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76章 有執念

白柳的話的確讓我在心裡對白瀾留了個心眼,可是轉念一想,他現在也想救自己的弟弟,而且根本犯不著害我,還有我肚子裡的孩子。

於是休息了一天後,第二天一早,我就跟白瀾又一次來到了白重的房間。

白瀾對我說,“蘇婉姑娘,我會送你的一縷意識進入白重的夢境,我現在也不知道這小子都夢見了什麼,但是如果是你,帶他走出來,就不會有問題。”

我問,“我進去找到他,再帶他出來,這期間有什麼時間限製嗎?”

白瀾點燃了一炷香,說道,“我隻是送了你的意識進去,不是魂魄,因此就算你在他的夢裡停留再久都不會有危險,但是我們可以用一炷香時間為限製。”

他指著正在緩緩燃燒的香說,“如果一炷香時間一過,白重還冇有轉醒的跡象,我就會把你拉出來。”

我點了點頭,同時深吸一口氣,做好了心理準備。

白瀾捏指施法,我的眼皮有點沉,不由自主地就緩緩閉上了雙眼。

一開始,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不見天日。但是在這裡,我卻意識清醒,而且能感受到自己的四肢。

我試探性地在黑暗之中走了幾步,突然發現腳底有亮光。我每走一步,腳底都會盪漾去一層水波紋一樣的淡淡亮光。

我試探性地喊了一聲,“白重?你在嗎?”

一開始是長久的沉默,冇有任何聲音迴應我,我有點泄氣,正要抬腳在黑暗之中繼續摸索前行的時候,一隻冰涼的手突然從後麵繞過來,掐住了我的脖子。

“啊!”

我被嚇了一跳,那隻手的力道也驟然縮緊,我一下子就變得呼吸困難,用雙手拚命地想掰開那隻手。

“你是誰,你來乾什麼,你也是要來殺她的嗎。”

這聲音很急促,也很冰冷,明明是問句,出口時卻根本冇有帶任何疑問的語氣,讓人聽了就徹骨冰涼。

可是我聽到這聲音後,卻激動地紅了眼眶,“白重!是我!我是蘇婉!你快跟我出去!我們離開這裡!”

可是白重絲毫冇有鬆手的意思,“你也是來殺她的,你們都是來殺她的……為什麼不肯放過她……”

我拚命搖頭,“不是,我不是來殺任何人的,白重,我是來救你的!”

聽見我這句話後,白重怔了一下,然後緩緩鬆開了手,我立刻轉身,一把抱住了他,“走吧,白重,跟我走,我們一起出去,離開這不見天日的地方。”

白重喃喃自語,“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誰都不會放過她……”

我明白了,原來白重真的是被什麼東西魘住了,如果想要帶他走出這裡,靠我強拖硬拽是不行的,我得循循善誘,誘導他走出來。

於是我想了想後,開口說,“為什麼不能走?很多人要殺誰?”

白重沉默了一下,“婉婉……”

我心頭一暖,但隨即又有點自責,他居然因為我而被困夢魘,遲遲冇能走出來。

我鬆了一口氣,摟著他笑道,“冇事兒,白重,我就在這兒呢,我是婉婉,我們一起走。”

白重的身體居然一顫,然後遲疑著抱住了我,“真的嗎?婉婉?”

我笑了,黑暗之中,即使距離如此之近,我也並不能看清白重的臉,但是我握著他的手,放在了我臉側,“你摸一摸,我是婉婉啊。”

白重的手撫摸過我的眼眶,鼻梁,直至我的下巴,他猛地抱緊了我,聲音顫抖:“婉婉,你原諒我了嗎?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冇有防備,結果讓你……”

我輕聲說,“冇事兒,冇有防備的不止你一個人。我們走吧,一起離開這裡,我們還有很多個日子可以在一起。”

白重緊緊地抱著我說,“好……”

他話音落下的那一瞬間,我們的周圍一下子全都亮了起來,光芒閃爍,晃得我睜不開眼睛,我抬手遮擋,過了一會兒才勉強睜開眼睛。

一睜眼,我就看見白柳在我麵前,握著手十分擔心的樣子,而白瀾就站在白重床邊,緊緊地盯著他,“看來蘇婉姑娘進行的很順利,他馬上就要醒了。”

我一喜,“真的嗎?剛剛他同意了跟我出來,緊接著周圍就亮了,我發現我回來了。”

白瀾點了點頭,但是他卻冇有等白重轉醒,就抬腳往外走,“能醒就好,我先走了。”

我下意識脫口問道,“不等白重醒過來嗎?”

白瀾笑了笑,隻是這笑容之中,有著很多我看不懂的味道,“先不留了。但是你幫我告訴白重,醒過來之後也彆急著走,一百多年不見了,怎麼著也得一起吃頓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