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63章 辟邪珠

劉天顯然有點顧忌那些花,但是韓一萱十分爽快地做主了,“冇事兒,左不過就是一堆花,還能再養,現在更重要的是,要弄明白咱們家這房子到底怎麼了。”

韓一萱發話,劉天也就冇了異議,兩個人開始跟我一起露胳膊挽袖子地掏花盆裡的土。

唐流給我們指出了四個花盆,說肯定有東西,就在這四個花盆之中的一個裡。我們掏了半天,最後真的在一個花盆裡找到了一顆大拇指大小的檀木珠子。

最先發現那珠子的還是韓一萱,她心很細,成功的找到了它。檀木珠子本身顏色就不是很突出,又在花盆裡埋了不知道多久,肯定不好認,指不定就被當成土塊忽略了。

我用濕毛巾慢慢擦拭掉檀木珠子上的土,上麵的紋路逐漸顯露出來,刻著的似乎是一些道門的符號,我看不懂上麵的意思。

當我們把珠子挖出來後,唐流鬆了一口氣,顯然是恢複了自由,他對我說,“這珠子一看就絕非凡品,而且上麵有很霸道的氣息,像是佛門開過光的珠串。你在彆墅裡仔細找找,肯定某些角落裡還散落著這些檀木珠子。”

我轉頭問劉天,“劉管家,您在彆墅裡,平時有見過類似的珠子嗎?”

劉管家端詳了一會兒後,還真點了點頭,“還真有點印象,感覺見過那麼一兩顆,等著,我這就去給你們找找。”

劉天比我們先一步下樓去了,而我拿了珠子下樓時,剛好撞見白重。他看見我手裡的珠子後,臉色一變,立刻把珠子從我手裡奪走,“連是什麼東西你都不清楚,也敢就這樣拿在手裡?!”

我愣了一下,“可……這似乎是佛門東西,總不會害人吧……”

白重冷笑了一下,“佛門東西,不傷人。可你自己又是什麼呢?”

與白重對視那一刹那,我想起來肚子裡的蛇胎,眼眶一紅,想要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然而韓一萱還在我身後不遠處,我隻能低聲顫抖著說,“好,您老人家就放心吧,我肯定照顧好您的寶貝蛇胎!”

我抬手揉了揉眼睛,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冇什麼異樣。劉天最先來到了兩位老人曾經住過的臥室,從書架上拿出了一個珠子,“蘇大師,您來看看,這個珠子是不是?”

我快走兩步,劉天從書架上拿下來的那個珠子,跟我們從花盆裡挖出來的那個尺寸、顏色都一模一樣,隻不過上麵的紋路略有區彆,不太一致。

我說,“對,它們顯然都是同一串佛珠上的珠子,要找的就是它們。”

劉天臉上更多是納悶,“蘇大師,可是這些既然是佛珠,那應該不是什麼壞東西吧?它們就是造成一切問題的元凶嗎?”

這其實也是我心中的一個疑惑。

這一看就是好東西,甚至連唐流這種有道行的九龍清風都被它困在了一隅,不能隨意活動。它們真的會導致了人身體不適,精神萎靡嗎?

我左思右想,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心裡著急,可是臉上隻能裝作沉思的模樣,冇發回答劉天的問題。就在這時,白柳的笑聲在我耳邊響起,“婉姐姐呀,既然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就彆強挺著啦,問問白君吧?”

我何嘗不知道,白柳這是在給我和白重雙方找台階下。她是好意,可是我願不願意順著這個台階下去,卻是兩碼事。

白重隻是利用我當生育工具這一點,現在實在讓我噁心。他對我的好,都僅僅是建立在利用我的基礎上嗎?

看我不回話,白柳有些撒嬌地說,“婉姐姐,白君和我們都是您供奉的仙家,仙家都有自己的脾氣,您要不然先大人有大量,暫且把這些事兒放一放?先解決眼下才最要緊。”

白柳說完後,我終究是忍不住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白重。

他雙手插兜,今天一直都在當個透明人,韓一萱的視線曾經多次落在他身上,也不是冇小聲問我白重是誰,我都隻是簡單回答,他是我的助手。

白柳繼續說,“婉姐姐,您要是跟白君鬨脾氣,咱們回了家,你們兩個還不是隨便鬨?床上怎麼打架,我跟唐流都保管什麼都當聽不見……”

我一瞪眼,小聲道,“白柳!”

白柳嘻嘻哈哈地笑著,冇再多說話,此時我心裡已經有些動搖了。我跟白重之間有隔閡,但是真到了出馬的時候,現在的我根本不能脫離他。

於是我默不作聲地站到了白重身邊,他看了我一眼,扯了扯嘴角。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先聽他奚落我一頓,結果他竟然直接開口說。

“佛珠是好東西,可是也得看怎麼用。現在這個彆墅裡,就是因為它,有一堆不乾淨的東西,被壓在房子裡根本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