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國空手道館外。

“就是這裡?”

江夜回頭問道。

長隆武館的眾人均是點頭,他們的眼中,帶有一種名為仇恨的情緒。

江夜點點頭,一躍而起,淩空一腳將日國空手道館的招牌踢得稀爛。

“小鬼子,出來受死吧!”

長隆武館的人.大聲叫囂著,跟隨著江夜的腳步,進了道館。

此時道館內的人聽到外麵的動靜,已紛紛湧了出來。

江夜一行人被空手道館的人給圍在了場館當中,四麵八方,儘是仇視的眼睛。

很快,空手道館的館長出來了。

這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日國人,身著和服。

他用日語對江夜一行人說了些什麼,江夜他們聽不懂,日國道館中馬上就有精通兩國語言的人,將他的話翻譯了出來。

“你們是過來挑戰的嗎?為什麼要砸爛我空手道館的招牌?你們知不知道這樣是一種很侮辱人的行為?你們還有冇有武德了?”

聽到這話,江夜笑了。

“武德?就憑你們這些小鬼子,也配談武德?”

“這些人看到了吧?看著像是很能打的人嗎?你們空手道館卻三天兩頭的派人過去挑釁,過去欺辱人家,你管這叫有武德?”

“我拆了你的招牌怎麼了?你很不爽是麼?接下來你會更不爽,因為我要將你整個空手道館的場館都給我拆了!”

空手道館館長聽完翻譯的複述,神情變得憤怒至極,一雙眉毛直接倒豎起來。

“八嘎!”

這句話江夜聽懂了。

“草泥馬!”

他回以國罵。

這時,一名空手道館的弟子在館長跟前說了幾句什麼,館長臉色陰沉的盯著江夜,點了點頭。

那空手道館的弟子馬上用生澀的中文對江夜說道:“我來挑戰你!”

江夜冷冷道:“你不配!”

那空手道館弟子麵露茫然之色,他聽不懂。

邊上有人翻譯出來,他頓時勃然大怒,嘰裡呱啦對著江夜說了一通,然後一腳踢了過來。

草泥馬的,小鬼子就是小鬼子,話都冇說完就動手,擺明是想要偷襲老子,就這樣,還有臉提武德?

江夜心中暗罵,隨即也一腳踢出。

“啪!”

這一擊鞭腿後發先至,正中那空手道館弟子的胸口,直接將對方如足球一般踢飛出去,越過十幾米的距離,才重重砸落在地。

“噗!”

對方一落在地上,便鮮血狂吐。

空手道館的弟子急忙看過去,這一看之下,更是觸目驚心,隻見那空手道館弟子的胸口竟然深深凹陷了下去,就好像他的身體是橡皮泥一般,江夜那一腿的痕跡印在了他身上。

“嘶!”

眾人倒吸涼氣,神色無限驚恐。

這人可是空手道館的大師兄啊!

是除了館長以外,最強的人。

結果卻被這個長隆武館的傢夥,一腳給踢成這樣?這尼瑪的……

這傢夥得有多強啊!?

不由得,所有人的希望都放在了館長的身上。

館長顯然也知道,以江夜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弟子冇有戰勝江夜的可能,於是說道:“我先去換個衣服。”

江夜搖搖頭:“不用,反正你在我手底下也走不過一招,不用浪費那個時間了。”

館長頓時大怒,他覺得江夜實在是太狂了:“既然如此,那麼好吧,我就讓你為你的狂妄付出慘痛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