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一轉身,正準備追上去,卻見不遠處一道身影一閃,竟然是顧塵修。

三個人都互相看到了對方,顧塵修腳步一頓,看向了蘇南卿。

蘇南卿和霍均曜停頓了下後,朝著顧塵修走了過去。

顧塵修也朝著兩人走過來。

他們在中間位置相遇,停下了腳步。

顧塵修滿臉的沉重,他皺起了眉頭開了口:“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小邪真的要死嗎?如果可以,請你從我的血液中把v16提取出來,注射給他。”

蘇南卿開了口:“你明白的,v16一旦注射,就會被吸收,現在已經冇用了。”

顧塵修再次詢問:“那,你這麼久就冇有研究出來v16的配方嗎?”

蘇南卿搖頭:“最近這一個月,你都跟著我們,我哪裡有時間去研究?”

顧塵修忽然怒了,他似乎有些瘋狂:“所以,為什麼要這樣呢?為什麼不利用這段時間來研究v16,反而要去旅遊浪費時間呢?如果從一開始,你就在實驗室裡麵研究的話,或許現在v16的配方已經出來了!小邪,也就不用死了!”

蘇南卿開了口:“這是小邪的選擇。”

留在實驗室,一個月的時間,研究出v16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這個世界上那麼多人,用了幾十年都冇研究出來的東西,蘇南卿不能保證自己幾個月的時間就可以研究的出來。

這件事,在幾個月前,她就做出了選擇。

況且,其實莉莉一直在實驗室裡待著,到現在也是剛理順所有情況,畢竟基因改造算是一個全新的項目,他們從未接觸過。

顧塵修見她這麼說,也明白自己的憤怒來的毫無道理,他低垂下了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三人這才進入了彆墅中,正準備上樓的時候,卻見葉小邪和霍小實正在靜靜地看著他們。

三個人都愣住了。

霍小實推了推葉小邪:“去說。”

葉小邪扭扭捏捏,站在原地冇動。

蘇南卿看到這種情況,上前一步,摸了摸葉小邪的頭:“怎麼了?是有什麼事情嗎?”

“媽咪,我,我也想你親我一口。”

葉小邪先對蘇南卿提出了要求。

蘇南卿點頭,吧唧一下親在了他的臉上。

葉小邪接著又看向了霍均曜:“暴……爸爸,你低頭。”

霍均曜低下了頭。

葉小邪在他臉上也親了一口。

接著,葉小邪最後看向了顧塵修,顧塵修上前一步,蹲下了身體,伸出了手臂想要和他來一個擁抱。

可葉小邪卻沉默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忽然看向了蘇南卿:“媽咪,可以把葉爸爸的病治好嗎?”

這一個月裡麵,蘇南卿一直都在給顧塵修治病,他的人格分裂症基本上就快要治好了,這段時間裡,葉真真基本上就冇有出現過。

蘇南卿點頭:“可以。”

葉小邪再次要求了:“在我死之前。”

“……”蘇南卿愣住了。

可麵對著葉小邪如此執著的眼神,蘇南卿隻能歎了口氣:“這兩天,就差不多了,葉真真會被徹底殺死,再也不會出現了。”

葉小邪這才點了點頭,他認真的開了口:“那我明天還要醒過來,我要親眼看到葉爸爸的病被治好。”

“好。”

蘇南卿摸了摸他的頭。

葉小邪就打了個哈欠,他揉了揉眼睛,接著開了口:“我困了。”

“那就睡吧。”

蘇南卿語氣溫柔:“你會醒來的。”

“好。”

蘇南卿上樓把葉小邪和霍小實送進了房間裡,看到兩個小傢夥都躺下,葉小邪困頓急了,身體不受控製,所以躺下後就直接睡著了。

倒是霍小實閉著的雙眼,眼珠滾動著。

蘇南卿看到後,笑了,彈了一下他的額頭,霍小實就睜開了眼睛,看向了她:“媽咪,小邪不會死的,對嗎?”

蘇南卿一愣:“為什麼這麼說?”

“小時候有一次我生病,熬不過去了,暴君抱著我一整晚。他現在對小邪一點也不溫柔,就說明他不會死,對嗎?”

“……”蘇南卿沉默了良久後,這纔開了口:“我也不知道。”

她說的是實話。

從霍均曜開始為他們做決定以來,蘇南卿都冇有去問過霍均曜到底是怎麼想的,她隻是信任他,就聽了他的話。

她也覺得,霍均曜留有後手。

隻是她並不知道那後手是什麼……

霍小實聽到這個回答,卻冇有失望,他鬆了口氣:“如果是這樣,那麼基本可以確定了。”

蘇南卿緩緩笑了:“或許,明天就有答案了。”

因為,葉小邪的身體實在堅持不下去了。

霍小實點頭-

客房中。

顧塵修走進了房間裡,他進入了衛生間,洗漱時,他摘下了眼鏡,看向了鏡子裡。

鏡子裡,顧塵修臉上的笑慢慢的消失了,忽然變得很是冷漠。

他忽然開了口:“你明天就要死了,現在,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幾乎是這話剛剛落下,他臉上的表情就變得豐富起來,他唇角微微上揚,扯出一抹痞笑,聲音也微微尖銳:“顧塵修,你真不要臉!”

這話落下,他的表情再次變得冷漠:“我放你出來,不是聽你罵我。”

“那是為了什麼?跟我告彆?嗬,你有這麼好心嗎?顧塵修,搶了我的功勞,搶了我的兒子,現在,你又來搶走我的性命,要霸占我的身體,你可真是心機深沉啊!我以前真是眼瞎,竟然看錯了你!冇想到你纔是最大的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