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眨眼過去了半月。

這半月時間,白雲城倒是平靜至極。

華夏藥業繼續開店賺錢,至於林青竹還有江寧,則都處於默默閉關修煉當中。

這一日。

正在江寧修煉之時,突然,一道聲音從外麵焦慮傳來。

“寧哥哥,寧哥哥,不好了!”

這聲音一聽,便知道是南宮幽的。

正沉浸在金丹修煉當中的江寧,聽聞這聲音立馬臉色一變,右手一揮,本來被結界籠罩住的房門哢嚓一聲,直接打開。

“怎麼了幽,發生什麼事情了?”江寧開門後,便直接問。

南宮幽臉色煞白跑了進來。

一邊喘息一邊道:“是……是……傻大個……他又發狂了!”

“阿蠻?”

在聽到自己的好兄弟阿蠻又發狂的時候,江寧臉色驀然一變。

“對的!”

“傻大個這次跟瘋了似的,除了發狂打傷我們很多護衛之外,現在就連木老都難以在不傷他的情況下控製住他!”

南宮幽趕緊道。

江寧一聽臉色難看起來。

他深知,像阿蠻那種上古戰神的身體,一旦發狂,確實很多人難以控製。

這樣一想,江寧立刻身影一閃道:“我去看看!”

語落間,江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十丈之外。

華夏藥業!

後院!

偌大的後院,此刻隻聽一聲聲震天狂叫傳來。

仔細去看,隻見一個魁梧的巨人正屹立在那。

他的身體散發著藍色的光束,一層層像是螺旋般的詭異符文,在他結實至極的身體上顯露著。

他的手中提著一柄金燦燦的巨斧。

這巨斧散發著可怕的能量波動。

仔細去看,這可不正是發狂的阿蠻。

隻不過,以往心性單純如孩童的阿蠻,現在卻眸子之中燃燒著濃烈至極的戰意。

他手提金色戰斧,像是天上的神將一般,一邊怒吼,一邊揮舞著金色戰斧。

四周。

有十數名被他打傷的華夏藥業護衛!

除此之外,還有四名結丹高手,以及元嬰境的木雄,都在場上。

“木老前輩,怎麼辦?這傢夥實力太強了……我們根本難以控製住他啊!”

一名結丹修士頭疼道。

這段時間,他們已經得知這阿蠻乃是江寧最好的兄弟。

所以。

他們也不敢下重手傷害阿蠻。

再加上這阿蠻天生蠻族神力,任何靠近他的人都被他一拳砸飛,這現在導致所有的護衛修士都不敢靠近阿蠻半分。

一身元嬰境的木雄,眼看阿蠻嘶吼,咆哮!

他雙眼一寒道:“看來,今日不得不出手阻止這大傢夥了!”

“你們讓開!”

在木雄一聲落下,周圍的華夏藥業護衛修士們紛紛退讓。

伴隨著所有修士退後,木雄右手捏動法訣,一個紫色符籙飄出,這符籙一出現,瞬間化作一個巨大無比的護盾!

“去!”

木雄一聲落下,這紫盾瞬間變成數丈大小。

然後紫色法盾轟鳴落下,似乎想要一下子將那發狂的阿蠻覆蓋住。

再看阿蠻。

眼瞅著那紫色護盾當頭罩下,他不避不閃,手中的金燦燦的巨斧,仰天辟出!

嗤啦啦!

一道可怕的刺眼金色斧芒衝向天空,衝向了那木雄的紫色法盾。

轟隆隆!

在一片爆炸聲中,那木雄的紫色護盾竟然被這阿蠻快要劈裂開。

望著護盾快裂開,木雄悶哼一聲,右手驟然一抬,朝著天空一按!

瞬間!

一個巨大無比,帶著元嬰期修為的手印,驀然落在那紫色護盾上。

這紫色護盾頃刻間閃爍出刺眼光束,帶著強大的壓製之力,再次籠罩阿蠻!

撲通!

阿蠻雖然乃是上古蠻族戰神後羿!

可終究纔是築基!

隨著那紫盾的巨大威壓落下,阿蠻一條腿撲通一聲被壓得跪在地上,地麵崩裂,一條條裂痕出現在阿蠻身體四周。

他瞪大著眼睛,一邊低吼,一邊運轉身體的上古戰神蠻力。

“傻小子,彆費勁了!在老夫元嬰境下,你根本逃脫不開!”

“聽我的,立刻盤膝靜坐,收斂心神,不要在這胡鬨了!”

可是。

麵對木老的話語,這阿蠻卻絲毫宛如冇有聽到一般。

他一邊低吼,身上那些宛如螺紋一般的詭異符文,越發閃爍。

吼!

一聲驚天的戾吼聲音從阿蠻的嘴裡發出,接著,誰也冇想到這個隻有築基修為的阿蠻在這一刻,爆喝一聲,身體猛然間暴漲了一倍多!

然後,他手中的金色巨斧直接轟鳴劈出!

哢嚓嚓!

可怕斧芒,帶著他體內的浩蕩上古戰神之力,一斧頭落在木雄的紫色護盾上。

隆的一聲爆炸,在所有人瞪大的瞳孔當中,誰也冇想到木老的護盾竟然被這傻大個給一斧頭劈碎!

這一幕,直接讓在場的人全部驚呆了。

雖然,誰都知道木雄並未施展出真正的元嬰之力!

可,阿蠻畢竟才築基啊!

卻說。

阿蠻在一斧劈開那木雄的紫色護盾之後,手提巨斧,身體暴漲一倍的阿蠻整個人像是巨人一般衝向木雄!

好似想要一斧頭劈死這位元嬰強者!

眼看阿蠻再次衝來,這位曾經血楓林的第一元嬰高手,冷哼一聲:“好小子!果然有點本事!看來,今天不降服你,你還真要把這華夏藥業給毀了!”

就在木雄準備運轉真正的元嬰之力來製服阿蠻之時,猛然,一道聲音傳來。

“阿蠻,住手!”

在這聲音落下,一道流光身影直接落在了木雄身前!

江寧來了。

江寧就那樣擋在木雄身前,也不出手攻擊,也不防禦,就那樣站著,望著自己的好兄弟。

而阿蠻呢?

他手中金燦燦的巨斧,帶著勢如破竹的恐怖力量,正當頭朝著江寧頭顱劈去!

好似要劈開江寧的頭!

眼看,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江寧的頭顱要被這傻大個一斧給劈開的時候,突然,阿蠻手中的巨斧愣是在江寧頭頂三寸距離的時候,硬生生的停下!

“哥……”

阿蠻的臉上露出萬分痛苦,似是在掙紮,似是在矛盾著!

但眼眸之中那種熾熱的戰意,還在繼續地攀升!

江寧看到阿蠻停下手中的金色巨斧,他抬起頭,道:“阿蠻,冷靜!聽哥的,快把手中的巨斧放下!”

隨著江寧的聲音傳來,阿蠻的眼眸中濃烈的戰意,開始慢慢的消失……

然後,在所有人瞪大的瞳孔當中,阿蠻手中的金色巨斧化作一道金光,鑽入了他狂暴的身體內!

同時。

他身上的狂暴氣息,也開始快速的消退!

這一刻,阿蠻又就恢複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