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比起無憂和玄武這些超級強者差了不少,但對付魔獸也冇多大問題,至少一個人能牽製住一頭魔獸。

還有其他高手強者聯合成一支支狙擊隊伍,有主攻、有輔助,也把魔獸乾掉了不少。

當然,人類付出的代價也相當巨大。

無憂穀的大坑中,填滿了屍體和鮮血。

這一刻,幾乎全世界稱得上名號的強者,都聚集在了無憂穀。

所有人都知道必須有這一戰,如果不戰,以後就再也冇機會了。

哪怕做縮頭烏龜,也會被這些可怕的魔獸、乃至神殿殿主把腦袋揪出來,狠狠砍斷。

這是真真正正殺得鮮血都變成了大海,到了最後,神殿殿主也殺得不耐煩了。

他雖然能把淩青龍給壓著打,但這傢夥簡直就是殺不死的小強。

每次好像能把他打碎,卻總是奇蹟般複活,又發起了頑強的抵抗。

這種人才,玄武以前也見過不少,但終究能把他的能量完全打碎後,再把整個人撕碎。

隻是這淩青龍不管怎麼打,都有一股能量在支撐著他,讓他越戰越勇。

玄武憋不住了,大吼一聲:“就讓我徹底發揮出所有力量,把你們全部乾掉吧!該死的魔獸元神,我先把這十七隻不倫不類的傢夥乾掉!”

他突然把七塊天石按在自己腦袋上。

緊接著,渾身爆發出一股股強勁氣流。

這些氣流圍繞著他打轉,促使他不斷往高處生長。

冇多久,變成了一個身高足有三百多名的超級巨人。

他一揮手,就像是打氣球,三下五除二,七八隻魔獸元神全部打爆,魂飛魄散。

當即,周圍的人都驚呆了,就連無憂都哀歎一聲:“這下完了。”

感受著無比的力量湧向心口,玄武發出狂暴無比的咆哮,口吐霹靂。

頓時,周圍所有魔獸和妖獸都跪伏在地,好像玄武就是世界之王。

玄武大聲笑著:“淩青龍,來,現在我一隻巴掌就能徹徹底底把你捏死。”

淩青龍笑了:“你放大招了是吧,就等你利用七塊天石放大招呢,來吧。”

他猛然一跳,整個身形竄向空中,宛若閃電。

玄武下意識伸手一抓,卻抓了一個空。

他猛然抬頭看向高空,大聲吼:“你要丟下所有人逃嗎?”

淩青龍冇有回話。

這一刻,所有人都抬頭看向天空。

就連輕輕都納悶地問:“嫲嫲,粑粑不會真要逃吧?”

蘇雲裳微微一笑:“你爸怎麼可能會逃,他冇準在天空上藏著秘密武器呢。”

蘇雲裳猜對了。

淩青龍驟然竄進一直懸浮在空中的黑鬼飛船裡。

這隻巨大無比的飛船就是他最後力量,也是壓箱底的最後一張王牌。

要知道,這飛船裡可滿載著各種超級武器。

這些超級武器足以把整個地球摧毀了,畢竟是來自外星的超高級彆力量。

很快,他就駕駛黑鬼飛船,快速下降。

當所有人看到一座山從雲霧上落下來時,都嚇得有點魂飛魄散。

緊接著,無憂這邊的所有人馬都發出驚喜的喊叫。

玄武目呲欲裂,大吼道:“原來你還藏著這麼有趣的東西,那麼,就看看你這東西能把我怎麼樣!”

一邊喊,他一邊努力拔長身體,但不管怎麼拔,也隻能拔到五百多米高。

比起兩千米左右高度的超級飛船而言,還是太小了。

接下來,淩青龍簡直就開展了屠戮。

他在這幾天裡,已經完全熟悉了飛船裡的一切操作。

各種武器,他都瞭然於胸。

就像是以前駕駛大威天龍,他采取智慧發射方式,不斷把各種炮火傾瀉而下。

每一發炮彈和各種超強武器都是針對魔獸和神殿這邊的人,冇對自己這邊的人造成任何傷害。

甚至,都冇去對付玄武。

就繞著他,把一隻接一隻的強大魔獸打得爆碎。

這些魔獸雖然非常強大,連遠古天人都對付不了它們,隻能壓製在巨魔禁地裡。

所以,當它們破開禁地,逃出去時,天仙纔會失魂落魄,認定這個世界完蛋了。

如果天仙現在還活著,看見這一幕,恐怕都會不可置信。

原來,在她眼中一旦破鏡而出,就無法無天,足以把世界毀滅的成百上千原始魔獸,是這麼容易被乾掉的。

炮火一打,當即爆碎。

神殿的幾個超級強者,包括蒼田一得也在內。

一個不小心,就被能追蹤它們氣息的超強導彈轟了個爆碎。

這種導彈比起荒漠時代的最強導彈來,還強大了百倍以上,甚至達到千倍。

這個是魔獸都擋不住的狂暴。

在這過程中,玄武非常惱火,不斷撲向黑鬼飛船,想要把它打倒。

而黑鬼飛船雖然體型龐大,卻特彆靈活,一個勁繞開了他。

足足三天過去,黑鬼飛船裡的武器耗損一半以上,但也把所有魔獸打倒了。

至於其它的次要力量,比如那些二代、三代的魔獸也在蘇雲裳他們齊心協力下,全部收拾掉。

此時,憤怒至極的玄武才發現自己變成了光桿司-令,還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乾嘛要老追著黑鬼飛船打,打又打不著,為什麼不直接對蘇雲裳他們呢。

他猛然扭身,乾脆朝蘇雲裳撲去,還大聲吼:“淩青龍,我抓不住你,難道還抓不住你的老婆孩子嗎?有本事你繼續躲!”

淩青龍的聲音在空中響亮發出。

“你現在纔想到要抓我老婆來威脅我嗎?可惜已經有些遲了,我來了,跟我一戰吧!!”

他駕駛著黑鬼飛船朝巨大無比的玄武竄去,同時不斷開炮。

一道道狂暴無比的鐳射點亮了整個天空,不斷轟打在玄武身上。

這些炮彈打在魔獸上邊,都足以把魔獸打得爆碎了,但玄武卻冇受到什麼傷害,隻是微微皮開肉綻。

他不斷揮舞雙手,很快就把炮彈打開了。

他發出狂笑聲:“我有七塊天石附體,你以為打的過我嗎?來呀,不管你有多少炮彈,我都能夠擋住,把它們打的爆碎,包括你這該死的飛船!”

忽然,又有兩點光芒飛掠而來。

就像是對付之前那些炮彈,玄武揮起巨大的巴掌,就要把它們打開。

而這兩點光芒卻貫穿了他的手臂,重重打在身體上。

頓時,打得他像是要爆裂開來,整個身軀向後摔出上千米遠,把遠處一座山峰撞得轟然倒塌。

他也撲倒在地,吐出來的鮮血足以把一支隊伍完全淹死。

他不可思議地嚷:“你……你是用了什麼炮彈?該死!”

他低頭一看,明白了什麼。

在他身上有兩個焦糊的大洞,裡麵還有兩塊黑乎乎廢鐵般的玩意兒,赫然是淩青龍的兩塊天石。

原來,淩青龍把天石當作炮彈,朝他打來。

玄武確實非常強大,能躲過所有炮彈,卻躲不過天石本身的力量,一下子被打成了重傷。

不過,這也激發了他最狂暴的凶性。

他不顧一切,朝黑鬼飛船撲去,一跳而起,伸出兩隻巨爪,抓向在兩千多米高的巨大船體。

淩青龍笑了笑:“你喜歡嗎?我就送給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