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蕭承逸沐雲安 >   第2621章

蕭珈藍聽著這話,麵色一變,遭了,她的身份暴露了!

那葉家該怎麼辦?會不會受她連累?

思慮間侍衛已經將她給擒住,她也冇有掙紮而是問道:“陛下是隻抓我一人,還是國公府上下?”

男人是宮中羽林衛的首領,名喚陸釗,他道:“國公府上下全部入獄審查。”

蕭珈藍心底咯噔一下,過往的噩夢再次浮現心頭,他們謀劃了這麼久,為什麼還是什麼都改變不了?

到底是哪裡錯了?明明她已經很小心了,難道是因為她太貪心,非要和元宸再續前緣纔會有此下場?

侍衛押著蕭珈藍出了國公府,而葉家其餘人等全都下了獄。

一時間,京城沸騰,流言四起,就連天色都變了。

陸釗押著蕭珈藍入了宮,就見大殿上,北辰帝端坐在龍椅上,氣勢威嚴。

她站定,看向龍椅上的人,猶記得前世她也是站在這裡,不過那是她和元宸成婚後,她以兒媳婦的身份拜見父皇,那時候的北辰帝一臉和氣,哪怕對她有些微詞,但冇有給她難堪。

而今,她是階下囚,是南嶽的細作,是接近他兒子的女子!

北辰帝緩緩的聲音,開了口問:“你是南嶽魏王府的郡主,你姓蕭而非姓葉,是不是?”

蕭珈藍知道,如果冇有十足的證據,北辰帝不可能抓她,與其被人拆穿不如主動承認。

她道:“是,我叫蕭珈藍是南嶽的郡主!”

北辰帝一拍桌子怒道:“真正膽大包天,竟敢偽裝國公府小姐,接近太子,蠱惑他,簡直就是個妖女!”

蕭珈藍想說她和元宸是真心相愛的,可是眼下的情勢卻是讓她冷靜了下來,如果她這麼說的話,元宸勾結南嶽的罪名就落實了。

她不能讓元宸再一次揹負這樣的汙名,如果改變不了,那就讓她來揹負這一切,隻要能保元宸。

蕭珈藍緊握著雙手道:“是,我就是來迷惑元宸的,他一直被我矇在鼓裏,陛下要殺就殺,隻是元宸以及國公府上下,都是被我矇騙的,還望陛下放過他們,隻懲治我一人!”

北辰帝哼了一聲道:“你以為你這麼說,葉家就能逃脫乾係?”

他拿著兩封信箋,冷冷的聲音道:“你給你哥哥寫的信中,可是都交代的明明白白,從一開始葉家就知道你的身份。

而朕的好太子,為了你竟想用整個北辰的江山為聘!”

蕭珈藍看著北辰帝手中的信箋,臉色大變,她道:“這信怎麼會在這裡?”

話音方落,就聽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是我呈給父皇的!”

蕭珈藍看著從屏風後麵走出來的人,竟然是元昊!

她倒吸了一口氣,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他道:“怎麼是你?”

蕭珈藍反應過來問道:“你是從何處拿到了這封信?”

元昊揚了揚眉道:“這說起來還要多謝你的侍衛蕭策,是他認出你傳信的鷹隼將這兩封信截獲,我才能得知這天大的秘密。

如果不是發現的及時,這北辰的江山就落入了你們南嶽的手中。

你們南嶽真是好毒的心思,派個女子來蠱惑我的皇兄,讓他為你神魂顛倒,連祖宗的基業都不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