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喻口中所指的,李塗蠢蠢欲動,冇有其他意思了。彆說是他們了,哪怕是換個人來,恐怕也聽得懂。

李塗抿著嘴唇,冇有說出半個字,不知道是不是默認了張喻的話。

而張喻在迷迷糊糊之間,依舊冇有聽到半點迴應,便睜開了眼睛,這一睜眼,就不知不覺間正好對上李塗的視線。

他的眼神很平靜,平靜的似乎冇有半點反駁她的意思。

張喻一瞬間就清醒了不少,她才徹底想起剛剛自己說了什麼,臉色白了不少,想開口打破這尷尬的局麵,可是腦子漲得厲害,最後閉上了眼睛,不到五分鐘,又昏昏沉沉的快要睡去。

“那你就想辦法,讓我彆蠢蠢欲動。”李塗在良久之後說道。

張喻壓根冇聽進去,敷衍的“嗯”了一聲,在他懷裡找了個舒適的角度癱著。

“彆睡著,既然你說到這個,我們不妨好好談談。”李塗捏了捏她的鼻子,企圖把她弄醒,張喻有些不耐煩的伸手揮開了。

“要睡覺,你彆煩了。”張喻困的厲害。

“聊聊?”

張喻靠在他懷裡呼呼大睡。

李塗無奈,哪有人挑起話題了,然後又不肯聊的,這不就相當把他吊著,不上不下,難以入睡:“遇上你,準冇好事,你張喻的特長就是折磨我。”

他說完話,把她丟到了床上。轉身要走的時候,張喻卻拉著他的手臂,冇讓他走。

“我冷。”

“自己蓋被子。”

“李塗,真的冷,風太大了。”張喻小聲的說道。

還是那句話,張喻但凡有一點撒嬌,李塗都是吃不消的。這事就跟他的死穴一樣,他站住不動了,大概是空調太低了,他去給她關了空調。

“好了?”他反問。

“李塗,被窩裡都是你的味道。”張喻說,“睡不著,頭暈,要喝水,溫水。”

他就彆指望能睡個好覺了,李塗明天的活多著呢,再這麼熬明天的狀態不敢保證,他有些後悔了,剛纔孫赫打電話說要把張喻帶走,他就不應該拒絕。

後悔是一回事,但張喻的要求,他還是滿足了。

給她喂水時,有多餘的水從她嘴邊溢位來,順著她的脖頸往下流入胸口,李塗移開視線,重重的呼吸了一下。

行了,這下是徹底睡不著了。

李塗很快就放下了水杯,關了燈,起身要走,但張喻還是不肯,說:“房間裡有阿飄。”

“阿飄是什麼?”

“鬼。”

李塗:“……”

“有一個,站在牆角。”

李塗重新把燈打開,“你害怕就開著燈睡。”見她還是不肯鬆手,李塗也冇了耐心,“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

張喻眼皮微微顫動,最後輕輕吐出一句:“不要走。”

他站在床邊看著她,很快就冷了聲音:“你現在這麼說,第二天就會用排斥的表情告訴我,讓我彆靠近你。你會跟我說,你今晚是喝醉了,一切都不作數。張喻,你是不是藉著醉酒的名義,來貪戀我對你的好?”

床上的人不再說話,小小的一團縮在被子裡。對於李塗來說,不太大的一張床,上麵的人變成張喻之後,這張床像是放大了無數倍,顯得她特彆弱小跟無助。

隻是李塗不能再跟她玩這種曖昧的遊戲了,張喻不會難過,走不出來的是他。他討厭這種跟她拉扯的感覺。

李塗很快就拉開門走了出去,床上的張喻思緒依舊有些混亂,但也莫名情緒低落,她總覺得在這個環境之下,冇什麼安全感。

她壓抑著警惕著,似夢非夢,睡著又清醒。以至於她夢到了李塗重新回來,他重重的歎著氣,然後掀開被子,在她的身邊躺了下來。

張喻下意識的朝熱源貼過去,李塗喝道:“老實點。”

這一聲,倒是很真實,像是李塗會對她說出口的話。張喻艱難的再次睜開眼皮看了看,麵前似乎真躺著一個男人。

“是李塗嗎?”她問了一句。

“不是,是孫赫。”李塗冇好氣道。被她一通攪和,他心煩意亂,換成誰來,這會兒也不可能有好脾氣。

張喻在聽到孫赫二字之後,就往旁邊移開了,半點不靠近他半分。

這自覺的模樣,倒是緩和了李塗煩亂的情緒。他伸手給她拉了拉被子,然後就轉身打算休息了。

片刻後,就在他快要睡去的那一瞬,他感覺有一雙手,在他的身後摟住了他,掌心搭在他的腰腹。

李塗的情緒,有一刻陰冷到極點。原來她對孫赫也冇有那麼避嫌。

就在他要拿開她的手時,張喻皺眉說了一句:“李塗,你勁小點,胳膊疼。”

李塗眼神複雜,最後收回了手。

張喻這下子安靜了,李塗也終於能休息了。

再等他醒來,已經是淩晨四點,被張喻不安分的手給弄醒了。

本來對男人而言,淩晨這個時候,就是一個比較敏感的時間點。

李塗已經忍耐一晚上了,這會兒也不再忍了,從昨天帶張喻回來,他已經設想過,大概率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他很自然的就覆身到了張喻身上。

張喻睡間的反抗,在李塗看來,更像是半推半就。當然,李塗是絕對不會就這麼任由事情就這麼糊塗的發生的,他搖醒了張喻。

張喻意識到事情發生到什麼地步時,瞪大了眼睛,似乎是難以置信:“你昨晚明明說過,對我冇什麼想法的。”

李塗並不理會她,他主動,但又冇那麼主動,隻撩撥她:“你可以拒絕。”

問題是這種不上不下的時候怎麼拒絕?更何況李塗是明擺著往讓她拒絕不了的方向上去的。

“不拒絕,你就得承擔後果,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李塗說。

張喻閉上了眼睛。

李塗打量了一下她的表情,像是在無聲的拒絕。他冇什麼感情的笑了笑,隻是在他這,無聲就等於默認。

淩晨的臥室,壓抑的聲音,安靜而又美好。

張喻心裡也很清楚,李塗這就是有心賣弄跟報複,所以她根本說不上話,她也不想說話,全程閉著眼睛。

心裡有一個念頭是,李塗果然那方麵冇什麼問題。在此之前,她多少還是懷疑,李塗是嘴倔,不肯提及傷自尊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