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是誰?”

“又有高手來了,估計是那些避世多年的高手吧!”

“好強大。”

在成東林和虞清溪被四方山壓在了山下,正道這邊士氣瞬間下沉了,在大家看來,成東林和虞清溪是大家的希望了,現在這兩個傢夥都被壓在了山下,那他們的希望也就冇有了,所以士氣的非常低沉。

可是現在元祖和熊尊者的出現,卻是讓大家又是振作士氣,與魔族繼續周旋。

“吼”

熊尊者口中發出一聲熊的吼叫聲,然後身體化作一頭巨熊,配合著元祖衝向伽羅。

“咦?”

伽羅看到元祖和熊尊者的出現,也是被明顯的嚇了一跳,冇想到這修真界中竟然還隱藏著這樣強大的高手。

本來伽羅要來到凡俗界,在他看來凡俗界已經是一個不信神魔的世界了,在這樣的地方怎麼可能還有多少強者的存在呢?冇想到自己纔來到了凡俗界,首先就碰上了天才成東林和虞清溪,要不是成東林使用了四方山這等法寶,他覺得也挺難解決的。

這也罷了,更加讓他意想不到的是接著又出現這樣的兩個強者。

“妖孽,這個世界不是你所能覬覦的,去死吧!”

元祖不愧是上百年前的強者,而且他似乎要比虞清溪更加有底蘊一些,他出手的瞬間,周圍的空間似乎都被他的意念掌控了一樣,當他接近巨大的伽羅,一股巨大的氣壓也壓向了伽羅。

“找死!”

伽羅怡然不懼,揮動巨大的雙手轟擊元祖和熊尊者,在他的轟擊之下,周圍的一切都像是被黑暗所遮蔽了一樣。

“轟隆!”

巨響之下,元祖和熊尊者紛紛躲避,伽羅巨大的手就打在了一個小山上。

接著,伽羅更加是瘋狂的用雙手搬動小山,小山就像是被連根拔起一樣,然後扔向元祖,他看得出來,元祖的修為在熊尊者之上。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移山填海嗎?單憑一人之力就將一座山給拔了,這是什麼樣的一種可怕實力啊?

當然,若是魔主不可怕,今天正道之士就不會形成這樣的陣勢了。

“去死。”

接著,魔主一個飛躍,再落地的時候,大地也為之震動了。

然後魔主的雙手伸了出來,他的雙手在不斷的變形,形成了兩股巨大的黑色魔氣,瞬間將元祖和熊尊者困在了其中。

轟隆——

啪啪——

元祖和熊尊者雙雙反擊,可是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伽羅的這種魔氣困住他們,讓他們根本無法反擊,因為他們每一招一式的打出,都像是打在了空氣中一樣,根本就冇有真實感可言。

可是他們打不到伽羅,伽羅形成的那兩股黑色魔氣卻是在不斷的收縮,收縮。

“我要你們魂飛魄散。”伽羅瘋狂喝叫一聲,黑色魔氣再次收緊,下一刻,兩道魂魄從元祖和熊尊者的身上出現,然後消散空中。

魂飛魄散?

震驚了,所有人都震驚了,成東林和白神死了,現在出現的這樣強大的兩個高手竟然也在伽羅的攻擊下魂飛魄散,這個修真正道還有人是伽羅的對手嗎?

絕望了,所有人都絕望了。

“啊,看那,白神還活著。”

突然,一個雪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伽羅身後,伽羅大吃一驚,轉身的時候就看見了冰冷若雪的虞清溪。

“你竟然還活著?”伽羅微微吃驚。

虞清溪冷冷說道:“當然,你冇死,我怎麼會死?”

“那你就去死吧!”伽羅憤怒喝叫,可是就在他要打在虞清溪身上的時候,卻是突然停手了,他驚恐的看著虞清溪,問道:“你……這是怎麼回事?你的修為怎麼變得這麼弱小了?”

虞清溪淡淡說道:“這就像你們魔族一樣,相互吞噬就會變得更加強大,而我,恰恰有這樣一種功法,可是暫時以自身修為提升彆人修為的。”

“提升誰了?”

“我!”

一聲爆喝又在伽羅身後響起,伽羅再轉身卻隻能看見一片黑暗,四方山壓下,瞬間將他壓得粉碎。

戰場紙上,周圍一片死寂。

不管是魔族還是正道修真者,這時候都安靜了下來,久久的說不出話來,魔族想要知道伽羅死了冇有,正道人士也想要知道伽羅死了冇有。

良久,成東林突然大喊,“我修真正道的勇士們,魔主已死,反擊吧!”

“好!”所有正道人士齊聲呐喊,然後開始絕命反擊。

伽羅死了?

要是有人這樣問成東林,他會做出肯定的回答,是的,伽羅死了,方纔他和虞清溪被壓在四方山之下,他們都以為自己要死了,可就在這個時候,成東林突然發現自己要突破了,距離進入下一境界隻是一步之遙,於是,虞清溪助他一臂之力。

反擊湊效,一代魔主伽羅就這樣死在了四方山的重壓之下。

成東林飛快來到虞清溪身邊,剛剛虞清溪耗費巨大的真元幫助他突破,這時候的虞清溪已經虛弱之極,成東林將她抱在懷中,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她身上那奄奄一息的氣息。

成東林連忙以真元護住虞清溪。

虞清溪忙說道:“大戰尚未結束,你彆胡亂浪費真元之力幫我。”

成東林笑道:“結束了,伽羅已死,接下來就是我們修真正道反擊的時候了。”

“伽羅真的死了嗎?”虞清溪有些疑惑的問道,這一場勝利來得實在太艱難了。

成東林點頭道:“死了,一切都結束了,這時候首要的就是保住你的性命。”

“我的性命不重要。”

“不,你的性命纔是最重要的。”成東林笑道:“你彆忘了,你可是答應了我,隻要我們活下來了就要嫁給我,我還等著你嫁給我呢!”

“貧嘴。”

虞清溪咳嗽一聲,然後說道:“我數次耗費真元幫你,以後恐怕再冇有提升的可能了,你告訴我,在天道境之外,是什麼樣的境界。”

成東林淡淡笑道:“天道之境之外,是滅世之境,放眼整個修真界,估計也隻有我達到了這樣的境界吧?”

“臭美。”

虞清溪責備一句,接著卻像是小鳥依人一樣依靠在成東林的胸膛上,自己以後依靠的男人這麼強大,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