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陳天選來說的話,他既然是一個狠人,那麼不管做什麼事情,他都會想辦法去搞定。

現在既然是要做臥底。

那就要有做臥底的樣子才行。

要是說,他連這個事情都不知道的話,那就太愚蠢了。

這樣的事情,自然不會發生。

因為陳天選本身就是一個絕世高手。

既然是這樣的話,當然冇什麼好說的了。

“好的,你下去吧。”

歐陽九仙擺手說道。

“是,宗主。”

陳天選說道。

“對了,你現在是這裡的武道盟主,到時候,你得幫忙一下,找些人來控製現場才行。”

歐陽九仙說道。

對於歐陽九仙這樣的狠人來說。

他現在既然決定要這樣做,自然是不會有任何問題。

真正的高手就是如此。

反正,有武道盟主撐腰。

很多事情,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而他現在這樣做,心中也是充滿了驕傲。

對他來說的話,有這樣的事情,當然是很爽的。

畢竟麾下的一個堂主。

竟然是港島的武道盟主。

這種事情說出去,都是很驕傲的。

這說明瞭一個道理。

那就是他們九仙宗裡麵,都是真正的絕世高手。

而一個宗派,要想稱霸的話,就必須要有高手才行。

要是冇有什麼高手的話,這就是很困難的事情。

而現在,那麼多高手都出現在宗派,自然是一個值得慶祝的好事情。

要是說,一個高手都冇有的話,那就是很丟臉的事情了。

倘若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是冇有任何意義。

因為這樣一個宗派,早晚要完蛋。

隻有高手出現的宗派,纔可以永遠存在。

這纔是真諦。

要是說,他連這個道理都不懂的話,那就太愚蠢了。

而這樣的事情,自然也不會發生。

“我知道怎麼樣做了,宗主。”

陳天選淡淡說道。

對於他這樣的狠人來說。

現在既然是有宗主的命令,自然要聽從才行。

如果說,一個人連宗主的命令都不聽了。

那麼這樣的人,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陳天選也明白這個道理。

因此,他現在必須要牛氣沖天才行。

反正,到時候他們要去哪裡,就提前讓武道高手把那裡給封了就行。

如果說,真的有其他武者也想去的話,那麼必須要得到批準才行。

要是說,他們真的想這樣做的話,那就是很困難的事情。

在港島這裡,冇有人有膽子,敢去得罪真正的武道聯盟。

一旦得罪武道聯盟的話,你就完蛋了,在港島這裡,是不可能混得下去的。

陳天選他們的實力,都不是鬨著玩的。

起了殺心的話,就算是天老王子,那也抵擋不住。

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

又過了幾天。

陳天選在一號彆墅修煉的時候。

突然間,接到了宗主的電話。

“我已經把所有的武器,都找到了,現在,我們可以去九龍山了,那裡會出現神龍!”

宗主說道。

這樣的事情,讓陳天選吃驚不已。

他所期待的時刻,終於要來了!

“宗主,你確定真的是在九龍山出現嗎?”

陳天選問道。

很多事情,都是很難說的。

因此,是不是會出現的話,其實誰也說不準。

但是不管怎麼樣說的話。

現在宗主既然這樣說了。

自然是不會有任何問題。

因為那麼多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