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她將當初的真相公諸於眾,雲氏帝國的人,也不可能同意她殺掉雲姌。

最好的解決辦法,是給雲氏帝國,另尋一名可靠的繼承人。

但這個方法也被堵死了。

初代皇帝為了預防家族血脈相殘,權利傾軋,王位繼承等級森嚴,以嫡為貴,以長為尊。

雲姌甚至是這麼多年來,第一個被破例賜予王姓的血脈後代。

而這個機會,不知道是她那位姑姑,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好不容易纔跟父親爭取來的。

除非雲傾擁有親生的兄弟姐妹,不然誰也無法取代雲姌。

雲傾甚至大逆不道地想過,要不要勸母親生二胎......

但為了防止被父親揍,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逝。

雲傾目前麵對的,還是分外殘酷艱難的現實。

她要在保證帝位有人繼承的前提下,審判雲姌。

如何才能,在所有人的反抗聲中,光明正大地,將一位尊貴的王儲,送上斷頭台?

安靜的書房裡,雲傾端坐在墊子上,仰頭看著麵前懸掛的那副字,黑漆漆的眼睛,閃爍著沉凝幽深的光澤。

在她手邊,銀髮黑袍的玩偶坐在墊子上,正聚精會神地看著一本書。

小傢夥瑩白的手指翻著書頁,不知道看到了什麼,臉蛋時不時泛紅,整個人都在興奮地冒粉紅泡泡。

小東西太興奮,一不小心厚重的書本從懷中跌了下來,正好跌在了雲傾腿邊。

雲傾下意識望過去,就見書麵上寫著——

[從此,王子與公主過上了冇羞冇臊的生活,日日閉門,夜夜笙歌,冇過多久,就生下了三個孩子。]

雲傾,“???”

她將那本書撿起來,看了下封麵,像是某種童話故事......

問題是,現在連童話故事都這麼捲了嗎?

雲傾轉頭瞅小蓋亞。

小蓋亞雙手害羞地捂著小臉蛋,見雲傾看過來,立刻乖巧地站好,一臉嚴肅地抬起小手指指向門外。

那意思——

這書是“爸爸”給他的。

是“爸爸”在教壞小孩子!

雲傾,“......”

她是知道,小蓋亞最近一直在看書。

也不知道北冥夜煊跟他說了什麼,這小東西大部分時間,都窩在書房裡。

她想著學習不是什麼壞事,前提是——

這教導方式是不是有哪裡不太對勁?

雲傾剛正不阿地扣下了這本書,從書架上,找出了一本白雪公主,遞給小蓋亞,“看這個。”

小蓋亞眨了下眼睛,確定“媽媽”不會把那本書還給他之後,認真地翻起了白雪公主。

雲傾將那本另類的童話書帶出了書房。

她回到臥室,將那本書塞進了抽屜裡。

從窗簾外吹進來一陣風,雲傾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愣了下,轉頭朝著窗外望去。

其實......不是完全冇有辦法的。

她還有一個選擇。

那個大哥哥......

如果對方真的是雲氏帝國的血脈,那她麵對的,所有的一切困難,都將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