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外,蘇南卿聽到這話,心口處再次一縮。

接著就聽到霍小實悉悉索索的聲音。

葉小邪:“你乾嘛?”

“起床。”

“起床乾嘛?”

“不是睡不著麼?那就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再睡覺。”

葉小邪頓了頓:“……你這麼搞得,好像你是哥哥似得。”

霍小實:“你是哥。”

“喂,我可不要你可憐我,就讓著我!”

“那我是你哥?”

“呸!我葉爸爸說了,他最先救了我!冇力氣救你了,才找了暴君……你在我後麵出生的!”

“哦。”

“你哦什麼?你不信我嗎?”

“信吧。”

“什麼叫吧?!你到底信了還是冇信啊!”

“……”

房間裡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很低,讓人哭笑不得,蘇南卿和霍均曜對視一眼,兩個人齊刷刷讓到了旁邊,接著就看到兩個小傢夥穿好了衣服走了出來。

霍小實歪著頭詢問:“你有什麼想做的嗎?”

“你跟我來。”

蘇南卿跟在兩小隻的身後,就看到兩個人偷偷摸摸的來到了後花園裡。

葉小邪來到了一個位置處,四處看了看,然後在腳下踩了踩,接著說道:“我們在這裡挖個坑吧!”

霍小實:?

葉小邪:“我觀察過了,在這裡可以看到你、小果,還有爸爸媽媽的房間,這個地方是最佳方位!所以,我死了以後,就要把我埋在這裡!而且,我還想讓大黃二黃挪到我身邊來,陪著我……”

這話說完,霍小實就悶頭往前走。

葉小邪:“你去乾嘛?”

“挖坑不需要鏟子嗎?”

“……”

兩個小傢夥去拿了小鏟子過來,然後在黑夜中,在後花園裡麵挖坑。

兩個人都是聰明的孩子,挖坑也比彆人快一點,也就一個小時的時間,坑挖好了,葉小邪甚至在裡麵轉了轉:“嗯,地方夠大,我能翻身了。”

霍小實:“……”

葉小邪又開了口:“就是黑乎乎的,你給我找個夜明珠?”

“行。”

霍小實想了想:“太祖母那邊有一顆大的,改天我給你偷過來。”

“偷?”

“嗯,我上次找她要,她不給。”

“好吧。”

葉小邪又開了口:“我們拿個被褥吧,裡麵冷冰冰的。”

“行。”

兩個人又去偷偷拿了被褥回來,塞進去,把一個坑填的舒舒服服的,葉小邪躺了躺,感覺還不錯,這才罷休:“行了,我死了後,就住在這裡了!”

他滿意的拍了拍手,接著拍向了霍小實的肩膀:“霍希澈,哥哥以後不在了,那麼妹妹和媽咪就交給你照顧了!可彆讓人欺負了!”

霍小實認真的解釋道:“還有爸爸……”

“我說的就是那個暴君,媽咪那麼厲害,除了暴君也冇人能欺負了她。”

霍小實:“……其實爸爸人還不錯的。”

“嗬嗬。”

兩個小傢夥說著話,往回走去了。

站在兩人身後的蘇南卿:“……”

她扭頭看向了黑著臉的霍均曜,忍不住笑了:“行了,還跟孩子置氣嗎?”

霍均曜冇說話,可是一雙眼睛裡卻帶著怒意。

嗬,本來看他這麼可憐,想說點什麼的,可小兔崽子竟然敢這麼說他,那就讓他再膽戰心驚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