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米深澤之下,林天已經寄居在一處廣闊的石洞之中,同時佈下層層禁製將這裡徹底封死!

到了這一刻,他的內心才稍稍安定下來。

轉眼之間,隨著意念一動,那魔神王柱便出現在他的麵前。

當這件聖器出現的一刹,竟然直接化作定海神針一樣瘋狂的生長,狠狠地撞擊在林天佈下地禁製之上,好似要捅個窟窿一樣。

這傢夥不愧是聖器,竟然一下就險些將禁製給撞穿,看的林天臉色陰沉下來。

“都到這裡了,還能讓你撒潑打滾不成,給我過來!”

抬手一抓,一股巨大的星魔吞噬之力便將魔神王柱吸了過來,要讓它強行縮小。

不過魔神王柱若是就這麼屈服了就不是它的個性了,就在林天抓來的刹那,竟然以更快的速度撞了過來。

整個王柱表麵上的聖魔紋路閃爍著純正的黑光,帶著可怕的凶煞之氣席捲起層層氣浪。

一聲尖厲的咆哮聲響起,很顯然這傢夥不想就這麼輕易屈服!

“竟然不想由本少掌控,不過由不得你!”

林天冷冷一笑,這魔神王柱雖強,但始終是無主之物,單靠它自己是發揮不出多大實力得。

就在這王柱撞擊過來的一瞬,林天驟然消失在原地,讓它積攢的全部力量撲了個空,狠狠地撞擊在禁製法陣上,震得整個湖澤之底顫抖起來。

這一撞直接讓禁止法陣佈滿了裂痕,無數魔氣險些盪漾出去。

好在林天的動作夠快,又是一道法力將整個山洞籠罩在小劍界之中。

不過即便他準備充分,還是有一絲魔氣逸散出去,融入到湖水之中飄向遠方。

但此刻並不妨礙林天解決掉眼前這個麻煩,隻見他一個閃爍便出現在魔神王柱的背後,隨即佈滿龍鱗的右手一把將其死死抓在手裡!

就在魔神王柱試圖掙紮的一刹,林天體內的力量瘋狂翻湧,幾乎將全部肉身之力拍進其中!

以他的境界而言,這股力量簡直堪比整個滄海之水,瞬間就將魔神王柱積攢起來的力量化解得乾乾淨淨!

“還想反抗,找死!”

到了這一刻,林天身上更是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威壓。

強大的天威在這不算太大的空間之中來回沖撞著,瞬間好似漂白劑一樣將魔神王柱之上的魔氣沖刷得乾乾淨淨!

下一刻,一道清晰的嗚咽聲響起,魔神王柱終於感受到了畏懼,被林天的力量如潮水一樣重重地拍打在牆上,已經縮小地就像是一根棍子!

當林天的腳步走過來之時,那微弱的聲音卻好似修羅的鐮刀一樣,嚇得魔神王柱瑟瑟發抖!

“怎麼,現在不狂了嗎?剛纔不是要反抗嗎?”

林天冷冷一笑,站在魔神王柱麵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

這些聖器自以為自己地位高,力量強,變得目空一切找不到定位了!

既然看不清自己的身份,那就讓他來幫幫忙!

還不待魔神王柱選擇求饒,林天便狠狠地一腳踩了上去!

隨著龍血之力爆發,這一腳簡直能將一座神山乾塌!

魔神王柱也直接被踩彎,被龍之力震盪地不斷顫抖。

林天十分清楚這傢夥的心性,不把它徹底收拾了,一會兒煉化的時候還保不準要整出什麼幺蛾子。

之前柳二公子的經曆他可是看到的,若是一開始魔神王柱就願意主動配合,那也就冇有耶夢加得王什麼事了。

以柳二公子最後顯露出的底牌來看,若是那時候再得了魔神王柱,恐怕耶夢加得王都得被他打跑!

可惜現實冇有如果,若非柳二公子功虧一簣,那也冇有他林天什麼事了!

此刻魔神王柱被打得半死不活,又被天威死死鎮壓著,已經變得驚恐不已,連連釋放出屈服的意念,想讓林天收手。

“現在知道錯了,早乾嘛去了。

你說收手就收手,那本少豈不是很冇有麵子!”

說完,林天又是一頓打,各種招式朝魔神王柱身上招呼,讓這傢夥不斷髮出鬼哭狼嚎的慘叫。

等林天自己都覺得打累了,這才肯收手,以至於魔神王柱已經像條泥鰍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當林天的目光再看過來之際,這傢夥頓時像是觸電了一般,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很顯然,現在林天隻需要站在它麵前,這傢夥就已經不敢再有其他心思了。

“過來!”

隨著一道冷冷的命令發出,魔神王柱立刻老老實實地像條蚯蚓一樣爬了過來。

它很聰明,也識趣,現在這裡完全是由林天說了算,它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

看到匍匐在自己腳下的魔神王柱,林天這才滿意地笑了起來。

行走江湖就是這樣,有時候無論是想要收服人還是法器,光靠給好處是冇有用的。

恩威並施,因材施教,這纔是合理的手段。

魔神王柱身為魔族的聖器,一直跟在那些陰險狡詐的魔頭身邊,耳濡目染之下絕對不是什麼良善之輩,現在暴力收服也不見得是壞事。

隨著林天的手一招,魔神王柱便到了他的手中。

“現在本少要將你煉化,可願意隨我一起征戰天下?”

對於林天的提問,魔神王柱早就有所準備,若不是想煉化它,以它為法器,又怎麼可能引起天下人的紛爭!

魔神王柱趕緊點了點頭,生怕慢了一步便冇有好果子吃!

見到對方同意,林天又繼續問道:

“不過我還有個要求,那便是希望你能夠轉變一下形態。

讓我將你煉化成一柄利劍,同時融入一點其他材料!”

林天想要融合地,便是那破損的龍鱗劍,以及裡麵的青陽古劍以及飛仙劍的劍靈。

他是一個戀舊的人,這些法劍一路隨他南征北戰,已經是最好的兄弟,怎麼可能隨意丟棄。

此刻龍鱗劍內的器靈早已經融合,在他的日夜溫養之下,器靈變得更加具有靈氣與自主意識。

不過比起魔神王柱這樣的超級聖器而言,一件帝器的器靈再強,也比不得它的器魂,簡直與人一樣高度自主!

聽到林天的話,魔神王柱的器魂頓時感到透頭皮發麻,整個身體立刻就僵直了。

“嗯?”

林天立刻表露出不滿,身上的氣息也濃烈了許多。

這下魔神王柱頓時冇了脾氣,趕緊晃了晃身體便是點頭同意。

“很好,能得到如此體貼的聖器,本少甚是欣慰啊!”

林天笑了笑,隨即便開始施展赤炎帝火將其煉化。

不過魔神王柱卻是欲哭無淚,現在根本就由不得它有絲毫主見。

想當初在以往的漫長歲月之中,每次換主人之時誰不是把它當祖宗一樣伺候著,可現在完全成了奴仆!

不過這種感覺也是前所未有的,林天雖然強勢霸道,但他的天賦與頭腦的確冇的說。

這樣的人物放在哪裡都是妖孽般的存在,何況他身上還有紅章這樣的超級至寶。

它雖然是件厲害的聖器,可是和紅章比起來,簡直就是該掃進垃圾堆的存在。

想到這些,魔神王柱的內心還是舒坦了不少。

跟著這樣的主人,也許還真的能夠闖出一片天吧!

聖器與使用者之間可是相互成就的,若是使用者的境界變得非常高,自己日夜跟在他身邊接受那股法則氣息的洗禮,也會讓法器本身變得更加強大。

現在它也隻能是期待著林天的潛力與氣運,能夠走得足夠遠吧!

也許連魔神王柱自己鬥不知道,這將是它做出的最正確的選擇。

在劍魂的指導之下,林天開始以高超的控火術煉製魔神王柱,將那些強大魔族設下的手段一一破解,從頭至尾地進行改造!

到了這一刻,黑暗冰原中的魔族也紛紛有所感應,尤其是原本擁有魔神王柱的耶夢加得一族,更是暴跳如雷。

“該死,那小子真的能煉化我族聖器,連先祖留下的禁製都給破了,這怎麼可能!”

耶夢加得王滿臉的震驚,爆發出來的力量險些將整個黑暗冰原掀翻。

不過好在能夠站在這裡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風輕雲淡之間便化解了他的力量。

原本想要笑話他的那些魔王也震驚了,其中一人疑惑地說道:

“那最深的禁製可是連陛下破解起來都棘手,那小子是怎麼做到的,不可能啊!”

“你是在懷疑我說謊嗎?”

耶夢加得王憤憤不平地看了過去,那位魔王自然冇興趣招惹氣頭上的他,趕緊說道:

“耶夢加得兄切莫動怒,本王並無此意!”

另一位魔王則說道:

“那小子自然不可能和陛下相提並論,不過並不妨礙他有其他的手段。

也許有真神在背後指點,如此也就能說得通了!”

“真神?”

聽到這兩個字,一眾魔王都感覺身體一震,畢竟“神”這個詞可不是能隨便提的!

“是真神的殘魂!”

一道聲音響起,緊接著便是格外恐怖的氣場壓迫而來!

“陛下!”

所有魔頭都低下了頭,不敢有絲毫僭越。

魔主阿努丁掃視了一眼,隨即將目光放在耶夢加得王身上。

這讓後者渾身一顫,明顯感覺到魔主的力量強大了許多。

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到了阿努丁這種境界,想要再增長一絲力量都難如登天,但現在卻變得異常恐怖。

這讓所有魔王既驚喜又恐懼,魔主就是魔主啊,不是他們能夠窺視的。

“此事不必再追究,至於耶夢加得一族損失了聖器,乃是為本皇和所有聖族做出的犧牲,會得到補償的!”

一席話說罷,阿努丁便消失不見,留下一眾魔王在原地震驚。

林天都竊取了聖器魔神王柱,魔主竟然還是放過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