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舒情霍雲城 >   第1173章 被罰

趙科長是比較滿意舒情態度的。

馬科長也知道不應該用這一件事情,就讓舒情的公司直接停業整頓。

因為其他的公司可能要比舒情的公司的問題還要多,隻是舒情的公司是被盯上了。

所以他們不得不也讓自己把目光都放在舒情的公司上麵。

現在舒情公司已經能夠自我去整改,舒情現在又做出了保證。

馬科長覺得主要是警告舒情一番,讓她回去好好的做調整就行了。

“我們可以先給你們自我批評理會,也可以先給你們站出來的機會,但是你們的速度一定要快。”

“兩天之後我們會在網絡上公佈處理的結果,所以你們隻有兩天的時間。”

舒情覺得這一次的麻煩解除了,但是並不代表著以後就不會產生危機。

等到離開了相關部門,舒情就回到了辦公室裡麵。

她找到了助理,先把這個事情說得出來。

“我已經和相關部門的人承諾了,而且這也是咱們公司第三次的被查出小問題了。”

“雖然我用辦法化解了相關部門的打壓,但是不代表著我們還能夠有機會犯錯誤!”

助理明白舒情的意思,因為現在的小錯誤雖然相關部門冇有辦法處理。

但是小錯誤疊加到了一起,最後演變成了大錯誤的時候,就算是他們想要挽救都冇有機會了。

所以現在把隱患消於萌芽狀態是屬於最好的。

而舒情今天找到他談話的目的,其實就是這點原因。

“我會按照你的吩咐先下發幾則公告的,不過這件事情我覺得需要各個部門全都重視才行。”

“不如現在召開一個會議吧,畢竟咱們的時間不多,我覺得今天晚上必須研究出來方案,明天咱們就要公佈出去了。”

助理覺得一共有兩天的時間。

如果等到他們後天再釋出,而相關的部門隨後就把處理的決定發出來,對於他們的公司很被動。

所以他們公司提前一天釋出公告,也是為了能夠堵住所有的網友的嘴巴。

“好吧,你這個通知所有的負責人到會議室裡麵,我整理一下材料,馬上就過去。”

助理去通知所有的人的時候,舒情先把相關部門的檔案下下來了。

而且又把這幾次出現的問題總結出來,當然如果隻是這麼簡單的事情,舒情不需要整理材料了。

她把其他的公司出現的小問題也全都整理出來了。

既然這一次需要做細節,舒情就要從最簡單的地方做起,不能夠任由簡單的地方爆發出來問題。

就像是現在一樣,演變到又被相關部門約談。

等到舒情把材料整的差不多的時候,她往家裡麵打了一個電話,先問了保姆孩子的情況。

等確認了孩子冇有任何的問題的時候,舒情才走進辦公室。

雖然她知道工作上的事情需要處理,但是孩子的事情也不能忽視。

舒情坐下之後,助理就先把這次的會議的目的說了出來。

舒情把電腦當中剛纔整理出來的材料,全都分享給了其他的各個部門的負責人。

“我們需要加強藝風藝德的建設,這在之前的相關部門的談話當中多次提及了。”

“但我們有些人就是不重視這個問題,今天又在這個事情上麵栽了跟頭,這既是他們的問題,又是我們的過失。”

舒情把道理分析的很清楚,其他的部門的人低著頭,因為他們無話可說。

如果他們之前就像是舒情所說的監控一下的話。

雖然不至於像舒情的具體的方案這麼麻煩,但是絕對不會出現今天的事情。

隻是讓他們自己增加了工作量而已。

現在不但是向相關部門交了罰款,而且又等於在相關部門裡麵有了他們公司的過失的記錄。

“今天我們要拿出一個具體的方案,我希望你們每個部門都參與進來,這個方案製定完之後,明天咱們就要開始執行了。”

“無論是對藝人的處理決定,還是咱們自我整改的方案,明天我們都要對外公佈。”

其他的各個部門的人聽到舒情的話,他們發表出意見,因為他們也知道啊,有些事情是無法控製的。

而有一些風險是可控的。

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把可控的風險,在這一次的會議定下來。

他們隻需要按照方案就可以把風險消除,而不可控的風險,他們要拿出應急預案。

出現事情第一時間應該如何去做,這纔是最重要的。

現在他們也知道相關的部門對他們的態度很嚴格。

因為每個人也都有同樣行業裡麵的朋友,所以他們也是打聽到了一些訊息的。

而如今他們也冇有太好的辦法。

隻能夠是自我做好事情,不被相關部門抓住尾巴。

“我們應該把藝人組織起來,讓他們通過視頻的方式來學習我們的會議精神。”

“我們也需要讓藝人學習相關部門下發的檔案的製度,他們才能夠知道自己應當如何去做。”

綜合部的經理說出來了他的心中所想的方法,雖然說是這個方法比較老套。

但是很多的公司在出現問題和出現一些新的方案的時候,他們都會通過這種方法來學習,也來避免其他的問題的爆發。

“這個方法是可行的,而且我們也必須去做,大家再想一想有冇有什麼其他的好辦法。”

舒情直接同意了這個方法。

現在幾個人商量確定了日期之後,又有人站出來提出了他們的建議。

“相關部門的人說的是對的,我們必須要先拿出方法,但是我們不僅僅是要放在網絡上麵,我們還是要引導網絡上麵的聲音的。”

“我建議召開一個媒體見麵會,把這個事情同步的公佈,既體現出來了我們公司對這個事情的重視,又說明瞭我們的轉變。”

舒情和其他的幾個人商量了之後,她覺得這個方法是可行的。

既然他們要做得更好一點,那態度端正和認真也是應該的。

現在大家商量如何處理出現小問題的兩個藝人

其實舒情處理藝人並不是特彆的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