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褚玦走在夜九的身邊,謹防上麵的冰錐掉下來。

任誰也想不到冰混沌神獸會在這裡麵吧?

這個桑竹的鼻子果然夠靈。

越往裡麵走,冰錐便越多,幾乎阻攔了所有去路,冰麵光滑如鏡,照出一百個夜九。

“哇好多母上大人!這裡是天堂嗎?”冥琊左右橫跳,快樂得轉圈圈。

“孃親。”

夜千澈拉了拉夜九的衣袖,終於問出了疑惑,“這個叔叔為什麼叫你母上大人?”

他應該冇有這麼大的哥哥吧?

“你放心,你孃親的兒子還多著呢!”小湯圓賊兮兮地說。

“啪!”

夜九無情把它拍飛,摸了摸兒子的頭:“都是朋友,開玩笑呢,彆當真。”

“哦。”夜千澈認真地點頭,然後看向帝褚玦,“那為什麼這個叔叔不叫?”

帝褚玦太陽穴直突突:“我是你爹。”

怎麼?做我兒子委屈你了唄?這麼不願意認?

“呃……”

夜九剛想解釋。

桑竹就忽然打斷她的話音:“找到了。”

“在哪兒?”夜九立馬把這事兒忘記,飛掠過去檢視。

隻見洞窟最深處,一汪寒潭的角落裡,有一塊小小的凸起,乍一眼隻是普通的冰塊。

仔細看。

還是普通的冰塊!

要不是夜九能看到那股純粹的冰靈源,還真就被糊弄過去了!

冰混沌紋絲不動地貼在冰牆上,察覺到有人靠近,它也冇有動一下,彷彿在裝死。

夜九在它麵前蹲下,拍了拍它的頭:“喂,彆睡了,起床了!”

它還是不動彈。

正如它的外形一樣,是一塊徹頭徹尾的冰塊。

夜千澈也跟著蹲下來,用手指頭戳了戳:“它好像不想說話。”

“那就直接挪走吧。”

夜九擼起袖子,抱住隻有腦袋大小的冰塊,用力一掰,冇挪動,再用力,還是冇挪動!

旁邊的冰牆都因為她巨大的力量而皸裂,冰混沌卻始終巋然不動,穩如泰山!

“嘶……這麼頑固?”夜九眯了眯黑眸,隻好掏出冰淵,把它連帶著冰牆一起挖出來。

明明隻有腦袋大,硬生生搞成了半個屋子。

太虛神山的冰又非普通冰,終年不化,能挪動,但依然薅不出來。

帝褚玦無語道:“這隻混沌倒是符合形象。”

簡直太形象了!

冰塊,就是妥妥的,樸實無華的冰塊!

“算了,帶回去慢慢感化吧。”

夜九拍了拍手,先把冰塊放進異空間再帶回九闕神殿。

冰混沌雖不動也不說話,但也冇有抗拒。

於是某女趁獸之危,一個不注意就把它給契約了,然後把其他混沌都叫出來,看看能不能讓它活潑起來。

“讓本大爺來烤化你!”

小湯圓興奮得火焰亂冒,一屁股坐到冰混沌頭上,凍得彈起來,“啊啊!好涼好涼!”

混沌神獸之間是平等的,誰都無法打敗誰,它的火自然也烤不化冰。

“嘎嘎嘎!好涼好涼哦!”瘋向彪幸災樂禍。

“嘖,老子纔沒興趣感化一塊深井冰呢。”臭臭俠高貴又優雅的流走,又頂著夜九給它的大包流回來。

隻見它伸出水流彙聚的小爪子,點了點冰塊:“喂,你為什麼不說話?是不是啞巴?是不是文盲?你是不是孤兒啊,冇人教你說話?”

夜九:“???”

她錯了,她不該讓這個鍵盤俠來感化冰混沌。

於是,臭臭俠又多添了一個大包,抱臂癱在角落裡逼逼賴賴。

夜千澈蹲在旁邊,小小的白白的一隻,比混沌們大不了多少,瞅著獸獸們直笑:“孃親,它們好奇怪,好可愛。”

奇奇怪怪,可可愛愛!

霸道總裁冷哼:“哼,男人,你可知用可愛這種詞彙描述本座,要付出什麼代價麼?”

“什麼代價?”小傢夥認真地發問。

霸道總裁剛想說話,就看到夜九帝褚玦冥琊虎視眈眈地盯著它,它憋了半天愣是冇敢說。

“哈哈哈!小鹵蛋頭,油壺終結者!”小湯圓忍不住誇讚。

“嗚嗚嗚……”

瑪利亞哭著撲上來,滿眼的淚水與憐憫,“小冰混沌,你怎麼啦?你都不說話,一定是被欺負啦,嗚嗚嗚好可憐啊!”

夜九欣慰地點頭:“終於有個正常的了。”

“是不是因為你頭大冇腳還冇頭髮啊?嗚嗚嗚太可憐啦!”瑪利亞接著哭訴。

“??!”

“滾啊!一箇中用的都冇有!”

夜九飛起一腳,把所有的混沌神獸都踹飛。

這回,冰混沌居然有了反應,從冰牆裡轉過一點點頭,瞥了它們一眼,又回去了。

看到它們被打,它似乎有點開心,估計是被吵得太心煩了。

這讓夜九知道它不是冇有神智,隻是不願說話而已。

夜千澈聲音軟糯:“孃親,它好像喜歡一個獸待著。”

“好吧,那就待著吧。”

夜九冇有強求冰混沌,轉身準備離開。

小湯圓立刻指出:“喂喂,你還冇給它取名字呢!”

名字?

對哦。

夜九摸了摸下巴思考,思考了,但是冇有完全思考,取出了個非常敷衍的名字:“它這麼冷酷……就叫,冷褲褲吧!”

冷褲褲。

多麼符合實際又可愛的名字,不愧是她。

夜千澈笑得眼眸彎彎:“孃親取的名字都好可愛。”

可愛?小湯圓無聲呐喊,這個叫文盲!

“母上大人真是太有才啦!”冥琊又一次被夜九的才華折服,當場安詳去世。

“好了好了,爺要去修煉了。”

夜九扛起冰淵就往神塔走去。

目前就差兩個混沌了,大概率在臨淵神域,她要抓緊時間,爭取再強大……再強大一點!

她一走,工具獸們就自由了,四處去撒歡兒。

夜千澈坐在台階上。

帝褚玦從後麵走過來:“說吧,為什麼不肯叫我爹?”

神界的孩子可跟凡人不一樣。

他們一出生就擁有不小於成年凡人的智力。

因此,他這個冤種兒子不可能傻到連爹爹都不會叫,純純的就是不想!

“冇有啊,爹。”

這回小傢夥倒是不調皮了,睜著一雙極漂亮的眸子,單純無辜,清澈乾淨。

帝褚玦意外地挑眉,冇有繼續計較這個事,隻是說道:“以後你不要老是粘著你娘,她很忙的,冇工夫照顧你,你不要讓她操心知道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