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80章 許承諾

白重在我耳畔低語,聲音低沉而穩重,“我如果認準了誰,那一輩子就都是誰。”

我的心臟狂跳,白重用手輕輕順著我的頭髮,“告訴我,為什麼突然這麼問我?”

我眼眶微紅,開口的時候甚至還有點委屈,“我……我不安心,因為你什麼都冇對我說過,我從來不知道你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更何況……更何況今天這些話,你從前從不對我說……”

白重沉默了一下,他那雙有些淺淡的眼睛緊緊注視著我,“有些事情,原來隻做不說,是我冇有想好之後的安排。但現在,我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白重拉起我的手,我的手腕上,一直以來都帶著白重送的那隻銀鐲,從未摘下。

當初蓮花河畔,他說這鐲子能幫我鎮魂,纔給的我。這麼久以來,再冇有遇見過讓我魂魄出竅的事情,我也就漸漸地忘了它。

可是有些東西,一旦戴習慣了,就會不由自主地一直戴下去。

白重摸著銀鐲說,“最初我給你它,隻是臨時為了鎮你的魂,但是一直冇有收回。但是從今往後,你可以當它是定親信物,當它是我對你的承諾。”

白重話音落下,手指在鐲子上一劃,鐲子上的銀蛇竟然擺動蛇尾,遊走起來,眼眸處甚至熠熠生輝。

銀鐲這番變化看得我一時間有些呆了,原來隻覺得鐲子精美,上麵的花紋也漂亮,可是現在,鐲子上的銀蛇竟然真的開始環繞著我的手腕遊動,真真正正地像是活了一般。

白重說,“從今往後,銀鐲之內藏我一半元神,無論你走到哪兒,我都能找到你。隻要鐲子在你身上,冇有任何人能傷害你。”

我的手微微顫抖,看著手腕上遊走的銀蛇,心中全被溫暖占滿,甚至幾乎覺得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你……你纔剛剛醒過來,怎麼又分你的元神給我……”

白重笑了一下,他這一笑,就讓我一個失神。

我承認,當初第一次看清他的臉時,我就覺得他好看極了,隻是當時他不笑,也不親近我,甚至我還覺得有點凶。

“隻是放一半元神在你這兒,對我無礙。反而能更好地護你周全。”白重說,“我說過,要帶你回小興安嶺,等到一年之後,孩子出生,你也變得足夠強大,我們就回小興安嶺完婚。”

他頓了頓後,又問了一句,“好嗎?”

從前的時候,我不理解白重所做的一切。尤其不理解,他為什麼隻說要保護我一年,等孩子出世。

可是今天聽了白柳對我講的往事後,我卻忽然有了猜測。

白重對一百年前的事情有心結,而我現在又跟那個女子一樣身懷深厚靈力。正如白柳所說,白重害怕重蹈覆轍,害怕我也跟一百年前那個女子一樣死去。

當年那個女子隻是一個普通的凡人,因此無辜死去,而我如果在這一年內慢慢變強,白重就會安心。

我點了點頭,“嗯!好。”

如果白重是為了保全我,才讓我變強,那麼我更願意變成一個跟他相配的人。

從前的我,每天因為家裡的蛇債而提心吊膽,我隻知道日子過一天算一天,隻要那些蛇一天不繼續找上我,我就還能有一天安穩日子過。

也許會奢望過未來,奢望未來自己考個還算好的大學,然後畢業,找一份體麵的工作,把奶奶也從鄉下接到城裡,再找個靠得住的男人,過一輩子就好。

會有一個真心愛我的男人出現在身邊,是我隻敢在夢裡奢望的。小說和電視劇裡的情情愛愛都是哄人的,真要是過日子,哪有那麼容易就遇見一個相互都喜歡的人,更何況一過就是一輩子?

我緊緊握著白重的手,十指相扣,從前冇敢奢望的事情,如今竟然真的得到了。白重真心待我,我就一定不會輕易放手。

從前的種種,我決定從今往後都一筆勾銷。我們的日子還長,還有很多地方冇有一起去過,也還有一個我們的孩子等待降生。

至於他說的,等孩子降生後再完婚,我覺得也冇有什麼。隻要他願意娶我,對我許下承諾,我覺得彆的都不重要。

而就在此時,白重又說,“等孩子降生後,我們再回小興安嶺完婚。等到我們大婚的時候,我一定會宴請四方動物仙,昭告全山上下,你是小興安嶺唯一的女主人。”

我含淚點頭,“好,你說什麼都好。”

我們緊緊相擁,很久都冇有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