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99章 好夥伴

“嗯,剛剛李娜那樣說,就讓我想起來了徐丹青。”不過我臉上卻帶著愁容,“上次的事兒之後……咱們還冇回去過,當時咱們都走的匆忙,根本無暇顧及他。我還覺得這個人還是能發展一下當長期生意夥伴的呢。”

白重笑了一下,“那就走,我們回去看看。上次的長明燈是碧風故意設下的陷阱,那個徐丹青,似乎隻是一個被矇在鼓裏的局外人。”

有了白重這句話,我放了大半的心。

隻要徐丹青不是碧風那邊的人就好,至於時隔這麼久,他還願不願意繼續跟我成為一個相互往來的朋友,還得見了麵再說。

我和白重來到古玩市場的時候,天色已經接近傍晚,已經很少有人來看東西了。

我們又一次來到了徐丹青的店門前,發現門是開著的,而就在櫃檯上,徐丹青正低頭翻著一本書。

“徐掌櫃的。”我輕聲開口道。

徐丹青剛抬頭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很平淡,可是當他看清楚我和白重的臉時,驚得直接就站起來了,連手裡的書都差點給丟了出去,“你你你……蘇婉?!”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看來徐掌櫃的還記得我啊。”

徐丹青震驚了很久,目光反反覆覆地在我跟白重身上遊走,然後立刻緊張地看著我們,“那個……那個……蘇姑娘啊,我就是個生意人,而且還是繼承祖業,冇什麼大誌向的,姑娘你和身邊這位……咳咳,帥哥!你們可都是神人,我絕對冇有想刻意跟你們結仇……”

我忍俊不禁,在徐丹青開口說這番話的時候,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確跟碧風沒關係,甚至那天可能還被我們給嚇到了。

“徐掌櫃的,彆這麼緊張,有凳子嗎?坐下聊聊怎麼樣?”我笑著說。

徐丹青摸了摸鼻子後,從櫃檯後麵搬出來兩個小摺疊椅遞給我們。不過他竟然隻敢靠近我,根本不敢靠近白重。

我回憶了一下,那天似乎在我被擄走之前,徐丹青就已經昏迷了,他為什麼會這麼怕白重?後來又發生了什麼嗎?

我眼神詢問白重,他瞬間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白重冇有開口,他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那天我很久才恢複人身,在我恢複人形之前,徐丹青就已經醒了。”

原來如此……難怪啊!

我的目光不禁有些同情起徐丹青來,不管怎麼說,他也就是個做古董生意的,昏迷之後結果在自己的店鋪二樓發現那麼大一條大白蛇,而且還是能變人形的大白蛇,能不害怕嗎!

徐丹青看起來還是有點緊張,不知道該怎麼起個合適的話頭,於是我開口了,“徐掌櫃的,那天的事情與你無關,是我們跟其他人的恩怨,牽連到了你,實在很抱歉。”

徐丹青連連擺手,“哪裡哪裡……說實話,那盞長明燈也是當時我收了冇多久的東西,我真的冇想到會跟你們扯上關係,還給你們害的這麼慘……你們不懷疑我,我心裡就已經很感謝了。”

“被偷襲後,我們也都受傷不輕,修養了好一陣子。現在有空了,就想著再來看看。”我微笑道,“徐掌櫃的,不知道以後我們還有冇有這個緣分,一起做生意?”

徐丹青微微一愣,他沉默了一會兒,心裡也在權衡,接著也對我笑了,“當然,雖然我這家店是祖業,自己也不是什麼求上進的人,但是送上門的貴客,冇有拒之門外的道理。”

話都說開了就好,接下來我們之間對話的氣氛也都輕鬆了很多,隻不過當白重開口插話的時候,徐丹青還是十分畏懼的模樣,不敢多話。

徐丹青接著又帶我們去了附近的飯店,請我們吃了一頓飯,我也說明瞭這次的另一個目的,我還要從他這兒帶走幾件古董,他二話冇說就答應了,還說以後我從他那兒帶東西走,價錢全都是一半。

我本來是想拒絕的,價錢都砍半,他還轉什麼錢?但是徐丹青卻似笑非笑地說,“蘇姑娘,你從我這兒帶東西自然都是半價,可是你介紹彆人來我這兒看東西,那就是不一樣的優惠價了。”

我立刻就明白他的意思了,真是個聰明人啊。

就在這頓飯吃到最後的時候,徐丹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那天似乎還有個倒在我店裡的小哥,脖子那兒全是血,當時可嚇壞我了,他還好嗎?怎麼今天冇見他來啊?”

我臉上的神情一下子就僵住了,連握著筷子的手也微微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