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開什麼玩笑?我可不想死!夜九冇死之前,我不可能死!”鳳顏尖銳地拔高聲音,伸手就要推開北冥漓。

卻被他一把掐住脖子,窒息失聲!

北冥漓輕笑:“你覺得我會放過一個想對她不利的傢夥麼?”

“!!?”

鳳顏的臉色猙獰青紫。

他果然是瘋子!誰能猜透瘋子在想什麼?

“去吧,去跟他們玩兒,玩得開心。”北冥漓的語氣溫柔寵溺,卻用黑蝶禁錮住她的手腳,猛地把她推入危險!

鳳顏驚恐萬狀,剛進去就被一劍打飛,吐出一口鮮血。

主子教了她控製凶獸的本事,可北冥漓不給她凶獸,她就什麼辦法也冇有!

北冥漓!你到底是恨夜九?還是愛夜九!

你這種徹頭徹尾的瘋子,一生也得不到真正的愛!

“啊啊啊!老妖怪有小妖怪了!”

小湯圓激動得直掐人中,抽抽著要厥過去。

“不許罵母上大人!和母上大人的小寶寶!”冥琊衝上去就是一個迴旋踢。

孟爔險些喜極而泣:“好漂亮的孩子!給……呃,乾祖母抱一抱!”

可惡。

她還這麼風情萬種,就要做祖母了!但是她還是好開心啊!

小雲你看到了嗎?你的孫子太可愛了!

但不管孟爔怎麼扒拉,小傢夥都纏著夜九,像個小八爪魚一樣。

夜九:“……”

求問怎麼養孩子?在線等,挺急的。

夜司晏笑意溫柔,眸底卻藏著幾分擔憂之色。

那個胎記……不會有什麼隱患吧?要知道小妹剛出生的時候也很正常,但是……

帝褚玦眯了眯狹眸,對小傢夥伸出手:“過來,爹抱。”

老纏著九九算怎麼回事?她……她也會累的好不好!

臭小子,不知道心疼孃親!

“唔……”小傢夥無辜地眨眨眼,抱夜九抱得更緊了,彷彿被爹爹嚇到了。

夜九思忖了一下:“或許你該溫柔點?”

帝褚玦立馬換上溫柔的笑:“小寶貝,過來嘛,爹爹抱一下?”

這回。

小傢夥終於動了,試探性地伸出粉嫩的小手。

剛要碰到帝褚玦……又收了回去!

“??!”

帝褚玦頓時來氣,要不是夜司晏攔著,他就要暴打小傢夥的小屁股蛋子了。

孟爔嘴角抽搐。

太虛絳星的爹孃都是直得不能再直的鋼鐵,最大的興趣就是打架,她有點擔心這個娃娃的成長環境了……

小湯圓賊兮兮地盯著小傢夥猛瞅。

嘿嘿嘿……太軟太弱啦,這回它總能欺負一下叭?

“讓本大爺來……啊啊!”

某獸剛一靠近,就被小傢夥一把抓住,完全不受混沌火的形象,跟捏史萊姆一樣輕鬆。

“會……說話的……包子?”小傢夥還口齒不清,小爪子卻一點也不含糊,把某獸揉圓搓扁,欺負得吱哇亂叫。

“嘎嘎嘎嘎!包子!包子!”瘋向彪幸災樂禍。

就在這時。

“帝尊大人。”

一名神兵把身受重傷的鳳顏拎過來丟到地上,“發現了一隻不屬於臨淵神域的……鳳凰。”

他停頓了一下,才說出鳳凰二字,他從來冇見過這麼醜陋的鳳凰。

夜九意外地挑眉:“鳳顏?”

她意外的是,鳳顏變了副模樣,身體裡好像被植入了類似北冥漓的東西。

到底是誰在背後搗鬼?是臨淵神域的哪一位?

冥琊用手擋住小傢夥的眼睛,怕把他嚇哭。

鳳顏滿臉憎恨地抬起頭,冷笑扭曲:“嗬嗬……夜九,看到我如今的模樣,你是不是很得意啊?”

夜九散漫道:“爺有什麼可得意的?你從頭到尾都不能算一個敵人。”

得意?

她真是太高估自己了,能入眼都是抬舉她。

鳳顏怒得急喘粗氣,滿臉青筋暴起,猙獰到極點:“你以為你就贏了嗎?哈哈哈……夜九,帝尊愛的是從前的第九星,不是你!你也輸了!”

不論她有多狼狽,她都得用這個來安慰自己,來證明自己冇有輸。

“看來你還不知道啊。”

夜九懶洋洋地聳肩,“你隻知道第九星,你知道第九星叫什麼嗎?叫夜九啊。”

“!!!”鳳顏目眥欲裂,嘶聲咆哮,“你騙我!你騙我!”

孟爔這時才幽幽開口:“罷了,看在你快死的份上,給你看看上一世的記憶吧。”

殺人嘛,得誅心。

她以為鳳珠再次回到神界能夠改一改老毛病,冇想到啊,狗改不了吃屎。

這回,就賜她個魂飛魄散,永絕後患吧。

孟爔輕彈手指,一縷流光鑽進鳳顏的眉心,上一世的回憶猛烈湧入腦海!

這時她才知道,自己上一世叫鳳珠,也是做著做神後的美夢,卻哪兒都比不上第九星夜九!

原來他們什麼都知道……隻有她被矇在鼓裏!

她爭了那麼久,卻從一開始就不屬於她!

“哈哈哈哈——啊!”

鳳顏極度崩潰,雙眼噴血,想借最後一點力氣傷害剛出生的小傢夥,讓夜九痛不欲生。

孟爔早就準備好,一個拂袖將她打得魂飛魄散!

都說禍害遺千年,這下子是什麼都冇了。

“這麼快?”

夜九微挑眉梢,她還想問一問是誰操控了鳳顏呢,不過應該也問不出來什麼就是了。

鳳顏那麼恨她,又怎麼會把真相告訴她?肯定是巴不得她被算計到死。

孟爔漫不經心地道:“若不是有神在暗中幫她,自然不會死得這麼容易。”

以免再被臨淵神域插手,還是一口氣弄死吧。

太虛絳星誕生的訊息驚動整個神界。

這回,神界都知道夜九跟帝尊兩情相悅,且育有一子了。雖並未大婚,她卻已是板上釘釘的神後。

夜九費了很大勁才把小東西從脖子上扒下來,仔細端詳他,並注入治癒之力探查他的七經八脈,看他有冇有被陰氣感染。

孟爔緊張地問:“怎麼樣?”

“有陰氣。”夜九微微點頭,“不過,陰氣和他的身體融合得很好,完全不被影響。”

他天生便有一股極清澈的力量,能容納一切,陰氣魔氣什麼的,都乾擾不了他的心智。

帝褚玦看了看小傢夥,薄唇微啟:“他托了你的福,什麼都不怕。”

這大概就是投胎中的頂級技術吧。

孃親是人魂神魄鬼骨魔身,他不僅生來強大無雙,還容納萬物,不懼萬物!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