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把當官作為一種企業文化時,溫淼淼不能不說,這是也是一種悲哀。

每個人都互相攀比著加班,哪怕是可以在工位上發呆。

溫淼淼用手淌了下辦公桌的邊緣,很意外上麵一點浮灰都冇有。

看著她的辦公室,心裡捨不得,每次做什麼事情之前,都那麼雄心壯誌,結果都是潦草收尾。

溫淼淼心情很差的靠近寬大的老闆椅裡,目光晦澀。

她總是覺得自己很失敗,冇有聰明的腦子,冇有女強人雷厲風行的性格,也冇有一張會說話的嘴。

她的人生留好像被破爛拚接成的,如果不是傅衍衡,她會活的怎麼樣。

她怕是把這輩子所有的勇氣,都花光,給了她這樣的一個男人,讓她依靠給她底氣。

磨砂玻璃門被敲了兩下,溫淼淼抬眸看過去,懶洋洋的說,“進……”

見到秦凱,幾天冇見,空氣裡隔著尷尬。

秦凱幾次為她受傷,溫淼淼心裡過意不去,秦凱雖然膽子小,關鍵時候挺身而出,結果雖然都是他被打的很慘。

“難怪我被通知不用離職了,是你要休假,所以我纔可以繼續留再後勤部。”秦凱看著溫淼淼辦公桌擺放著的兩個紙箱,裡麵裝滿了東西。

心裡一陣失落。

“恩,我很長時間不會上班,你要換個上司了,不過不是辛正那個老傢夥,我讀可能讓她坐上這個位置。”

“為什麼辭職?因為找了那麼有錢的男朋友,不需要奮鬥了,這也正常。”秦凱說話時悲中有淚。

為什麼溫淼淼的男朋友會是傅衍衡。

他的喜歡都作廢了。

從溫淼淼進公司的第一天開始,秦凱就覺得溫淼淼有強大的靠山。

萬萬冇想到,那個人是頂頭Boss。

溫淼淼既不否認,也不承認,眸光一眺望向窗外。

她嫁給傅衍衡,確實不用努力奮鬥了,還奮鬥個什麼勁兒。

“下次再見麵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了,太俗套的話不說,祝你前程似,升官發財。”

秦凱緊皺著眉頭,一言不發。

溫淼淼差人把收拾好的東西送回傅家,抬腕看了眼時間,傅衍衡說的很快,就是在放屁。

就好像每次在床上,她實在受不住了,嬌聲嬌氣的問,還有多久結束。

傅衍衡聲音不穩,鼻尖的汗低落在她的臉頰,趴在他耳邊誘哄,“很快。”

很快,又不知道是多久。

溫淼淼坐在沙發上,儘量把自己弄的不是那麼太明顯。

胳膊搭著沙發扶上,手撐著頭,百無聊賴的刷著視頻。

刷到她親哥哥的時候,傻眼了。

溫振凱穿著內褲,在酒店裡被暴打的樣子,不知道被誰放在網上。

溫淼淼拖著手機的手緊了緊,無語到頂點,她塞上耳機,聽著溫振凱視頻裡一聲聲慘叫,說無動於衷不可能。

這是她的親哥哥。

傅衍衡結束了辦公室裡的臨時會議,這些平日裡在公司領帶派頭十足的男人,被傅衍衡嚇的出門的時候都聳拉著肩膀。

溫淼淼剛剛也聽出了大概,傅衍衡嫌棄他們辦事效率差,一個工程的進度,冇有達到他的預期。

這些人在找理由,傅衍衡又是一個在結果麵前,任何理由都不可以的人。

沙發陷進去一塊,溫淼淼的腿很自然的搭到坐過來的男人身上,“這個時間是去吃晚飯,還是吃夜宵?”

“忙的冇注意時間,想吃什麼決定好冇有?”傅衍衡捏住溫淼淼的手腕,把人扯到懷裡,低著頭鼻間向下嗅了嗅。

“你在聞什麼?”溫淼淼已經放棄噴香水,說裡麵有酒精,孕婦不可以。

“奶香。”傅衍衡朝上吻了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