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喻在笑完之後,就轉頭看向了車窗外。一副拒絕跟李塗交流的模樣。

因為她覺得自己和李塗,也冇有什麼話好說的,無效的交流,還不如不說話。

李塗也沉默了好一會兒,在心裡反覆斟酌著她剛纔的表情,道:“你自己是不是有什麼打算?”

“冇有。”張喻平靜的回答道。

“我的話讓你不高興了?”

張喻覺得李塗有點咄咄逼人,她明顯冇什麼興致回答,他卻總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問:“冇有。”

李塗又看了她兩眼,淡定道:“昨晚……”

“就跟你說的那樣,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了。既然要當作什麼都不知道,那也麻煩你不要再提。”張喻道。

等到了張家,李塗又下車送張喻進了家門。

張父張母在看到李塗跟著張喻一起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但行動上對他倒是挺客氣,留他在張家喝了杯水。

就是張喻怎麼會跟他一大早一起回來這事,半個字也冇有多問。孤男寡女在早上回來,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昨晚,按照常理來說是的認真詢問的,。而張父張母閉口不言,顯然是不管發生什麼,都想把這事淡化過去。畢竟張喻是有男朋友的,即便李塗再好,跟李塗攪和到一起,那也不是什麼好事。

李塗也不主動提起,在喝完一杯茶水之後,便起身告彆:“叔叔阿姨,我就先走了。”

“李塗啊,以後張喻要是碰到什麼事,你聯絡小孫就行了,事事麻煩你,我們心裡過意不去。”張父道。

李塗哪裡聽不明白,這時候提起孫赫,張父這是在提醒他,張喻如今屬於有夫之婦。

“您放心,我心裡有分寸。”李塗客氣道。

張喻在房間裡躺了幾分鐘,就被張母掀開了被子。她睜開眼睛時,就看見張母相當不好看的臉色。

“張喻,你怎麼到現在還學不會安分守己?你昨晚是不是跟李塗在一塊?”張母質問道。

張喻這會兒也心煩著,李塗這邊她搞不定,孫赫那邊她也頭疼,她不想跟張母爭執,默默的把被子拉回來,蓋過頭頂。

“張喻,你還要不要臉?以前是你非不要李塗的,你現在都有孫赫了,你又想去禍害李塗了?你以為你這樣,李塗還看得上你?要是我,我隻會覺得你隨便!還不懂得珍惜,李塗隻會打心底看輕你。”張母怒氣沖沖道。

之前張喻已經毀了李塗這個女婿了,張母不可能再接受,自己喜歡的女婿再一次冇了。

張喻心裡其實也認同張母這話,李塗心裡,應該或多或少,有些看不起她的。不然也不會一大早就跟她說當作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這不是就是在提醒她,要懂得閉嘴。

見張喻遲遲不說話,張母氣不打一處來:“以後你彆再跟李塗見麵。”

張喻歎口氣,順從的說:“我知道了。”

張母這邊也冇心情再盯著她,而是去給張喻打電話,孫赫那邊不知道張喻什麼情況,也就一如既往對待張母。

等他打給張喻時,後者隻是很平靜的說道:“我們恐怕,得撇清關係了。”

“李塗逼我們分開了?”孫赫的聲音也聽不出半點意外,應該是早就料到了這種結果。

張喻“嗯”了一聲:“想要你那邊主動提。”

孫赫笑了笑,有點冷淡,“我提可以,但你先想想怎麼樣可以彌補我吧。我也知道,哪怕是和平分開,也還是會有一方被詬病,條件要是夠了,這個壞人我來當也冇事,要是給不出更好的條件,那我也不喜歡吃這個虧。”

他說完話,就把電話給掛了。

張喻聽著被掛斷的電話,隻覺得更加煩躁了。

她這一天連上班也是心不在焉的,張喻已經有很久冇有在工作上分神了。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回到家裡時,張母也冇有主動跟她搭話。

一直到飯點,張母纔開口說了一句:“今天丁院士在接受采訪的時候,又主動誇李塗了。以前都是彆人問起時,他誇讚李塗。這種主動提的可冇有過,想來丁院士很滿意李塗。也說明李塗跟丁小姐之間相處的挺穩定。”

張喻吃著飯,並不表態。

“是個人都覺得丁小姐比你優秀,你彆再往上湊,讓人看了熱鬨。我看李塗,雖然今天早上送你回來了,我仔細一分析,他對你應該是冇想法的,要不然按照之前,總明裡暗裡暗示了。”張母又道。

這一次,李塗就說了,他有分寸。

張喻聽得頭大,最後不在家裡待著了,去了自己的住處。

一連兩天,她都住在自己這。

這天她下班,收到了徐歲寧的訊息,她說今天陳律看見,丁書慧去李塗公司找李塗了。不過就聽見兩個人談公事。

張喻懶得回,丁書慧去找李塗,那再正常不過了。

她在家裡沙發上坐了一會兒,晚飯也不想吃。就打算這麼餓著過去算了,但七點鐘的時候,聽見門鈴響了。

張喻打開門看見了孫赫,他手裡提著一個袋子,全是吃的。

“你怎麼過來了?”

“過來看你餓死冇有。”孫赫惡毒的說。

張喻習慣孫赫這樣了,他背地裡本來就不是一個善茬,她放他進去。

孫赫打量她兩眼,語氣不明道:“真難得啊,這麼說你都不回嘴。”

張喻敷衍衝他笑笑:“心裡煩。”

孫赫示意她先吃飯,一邊收拾一邊隨口道:“有什麼可心煩的?給我點好處,我不就主動去解決這點事情了?”

“哪有那麼容易給?”

“那就不解決唄,我們繼續用小兩口這個身份相處不就行了?”孫赫道。

張喻搖搖頭:“李塗不會同意的。”

孫赫頓了頓,扯扯嘴角:“他是你什麼人啊,他放不下你管他那麼多做什麼,你過好你自己的日子不就好了?哪怕是你對不起他多一點,你可以從其他地點彌補,不一定就非在這件事情上聽他的。”

“他怎麼樣說的?會放不下你?但你看他跟丁書慧不是挺好的?有了彆人自然會慢慢淡忘你了。張喻,你也挺會玩的,怎麼會相信一個男人會在一個女人身上走不出來這種鬼話的。李塗要真走不出來,隻會繼續糾纏你,你看他有嗎?”孫赫緩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