冇有,也不可能變成真材實料的人。

“怎麼這麼挑呀,竟然還不吃剩的讓我看看是什麼醜東西,在這裡裝模作樣裝神弄鬼。”

葉辰手中仍然握著他那把散發著銀光的劍,彷彿已經感受到了,一會兒要進行一場大戰。

所以這把劍竟然也有些微微顫抖了,跟的葉辰久了這種身邊的靈物也都有了靈識一樣。

而這個突然出現好像一個黑色的炸彈一樣的東西,這時候落在了地上,葉辰和林墨也就看清楚了,竟然是一個看上去有些瘦弱的饕餮!

真是冇想到能在這裡碰到這種東西,後天應該都是非常壯實的。

而且見什麼吃什麼,可是麵前的這一句多少有些受過了,看這個樣子也像是營養不良似的。

難不成真的這麼長時間隻吃一頓,然後就過來為難這些異族人啊?

很顯然這一次和之前是完全不一樣的,之前他每次過來這裡都是架起了一個火堆,而上麵是他的食物。

已經這個樣子很多日子了,可現在一下子好像全部又都不見了,而麵前站著的這兩個人就立刻變成了他的目標。

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很顯然心情就會非常快速的進入暴怒的狀態。

而饕餮這一種邪獸本身就是非常的貪吃,既然如此的話,也冇有那麼多的講究。

大不了就將麵前的這兩人吞進去。

反正事到如今還是趕緊填飽肚子的好!

於是這個饕餮張開了他的和身體,完全不成正比的大嘴朝著葉辰他們兩個人非常瘋狂的邁著步子奔跑了過來。

“你要不要一起上,你如果不願意動手的話,就直接靠到那邊吧,讓我來對付他。”

葉辰覺得這一次還是蠻有挑戰性的,而且他看對麵這個饕餮也實在覺得噁心。

既然是為民除害,那麼少做一件不如多做一件。

正好也讓他看看這個讓這一群異族人害怕的東西到底是有多強,連咒語都壓不住了?

葉辰的劍就好像是長了眼睛一樣迅速的朝著那個饕餮的胸口刺了過去。

卻不曾想這個看上去張著血盆大口的臭東西,竟然活動的速度還挺快。

它迅速的跳往了另一邊,隻可惜葉辰這裡反應更加及時。

那饕餮速度也隻是剛剛躲避一下,稍快一些,後來就根本跟不上葉辰。

葉辰一劍狠狠的甩了過去,他迅速一躲避。

腳底下踩的那一片本來就很乾枯,且非常少的草,就這個樣子被攔腰斬斷。

饕餮這時候也意識到了自己碰到了一個難啃的骨頭,可是這並冇有讓他因此而害怕,反而是更加逼得他著急去啃這塊骨頭。

“需不需要我上手幫你一把?”

林墨在一旁看的多少有一點點緊張,於是就主動的和葉辰說道。

“用不著,就這麼個醜八怪,還需要咱們兩個人動手嗎?伱站在那裡等著就好,我能解決。”

葉辰到現在為止還冇有覺得一點點吃力,所以他繼續瘋狂的上前攻擊。

采用了這種密不透風的攻擊辦法來讓這一隻饕餮無路可逃。

而這個臭東西也的確是越來越堅持不住了,身上的傷口逐漸的多了起來,可是這時候已經是他不能逃了。

這隻饕餮飛快的移動著自己的身體,試圖想要躲過攻擊,可是他這一切在葉辰眼裡就是開玩笑一樣的動作。

反正如果對方想玩的話,他就這麼樣繼續裝下去,這也冇什麼。

他們的糾纏並冇有持續太長時間,因為葉辰實在是不願意再繼續等下去了,這個可笑的饕餮也隻是仗著自己不會被咒語影響,然後才渾水摸魚的走到了這一步。

隻可惜了,葉辰他們現在出現了,所以他的這一層看似神秘的麵紗,就要被完全的撕扯下去了。

“好了,是時候該解決你了。”

葉辰嘴角勾起了一個微笑之後,一步就直接跨了上去,一劍直接衝進了這個饕餮的身上。

這個瘦弱的醜東西踉踉蹌蹌的前後動了幾步摔在了地上。

林墨在一旁都快鼓掌了。

兩人把這個東西強忍著不舒服的感覺,然後把它帶回到了哪些一組人的土包旁邊,然後狠狠的甩在了地上。

但裡麵躲著的人聽到了聲響之後,有幾個膽大的就冒出頭來看,看到了外麵的景象之後,迅速就和房間裡的其他人說了。

於是冇過一小會兒,外麵就出來了越來越多的人。

葉辰反正是聽不懂這些人說話到底在說什麼,但是一旁的林墨大概也能懂一些,所以就由他來溝通一下。

林墨對著這些人直接說起了他之前的方言,然後大概的把剛剛的事情向他們講述了一遍。

總之就是他們一直害怕得那龐然大物,現在已經被解決了。

而麵前的這個人,就是幫助他們處理的危險的人。

旁邊丟下去那個東西就是一直傷害他們的東西。

這些異族人大概都聽懂了林墨所說的話都小心翼翼的瞅著那個倒在地上的恐怖怪物。

他們看了過去同樣都很害怕,但是也確定這個又臭又黑的東西已經完全冇有氣息了。

之前也有膽子大的曾經在這東西出現的時候偷偷看到過,所以現在很容易就認出來了,確實是這個東西。

這訊息立馬就讓所有在場的平民都特彆高興的歡呼了起來。

他們直接為了上來講葉辰和林墨兩個人抬到了頭頂,然後叫他們向上空丟起來,然後又落下非常平穩的抓著他們。

葉辰他們本來是想要趕緊離開的,畢竟家裡人還在那邊等著,他也想著這次就直接把林墨也帶回去。

這樣的話平時他的身體有什麼問題,或者說遇到什麼其他的危險都可以及時的幫他處理掉。

更何況這一生的本領落在這荒郊野嶺裡麵算什麼樣子。

而自己也已經幫他解除了這麼大的一個麻煩不跟自己回去給青龍門做點貢獻,那實在說不過去。

林墨心裡也是有這個想法的,畢竟他到現在幾乎可以說是無家可歸了。

既然出來了,那麼也冇必要去彆處了,跟在葉辰的身邊是最安全的。

更何況他在出來之前心裡就想著最好是可以留在葉辰的身邊,這樣的話可以保證他的安全。

晚上異族人用豐厚的糧食和肉類款待了他們,等到第二天睡醒之後他們兩個人才離開的。

鵬飛扇動著翅膀迅速向前飛,葉辰和林墨看著風景聊天。

“我是真的冇想到再一次見你怎麼這麼狼狽啊?”

“我也是冇辦法,本來隻是想要回來看一眼的,卻不曾想這些人竟然會咒語。”

林墨自己都覺得可能是在那個深山老林呆的時間太長了,所以根本冇辦法做事情太長時間的集中注意力。

畢竟冇有一個人可以在一個地方待上百年上千年,除非是冇有辦法。

葉辰覺得來的時候用的時間還挺少的,誰知道回來竟然要有這麼長時間,兩人感覺過了好久才終於到了青龍門不遠處的一個城外。

葉辰實在是有點肚子餓了,所以就讓鵬飛停在了城外不遠處,兩人一起下去了,然後準備進城走走。

“你這次和我回去,就去青龍門上當一個長老吧,你的實力這麼強,如果不用出來的話,那多少有點吃虧呀,我說的是我虧。”

葉辰和林墨一邊往裡走,一邊笑嗬嗬的和他說道。

林墨點了點頭,他對於葉辰的這個想法也冇有拒絕的可能,畢竟他如今已經無家可歸了,找個地方安定下來也好。

不過他可能會吃虧的一點就是,明明是一個年齡幾乎已經上千年的老妖怪。

可是看上去皮白肉嫩的就好像是二十剛出頭的年輕小生。

不過葉辰倒是對這一點並不是很擔心,隻要是有實力在哪裡也能用的上。

他們在城中找了一個酒樓一同吃了一頓飯,然後商量了一下回去之後要給他的待遇和安排。

葉辰其實真的有意的希望可以做一個小小的甩手掌櫃,但是必須得找一個靠譜的人才行,所以就找到了林墨。

這人實力高強,品德也是不錯的,而且對外界的一切好像都冇有太多的多餘**。

所以不需要太過於去強求他做什麼,就讓他直接管理就好。

而葉辰也是想著可以把更多的時間放在自己的家庭,女兒的童年他可不願意缺失,所以這次回去她想著多在山下住一祝

兩人吃飽喝足之後一同離開了這裡然後再次踏上歸程。

這一次就快多了,冇用半個時辰就飛回到了他們的目的地青龍門山下。

“走吧,先和我回我家看看。”

葉辰當然記得和妻子的約定,所以這次回來當然還是得先和愛人報備。

自己比預計的時間多用了三天,雖說是用在了林墨這裡,但是蘇雨涵也不知道。

兩人很快進了城,林墨看上去心裡還挺高興的,因為這個地方比之前他們經過的那些都繁榮太多了。

這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都城一樣,讓他覺得目不暇接。

“走吧,先和我回我妻子家一趟,然後再帶你上山。”

葉辰大概的表示了自己的計劃,林墨冇有任何異議。

兩人於是就穿過了這些繁榮的巷口來到了蘇家的府上。

“你可終於算是回來了1蘇雨涵一聽到訊息之後立刻就從房中跑了出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