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更強,連破兩層境界,甚至晉級到靈虛地仙境,不無可能!

“好了,你們不必擔心。”

陳楓笑道:“其他四大邪物,交給你們對付。”

“鄙靡,就由我與宋元義處理。”

說著,他虛空一抓。

無上仙力凝化大手,握向身側百米處。

淒厲的怪叫聲,再次響起!

鄙靡,竟被他一把捏死!

陳楓手上的數字,轉而變成了七。

“七隻……”

“這才一盞茶功夫,殺七隻了?”

“陳師兄,果然厲害……”

眾人隻覺頭皮發麻。

在這裡,隨便一隻邪靈,都是致命的存在。

可對於陳楓來說,卻能隨意斬殺。

差距太大了!

宋元義緩了口氣:“繼續出發!”

眾人再次上路。

又過了一個時辰,眾人停下腳步。

這一次,他們遇見了新的邪物。

山魔!

“這體型!”

眾人驚歎,抬頭仰望。

一隻高達數千米,如同山嶽一般的魔族邪物,擋住他們的去路。

一支上百人的仙門隊伍,正在與山魔戰鬥。

“來人了?”

那些人發現了他們的存在。

“快來幫我們!”

山魔口吐烈焰,極為炙烈,他們完全不是對手!

“堪比靈虛地仙境高等級強者……”

宋元義有些犯難。

這隻山魔,遠比之前見過的邪物更強!

若貿然加入戰鬥,怕是損傷慘重。

陳楓默然旁觀,發現了些什麼,並未出言提醒。

這次的曆練,終究以新人為主。

若這點把戲都看不出來,日後必將付出血的代價。

“隊長,我們幫幫他們吧。”

不少弟子不忍旁觀,紛紛出言。

宋元義點頭:“好,我們一起上,小心彆受傷!”

眾人一口應下,跟隨宋元義,一同攻擊山魔。

山魔怒吼,降下無數烈焰,遮天蔽日!

集合近兩百人的力量,依舊奈何不了這隻山魔!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那一百人的隊伍,竟突然倒戈,對宋元義等人出手!

“你們中計了!”

他們猙獰大笑。

宋元義大驚:“這時候內鬥,你們瘋了不成?”

領頭的那名黑衣弟子,得意一笑:“區區靈虛地仙境一重的山魔,青長老隨手可殺!”

“我們等了這麼久,可算把你們等來了!”

“什麼?”

宋元義大驚。

一道強橫的氣息,突然爆發!

青袍長老踏空而來,振袖一揮,震散漫天火雨。

這下,眾人再無顧忌,瞬間殺入宋元義的隊伍中。

眾人奮力抵擋。

可境界之差,足有一層小境界!

除了宋元義實力反超對手,其他人,瞬間陷入劣勢!

“給我滾開!”

宋元義大喝,一拳擊退黑衣弟子。

就在此時,他猛然間發現。

一名隊伍中的弟子,被人狠狠刺穿胸膛!

“不!”

宋元義目眥欲裂,雙目之中,遍佈血絲!

都是他的疏忽,致使同門身死!

無力!

自責!

可在此時,那名被洞穿胸膛的弟子身上,突然綻放一朵金色蓮花。

雖然受了重傷,可那金蓮卻護住了他的心脈。

“這是……陳師兄的力量!”

眾人猛然驚覺,轉頭看向陳楓。

陳楓手掌托著一朵金蓮,護住那名弟子。

眼中,卻有幾分失望之色。

“記住這個教訓,凡事多留心。”

“彆事後才追悔莫及。”

他神色一改,看向對麵那群人,冷然道:“敢動我星河劍派弟子,嫌命太長了?”

殺意,席捲整個空間!

饒是山魔都被這股殺意嚇到,龐大的身軀瑟瑟發抖。

“你是陳楓!”

青長老認出了陳楓,臉色大變!

完了!

踢到鐵板上了!

他轉身就跑,竟將門下弟子置於不顧!

“你跑得掉嗎?”

陳楓做握刀姿勢,仙力湧出,凝化成一把黑刀虛影。

極意夜天刀!

一刀斬出!

漆黑刀光劃破虛空,瞬間斬斷青長老的身體。

斷成兩截的屍身,從空中墜落,落入峽穀深處,滾燙的岩漿中。

一刀斬殺!

黑衣弟子被嚇破了膽。

“青長老,可是靈虛地仙境八重,竟然被一刀瞬殺?”

“跑!快跑!”

眾人如鳥獸四散,拚了命向遠方逃走。

陳楓並未追擊。

於他而言,這些人都是晚輩。

始作俑者已死,就饒他們一條狗命。

此時,人群裡。

宋元義來到那名重傷的弟子身邊,關切道:“你冇事吧?”

弟子搖了搖頭:“我冇事,多虧陳師兄的力量護住心脈。”

眾人的目光,再度彙聚到陳楓身上。

“看著我做什麼?”

陳楓冷冷道:“再有下次,我不會出手。”

“記住這次的教訓!”

“是!”

一眾弟子悻悻點頭。

林妙一饒有興趣的看著陳楓。

看他這幅嚴厲的模樣,還真有幾分長老的樣子。

陳楓瞥了山魔一眼:“這傢夥,你們殺不殺?”

“若不殺,那我就不客氣了。”

弟子們趕忙搖頭。

“陳師兄,你來你來!”

“靈虛地仙境高等級,我們哪裡是對手啊!”

陳楓歎了口氣,彈指之間,射出一道星辰仙力,洞穿山魔身軀。

山魔發出震天怒吼,龐大的身軀,竟在轉瞬之間,化為巨石。

而後,轟然破碎。

陳楓手背上的數字,也變成了八。

眾人咂舌。

這也太輕鬆了吧……

大受刺激的眾人,發奮修煉。

倒有不少弟子,藉助這一戰,成功突破。

陳楓滿意點頭:“這纔像點樣子。”

宋元義來到他身旁,一臉自責:“陳師兄,我……”

陳楓打斷:“道歉的話,不必說了。”

“救人之心可以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

“記住了嗎?”

宋元義重重點頭:“記住了!”

陳楓滿意點頭:“以你的秘法,弱化靈虛地仙境的邪物,取勝並不難。”

“多帶他們試試,等熟練了,再去挑戰。”

宋元義愣了一下,本能想要退縮。

但,他是隊長,他不能退縮!

“是!”

宋元義應了一聲,重新帶領隊伍,繼續前行。

林妙一看著他的背影,一時有些出神。

現在的他,有些成熟的模樣了。

……

虛空,混沌之城。

由混沌之氣組成的異色城池內,坐著一名灰袍男子。

一隻虛靈落入城池內,化為一名老者模樣。他恭敬一禮:“主上,你要找的人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