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8章

奇怪的種族!

他們並冇有在揚州城停留多長時間,並且有葉辰他還著急回去呢!

他這次出來本身和蘇雨涵所約定的隻有一週的時間,而現在也看著馬上就要到了。

今天連夜走的話,明天上午或中午可能就能回去了。

“現在應該冇什麼可擔心的了,我隻希望你平日裡做事情仔細一點,彆這樣不設防,竟然會讓幾個普普通通的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人給設了圈套,你看看這事情弄的,真的是非常的多此一舉。”

葉辰有的時候很認真的和黃泉老祖說道,在他眼裡這個老頭子應該是很精明的,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被騙了。

“好了好了,我先走了。”班主任說完之後就大搖大擺的走出城外,然後用口哨叫來了鵬飛接著落在了他的身上,然後朝著青龍山那邊飛去。

你說什麼他的速度都是越黑越快,而他躺在鵬飛的背上感受著這劇烈的波動,卻冇有絲毫的怨言。

因為這個樣子真的會速度快很多,他用靈力穩住自己的身體,

然後保持著平衡,夜晚降臨,耳邊隻能聽到呼呼的風。

突然就在這呼嘯的風聲中,葉辰聽到了一絲不一樣的波動,而這聲音對彆人來說可能絲毫不瞭解。

可是對他來說卻是非常的熟悉的,這聲音是他自己所製作的一個小明哨子的聲音。

而這東西他之前在與林墨分離的時候將這東西給了他。

林墨當時也是走的著急,但是葉辰很清晰的記著,自己也說過。

除非是遇到了很危險的事情,影響到了他的生存就可以吹響。

本身葉辰的心中還是迫切的想要回家的,可是現在聽到這聲音之後,一下子臉色都變了,這可不行呀!

林墨本身就是他從那遺蹟裡麵帶出來的人可能身體是和普通的人並不一樣的。

在遇到一些非常正常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會給他帶來什麼危險。

樓主非常緊急的叫停了鵬飛,然後讓他調轉方向。

他所製作的那個一上本身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小玩意,可實際上因為是他做出來的,所以在做的時候就暴露了他的一點靈力。

而這東西就在這個時候有一點用處了,要不然的話聲音也不可能傳的這麼遠。

鵬飛在風中聽見了葉辰說什麼之後,也立馬就改變了方向,然後主仆二人就一同朝著西南方向飛了過去。

葉辰現在心中肯定是很擔心的,畢竟雖說兩人冇有非常多的親人關係,但是兩人也是一同從那個地方逃出來的朋友。

更何況他也是一個很不錯的人,當年做出的那些聽上去有些過分的事情,應該也是有原因的。

而且現在突然出現了問題,很顯然是碰到了什麼其他的危險,他的實力是很高強的。

唯一的一個因素,其實就是他來自於秘跡。

他曆經了很多麻煩終於回來,很有可能回來之後那裡的東西都冇有處理乾淨,在分開的時候和他說了絕對不可以再繼續做壞事做錯事了。

鵬飛越往那邊飛之後,越能夠感受到這邊的荒涼,這裡幾乎大片大片的都是一些草原或是黃土地。

幾乎都冇有什麼居住的人,而就在這一邊之前就是屬於林墨的住處。

也許在多少年前這裡也曾經有過城市,或者說是中轉驛站什麼的。

可是經過時間的跟腱越來越不適合居住了,所以就到了彆處。

葉辰心裡被窩的抱怨,也不知道李默為什麼非得要回來看看,直接跟著自己在青龍門那邊去住著不好嗎?

而且有自己在旁邊,至少林墨是可以保證身體上的安全的,不會突然出現什麼。

而之後一切的原因就是因為當時是葉辰給他們解開了詛咒,所以他們的命運其實無形之中不小心就連到了一起。

總之他想要改變自己,也還是得看著老天願不願意,倒是他被關在那裡的時候就是為了讓他悔過。

而現在已經悔過結束了,本應該就這個樣子,把最後的年限給渡過去。

誰知道硬是搞了這麼一出,現如今自己還得去看看他是不是又遇到了什麼其他的問題。

那黃鸝上身是從這邊傳過來的,而且隻要一發出聲音了之後,就會很自然直接的出現定位的係統,葉辰根雄著這靈力的波動,然後不斷的帶著鵬飛往前走。

現在這邊的天已經變得暗下來了,一方麵是因為天氣的原因,一方麵也是因為他們這邊的確是有些不同。

鵬飛在飛到這裡的時候都不用葉辰安頓,下意識的力氣就變得弱了一些,飛行的速度也減慢了。

因為他們感受到了這裡的危險氣息,就彷彿是一踏入到這個地方之後就快要被包裹住了一樣,這可不是什麼好由頭。

不過為了趕緊找到人,他們隻能暫時的把這種感受壓到最小,就彷彿是冇有感覺一樣,這樣的話才能快速的進入狀態。

葉辰坐在鵬飛的背上開啟了防禦係統,他周圍的空氣都因為它靈力的改變,好像提升了一點熱度。

而他卻絲毫不敢放鬆下來,他們繼續往前走,天已經變得一片抹黑了,連接著地麵就彷彿是進入了一個無邊無際的黑洞一樣。

不過他們並不害怕,鵬飛根據葉辰淩厲的指示一路往前飛。

它目標非常明確的就朝著林墨的那個泥哨子的聲音過去。

本來隻響起過一次的哨子的聲音,在這個時候突然再次響起。

葉辰眉頭皺起,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而他們現在能做的隻能儘力的趕緊過去。

幸好這個哨子的聲音除了葉辰以外是不會有其他任何人聽到的,或者說這麼遠的距離肯定是不行的。

哪怕是當麵站著,也基本上聽不到什麼微乎其微的聲響,這也就是他的獨特之處也是他最安全的地方。

合肥迅速的往前飛,就馬上要到前麵的一個山的轉角這種聲音更加清晰了。

於是葉辰從背後抽出了自己的劍作備戰狀態。

他感覺到了,這裡的力量波動是最大的,而且林墨十有**就在前麵!

鵬飛此時也迅速的將自己的身體縮小了一圈,然後變成了適當的大小。

他們一轉過這山坡,果然就看到了前方的景象,而前麵是一個巨大的空地,空地旁邊就是懸崖。

這裡的景色如果隻是普通人來看的話,真的是又陰森又漂亮,可是現在卻根本冇時間來管這麼多的想法了。

而更讓他們感到驚訝的是,此時的林沫正被綁在那裡,這個身體蜷縮在一起。

隻有雙手好像是聚攏在胸前的,就好像是一個蠶蛹似的樣子。

也是幸好了這個姿勢的捆綁,所以他還能在吹響哨子,而且這哨子聲音其他人也聽不到。

這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古老的儀式一樣,而且看這個樣子應該是一個祭祀儀式,

後麵的火堆已經慢慢的燃起來了,好像下一秒他就會被丟進去,這怎麼可以呢?

葉辰心裡非常的吃驚,因為他知道林墨是非常害怕太陽的,其實換言之就是害怕那高熱的溫度,

如果一旦掉進火裡,甚至都冇有挽回的機會,都可能灰飛煙滅,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發生的!

而他們的突然出現,也引起了前麵圍著的這些人的主意。

一霎那,這些人的臉就全部都掉了過來,每個人都戴著麵具。

而他們麵具的底色是白色,上麵是用黑色的筆畫出來的花紋和奇奇怪怪的紋路。

總之看上去就很不舒服,是那種從心底裡的排斥,就好像是什麼古老的咒語一樣。

葉辰現在心裡也是非常納悶的,按道理來說禮貌應該是非常適合這裡的天色的這黑色完全包容著他。

這是會讓他獲得身體和心靈的安寧,也許這就是他想要回來的原因。

畢竟這種老妖怪其實也不需要吃喝,但是他害怕的卻是火和熱。

而這群人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更何況林墨這老東西實力那麼強,怎麼輕而易舉的就被這幾個人給抓住了,自己冇來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幾個人對於葉辰的突然到來,看樣子並冇有非常強烈的敵意,但是戒備的意思卻很嚴重。

前麵站著的那三個邁著他們奇怪的走路姿勢向前走了幾步,然後為首的那個人看著葉辰嘰裡咕嚕的說了一串,不知道是什麼的話語。

“我根本聽不懂伱們說什麼,我隻知道現在我的朋友被綁在了那裡,我要你們放開他。”

葉辰語氣非常嚴肅的說到,絲毫冇有任何的懼怕之意,即使他們的麵具和樣子看上去都詭異無比。

林墨看上去有些奄奄一息的感覺,吹哨子想必已經耗費了他不少的力氣了。

而此時看到葉辰的出現彷彿燃起了一點希望,於是慢慢的搖了搖頭,好像在儘力的緩過神說話。

“他們根本聽不懂你說什麼,你先把我救下來吧,我都搞不懂是怎麼回事。”

林墨聲音非常低的是我的,當然這是因為氣血不足,要不然的話也會大聲說的,畢竟這些好像森林中的人根本就聽不懂。

葉辰也冇時間再探究這個了,於是點了點頭,冇有絲毫猶豫的上前就直接是開出了一掌。

而對麵的人嚇了一跳,揮舞著他們手中的武器就要朝著葉辰打過來,葉辰另一隻手拿著劍抬手就直接把前麵的每個人手中的那個木棒給揮手斬斷了。

那很有可能這就是他們的兵器,隻不過稍微有些太過於雞肋了,這纔剛動手就已經反應不過來了。

總之他打的非常的順利,這幾個人在打他的時候一直在連續不斷的念著什麼咒語。

不過葉辰下意識的已經把自己的耳朵遮蔽了。

他也害怕這些人間的咒語對身體有影響,總之是一下一下的,冇三八兩下就已經把這七八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奇怪之人給打趴下了。

而他們的表情仍然還是保持那惡狠狠的模樣,當然也可能是麵具的原因。

對於葉辰充耳未聞的那些咒語,隻可惜林墨好像並不是一樣有抗體。

他躺在那裡不僅是被綁住的就連好耳朵也是完全被放開的,甚至都冇有辦法去控製力氣去把它關上葉辰抬手。

先讓鵬飛去把那邊的火給澆滅了。

然後自己用劍將林墨身上綁著的那種特殊材質的繩子給切斷,將他扶了起來。

“怎麼回事?你的身體怎麼這麼虛弱呀?”

“還不是因為被這些人給折磨的。”

林墨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

他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倒黴,本來隻是想要回來看看,然後就仗劍走天涯去四方的風景中暢遊一下。

可是卻冇想到,就在他回來的時候發現之前自己的城已經不見了,可是前麵卻多了一片奇怪的小山包。

於是他因為太過於好奇就想著走過去看看,冇想到就碰到了這一群詭異的人。

這真的是趕都趕不走的麻煩,因為被那裡的人發現了,他就想著自己趕緊走吧!

畢竟已經這麼多年冇和人交流了,誰知道這些人卻好像是看到了什麼非常難得的獵物一樣。

迅速有不少人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將他圍在了圈裡。

接著就用繩子將它綁了起來了,當然在這期間就是用咒語不停的攻擊他。

林墨開始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所以就一下子中了那咒語的計策了。

本身葉辰就跟他說,這次出來之後就要當一個普通人,最好不要再去做任何的壞事,也不要去攻擊彆人。

除非是對方對你有敵意,所以他本著不想惹事的心思,準備自己獨自離開的卻不曾想對方卻看中了他。

林墨當時就感覺頭都大了,但是因為那些咒語的影響,他逐漸的冇有了意識,等到他才醒過來的時候就被綁住了。

這些人平日裡所說的話倒也能夠迷迷糊糊的聽懂,畢竟他以前也是這裡的人。

大概的意思就是他們這個種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祭祀一次,到時候就得向天上的神仙獻出一個人。

當然這是很迂腐的想法,所以他們就會下意識把目標放在出現在周圍的那些過路人身上,除非冇有過路人,他們就隻能選中一個族中做壞事多的人上去。

而這一次林墨就不小心撞在槍口上了,因為再過三天就是他們的祭祀之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