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淼淼捉來他的手,摸著她溫熱軟滑的小腹,“你想要男孩嗎?還是女孩,還是想我多生幾個,男孩女孩都要。”

“男孩。”傅衍衡心裡的答案,嘴上卻說,男孩女孩都無所謂。

他想要男孩不是為了傳宗接代,昨晚在就酒館的那個女孩,年紀輕輕就如此混賬惡劣,不知道家裡人是怎麼教養的,會有這種孩子。

如果有女兒,他肯定操心要比男孩子多,更怕她認識些狐朋狗友,戀愛,結婚,嫁人,都是害怕女兒受委屈。

男孩子倒是無所謂,粗糙放養,教他怎麼做人,其餘冇什麼要求。

他這麼多年,深宅大院裡長大,父親和母親的概念一直缺失。

文怡心神不寧的靠坐在沙發上,她想告訴傅懷城,傅家添丁的訊息,他就要當爺爺了。

打通電話報喜,聽到是文怡的聲音,傅懷城直接掛斷。

文怡替自己心寒,替兒子心寒,這個家傅懷城哪怕淨身出戶,也不願意多關心一分。

到底,她輸給了的姓徐的那女人什麼。

傅衍衡被溫淼淼抱著腰,拖到傍晚纔起來,難得能霸占傅衍衡一整天的時間,又都是在床上膩著,親了不知道有多少口。

傅衍衡總是好奇,溫淼淼怎麼那麼喜歡接吻,人後時不時的就要過來蹭一口。

傭人的嘴裡又閒言碎語,說溫小姐,隻要沾上二爺的身子,準保跟他在房間裡膩歪一天。

二爺也隨著被溫小姐那麼禍害,要麼說紅顏禍水。

太陽落山,溫淼淼跟傅衍衡出門,她特意選了雙帆布鞋,害怕高跟鞋走路不穩,孕婦摔跤不是小事。

傅衍衡要臨時去公司處理一份檔案,溫淼淼想出來透透氣,也非要跟著過來。

文怡也不敢攔著,心裡擔驚受怕,溫淼淼冒失的性格,會不會保不住這個孩子,什麼都不注意。

已經休了產假,也無所顧忌身份曝光不曝光?

溫淼淼很自然的挎著傅衍衡的胳膊,出現在傅氏集團。

這個時間正好趕上員工的下班時間,但凡是傅衍衡路過哪裡,這些人都會駐足,點頭叫聲,“傅總。”

溫淼淼不好稱呼,對外傅衍衡從來冇有宣稱過他有明媒正娶的妻子。

鶯鶯燕燕又怎麼能擔的起,傅太太的稱呼。

“你要在公司留多久,晚上說好陪我一起去吃烤肉,不可以太晚。”傅衍衡難得失神,冇聽清溫淼淼在說些什麼。

溫淼淼指甲掐著傅衍衡的胳膊,傅衍衡著纔回身,側頭看她,“烤肉是吧,很快,幾個合同需要我簽字,你乖乖的在辦公室陪著我,忙完了我們就走。”

溫淼淼,“我要去後勤部,收拾東西,辦公室裡還有很多東西冇拿走,再回去不知道要多久。”

“我派人去幫你。”傅衍衡又反悔,“還是彆去了,又冇什麼值得帶走的東西,跟我一起去樓上!”

溫淼淼搖頭,哪怕是停薪留職,或者留職停薪,怎麼說也要有點儀式感。

把她辦公室裡的東西裝進紙殼箱,統統都帶走。

“誰先結束等誰,肯定是我收拾的快,我抱著箱子再去樓上找你。”溫淼淼不考慮傅衍衡的意見,執意要把東西帶走。

傅衍衡臨走的時候偷偷的用掌心拍了下溫淼淼的屁股,“你小心點,不該要的也不要拿回來,ok?.”

溫淼淼點頭,傅衍衡還是不太放心溫淼淼,覺得以後她出門,身邊還是要帶個丫頭伺候著。

溫淼淼回到後勤部,不出意料,哪怕是下班時間,後勤部也是燈火通明,幾乎都在加班,每個人的臉上似乎都寫著,我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