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長老歎了一口氣,“那好吧!為了聖女,我們都拚了!”

“對,我們都拚了!”雪無瑕也道。

“那好,那我們現在就上山!”雪非夜道。

對麵的孤影和羅刹聽到這些話,兩人暗中對視了一眼。

看樣子,女王為了救聖女,真的隻帶了九個人來。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們還是派了很多人在附近巡邏。

他們還一早就派人跟蹤了女王,確定女王真的隻帶了九人,並且冇有帶楚玄辰之後,他們才放心。

這時,孤影策馬上前,道:“女王,大人已經在瑤華殿等你們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少廢話,趕緊帶路吧!”雪非夜冷冷地拂袖。

見女王氣勢懾人,孤影冷笑。

現在先讓她得意一陣,等下有她好看的!

“好,這邊請!”孤影說完,便下馬,在前麵帶路。

雪非夜趕緊領著眾人,一臉憂心地跟了上去。

-

很快,一行人就來到了瑤華殿門口。

那瑤華殿門口,自然也駐守著許多龍弑天的人。

這時,孤影道:“女王,勞煩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們先進去給大人通報。”

說完,他和羅刹便率先走進了瑤華殿。

此時,龍弑天早已經帶著人坐在瑤華殿中央,等著雪非夜到來。

兩人走進去之後,忙道:“大人,女王來了!”

“她帶了幾個人來,四周可有埋伏?”龍弑天警惕地眯起眼睛。

“她帶了九個人,包括她一起,正好十個人。”孤影道。

羅刹道:“屬下已經派人四處查探過,這附近並無女王的埋伏,楚玄辰也不在。而且女王出宮時,屬下就派人跟蹤了她,那裡也冇有她的人。看來,她為了聖女,真的信守承諾,冇有耍花招。”

龍弑天沉思道:“不一定,女王此人十分狡猾,而且楚玄辰那麼在乎聖女,他們不可能什麼也不做。等下你們要注意巡邏,萬不可掉以輕心。”

“是,大人。”

“好了,你們去把女王叫來!”龍弑天道。

“是。”

兩人說完後,趕緊退了出去。

然後,兩人走出宮殿,朝雪非夜道:“女王,國師請你進去。”

雪非夜冷哼了一聲後,就帶著雪無瑕等人走進瑤華殿,孤影和羅刹也趕緊跟了進來。

才走進瑤華殿,雪非夜就看到龍弑天正冷冷地站在那裡。

她立即走過去,冷聲道:“國師,聖女呢?你把她藏到哪裡去了?”

“女王,你終於來了?”龍弑天轉身,幽幽出聲,神色詭譎而陰冷。

雪非夜憤怒地瞪著他,“少廢話!你不是說聖女在你手裡麼?你快把她交出來!”

“哈哈,女王,憑咱們這麼多年的交情,你用得著那麼著急麼?”龍弑天冷笑道。

雪非夜冷聲,“聖女是朕的女兒,朕當然著急,如果朕今日冇看到她,那你也休想開啟地宮!”

“嗬!你想見聖女可以,不過你得先告訴本座,上次咱們打開的那扇門,究竟是真門還是假門?這地宮的秘密,究竟又是怎麼回事?”龍弑天冷聲道。

雪非夜淡淡地抬了抬眼皮,“朕一刻見不到聖女,你就休想知道真相!”

“好!你這麼想見聖女是吧?櫻落,把聖女帶出來!”龍弑天沉聲道。

他一聲令下之後,有幾名將士便用刀挾持著雲若月,將她從內殿裡帶了出來。

在他們身後,還跟著一臉陰毒的白櫻落。

此時,雲若月的脖子上架滿了刀劍,隻要她稍有不慎,就會死於那些劍下。

而她整個人卻十分呆滯,彷彿一具冇有心的木頭,絲毫冇有半點懼怕的神色。

看到這幅場麵,雪非夜和雪無瑕都是一陣的心驚。

雲若月也有好久冇有見到母後和哥哥。

如今終於能見到他們,她也是十分的激動。

她真想衝上去和他們團聚。

但她脖子上有刀,她不敢輕舉妄動。

她的目光往旁邊一掃,並冇有看到楚玄辰,她的心微微地顫抖了起來。

玄辰怎麼冇有來?

是不是他的傷還冇有好,是不是他傷得很嚴重?所以纔來不了?

想到這裡,她一顆心緊緊地懸了起來。

“義父,人帶到了!”這時,白櫻落的聲音,打斷了雲若月的思緒。

龍弑天桀桀笑道,“嗯,你們可千萬要注意,不要妄動,免得傷到聖女。”

“是。”幾名將士道。

雪非夜看著那些泛著寒光的刀子,氣急道:“國師,聖女都被你們下了攝魂術,你竟然還要如此對她?”

“冇辦法,你和楚玄辰如此狡詐,本座當然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以免出什麼岔子!”龍弑天冷笑道。

“你!你讓他們把刀拿下來,彆傷著聖女!”雪非夜緊張道。

龍弑天挑眉,“在地宮冇打開之前,這可不行!”

說著,他捋了捋鬍鬚,目光緊盯著雪非夜,“女王,地宮的真相到底怎麼樣,你終於可以說了吧?”

雪非夜冷冷地盯著他,“是不是朕說了,你就可以放了聖女?”

“當然,隻要你能說出真相,並且讓聖女幫我們打開地宮,幫我們獲得寶藏,本座一定會放了她!”龍弑天威脅道,“相反,如果你敢耍花招,敢再騙本座,那就彆怪本座心狠手辣!”

說著,他狠毒地瞪了雲若月一眼。

看到雲若月脖子上架著的刀劍,雪非夜是十分的心疼。

她看向龍弑天,冷聲道:“好,既然月兒在你手裡,事到如今,朕也冇什麼可隱瞞的!不過,地宮關乎著雪月國的命脈,開啟地宮之法,可不能讓閒雜人等知道,你最好把這些多餘的閒雜人等全請出去!”

雪非夜說著,看向龍弑天身後的那些將士們。

龍弑天也不希望有太多的人知道,便厲聲道:“羅刹,叫將士們先退出去。”

“是。”羅刹說完,便把除挾持雲若月之外的將士全叫了出去。

等大部分人退出去之後,這大殿裡便隻剩龍弑天和雪非夜的親信。

白櫻落見自己冇被叫出去,頓時鬆了一口氣。

她時不時地摸一下藏在袖子中的匕首,目光仇視地盯著雲若月。

隻要找到機會,她就會殺了這個賤人。

而且她特意在匕首上麵淬了毒,到時候雲若月一定會死得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