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79章 一心人

我緩了一會兒後,才反問,“死了一個……女人?而不是什麼女妖怪嗎?”

白柳點頭,“是的,隻是一個尋常的凡人女子。”

聽了這個,我心裡的確有些亂了,白重因為死了一個女人,跟白瀾決裂?那個女人究竟是誰?

但我揮手,讓白柳繼續講,“你先繼續講,我想聽完。”

白柳繼續說,“我和白槐都不知道那個女子從哪兒來,也不知道她是誰。但是似乎……白瀾大人為救白君,曾經利用那個女人,替白君擋劫,她就是因此而死的。”

白柳抬眼看了我一眼,竟然反問我,“婉姐姐,在你的心裡,白君是否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他會肆意殺生嗎?”

她的這個問題,竟然讓我一時間回答不上來。

仔細回想起我跟白重相遇的種種,最開始的我一直都認為白重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常仙,而且脾氣陰晴不定,如果一個弄不好,小命就會丟在他手裡。

可是細數起來,認識他這麼久以來,他最多也就是教訓了那個對我動手動腳的李芬的兒子,從未真的殺過一個人。

“婉姐姐有所不知的是,渡劫那件事發生之前的白君,其實並冇有現在這樣待人冷淡。他曾經也是一個喜歡遊走山水、肆意開懷大笑的人。”

“動物仙修行不易,也更能見識生命無常。我們不會亂殺無辜去敗壞自己的修行,當年白瀾大人似乎是為了救白君不得已出此下策,連帶他自己也背了一道業障。”

白柳麵色嚴肅,“白君曆來一人做事一人當,那個女子無辜死去,他肯定也於心不忍。因為這個,纔會跟白瀾大人鬨翻的。”

我不由自主攥緊的手慢慢鬆了下來,甚至連自己都冇察覺。而說完這些陳年往事後,白柳的臉上又一次掛上笑容,拉著我的手說,“婉姐姐,其實我自己也想過。白君囑咐我,在白瀾大人的地界這兒,要多注意你,就是因為白重大人怕重蹈覆轍。”

“從前那個女子也是因為身上靈力深厚,纔會被白瀾大人看中選去替白君擋劫。婉姐姐,你同樣是這種體質,白君怎會不擔心呢?”白柳晃了晃我的胳膊,“要我說啊,白君正是因為在乎婉姐姐你,纔會這樣呢。”

聽完白柳的這些話,我也不知道她這些話都哪些是安慰的成分,但是我的確心情好了很多,“好,我明白了。這些事情,以後就當你冇有告訴我,而我也根本不知道。”

“婉姐姐,對於動物仙、尤其是我們蛇來說,一輩子隻會求一個心愛之人。”

白柳這句話讓我怔住了,甚至聽完後心跳漏了一拍。

“婉姐姐,你懷著白君的孩子,這孩子不僅是為了保護姐姐你,更是白君對你的一個承諾。白君這一輩子,隻求婉姐姐你一個。”她的這些話讓我一下子臉有點發燙,來不及思考太多的東西。

而就在這時,她又眨了眨眼,“話就說到這兒吧,我去給婉姐姐準備午飯。”

在白柳走後,我臉上的溫度逐漸降下去,心裡又想了很多。

一百年前,一個女子被迫替白重擋劫,因此死了。而我這邊卻還有另一件事不得不在意,那就是慕容星河。

在白柳口中,白重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而在慕容星河口中,白重卻似乎……似乎是一個卑劣的人。

摸著肚子,我終於把所有雜念都甩出腦海,白重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不能全由旁人來評判。我跟白重的日子還長,最起碼現在,我願意相信他。

晚飯的時候,我正在吃飯,白重忽然推門而入。

我問,“你們……你跟白瀾中午吃過飯了?”

白重點頭,“嗯,是的。我跟他商量過了,你現在的身體,不適合立刻跟我回去繼續出馬。我陪你一起在這裡好好休養一個月,然後我們再回去。”

我放下碗筷,起身來到他麵前,一下子抱住了他。

白重摟住我,好笑地問,“你最近怎麼了?一見麵就喜歡抱我。”

我噘嘴,“怎麼了?不行嗎?不給我抱嗎?”

“給抱,隨便抱。”白重笑道。

我猶豫了一下,小聲在他耳邊問,“我……我問你個事兒,你實話實話。”

“嗯?”

“你們動物仙……尤其是蛇,真的……真的一輩子,隻會選一個人嗎?”

白重驟然抱緊我,力道突然加大嚇了我一跳,但是他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對,一輩子,隻會選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