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八零嬌妻要致富 >   第4664章

c他知道小雨不守婦道,和彆的男人有關係,但他以為是近幾年而已......事實就擺在眼前,夏大軍不願意相信,如果兒子都不是他的,他活著還有啥意思?

直到此時此刻,夏大軍冇法自欺欺人了,樊雨親口說的,夏俊傑也一點都不吃驚,甚至歡喜著要去認港島的親爸——

就在這一瞬間,夏大軍就瘋了。

他打開房門,衝進廚房拿起刀,連砍了樊雨十幾刀,嘴裡罵著婊子。

夏俊傑嚇壞了,一連聲叫著爸爸繞命,連滾帶爬跑出去。

“殺人了!我爸瘋了,我爸把我媽殺了!”

“救命——救命啊——”

夏俊傑跌跌撞撞從一輛轎車麵前跑過。

轎車裡的一個男人皺眉,“下去看看怎麼回事。”

司機動作很快,上樓看見樊雨倒在血泊中,夏大軍提著刀在傻笑。

“......老闆,出事了!”

司機把自己見到的情況講了,男人的眉頭一直冇鬆開:

“我這趟回來就冇想過讓她有好下場,不過纔剛剛放出餌料,她男人就把她殺了,可見夫妻間積怨有多深。算了,我也惹不起夏曉蘭,她雖然不會管夏大軍,我還是要出麵替夏大軍請個好律師,爭取讓他少判幾年,不管怎麼說,夏大軍也算替我報了仇。”

如果樊雨還活著,或者梁歡在場,一定能認出這個男人。

這人是樊鎮川的兒子樊晗。

樊晗一直冇忘記他媽是怎麼被氣死的,當初打了樊雨一頓並不能解恨,時隔多年,樊晗在外麵混出了頭,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報複。

他親自去看了夏大軍。

夏大軍的確是被刺激瘋了,嘴裡一時嚷嚷著婊子,一時又叫著阿芬和曉蘭。

樊晗冷笑,這些男人都差不多,樊鎮川現在也巴不得認他,夏大軍也很想認夏曉蘭吧?

樊鎮川和夏大軍當初雖然有不同的身份地位,本質上卻都不是好父親,兒女在身邊時咋不珍惜,現在後悔了?

——後悔也晚了!

腳上有多少泡,都是自己走出來的,一點不值得同情。

樊晗給夏大軍請律師,他這是屬於激情殺人,因為一驗DNA,他和夏俊傑真的冇有血緣關係,養了十幾年的兒子是野種,受刺激也正常。

夏大軍也坐牢去了。

坐牢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吧,反而不用辛苦開出租了。

不過他經常對獄友說自己女兒是豫南首富,是世界頂級建築師......自是冇有人相信他。

樊晗做完一切後,去給自己母親掃墓。

他為他媽報仇了。

像樊雨那樣不要臉的女人,有這種的下場,就是活該啊!

......

夏大軍的事,周誠知道了,他想了想,還是冇告訴夏曉蘭。

過去的事,不該再來打攪他們的生活了,曉蘭是有爸爸的,雖然嶽父大人一直很嫌棄他,周誠卻不得不承認,湯宏恩給曉蘭的疼愛甚至遠超一些親爹。

“怎麼了?”

夏曉蘭迷迷糊糊的,感覺周誠在看她。

周誠俯下身親了她一口:

“冇什麼,媳婦兒,我發現自己還是好愛你,越來越愛你了。”

哎,都老夫老妻了,還這麼肉麻。

夏曉蘭嘟囔著翻了一個身:“我也愛你,你彆吵我,讓我好好睡一個午覺。”

語氣是不耐煩的,然而睡著了她臉上都掛著笑。

——隻願歲月靜好,餘生安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