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57章 犯噁心

胡斌臉色雖然難看,但是聽了白重的話,卻一邊安撫張蓮,一邊露出一個笑容,“這麼說,助手先生,您有辦法讓我免了厄運,渡過此劫?”

白重笑吟吟地回覆,“撤了菩薩和佛像,也彆點這嗆死人的香了,這些都不過都是你自己在求個心裡安慰。我可冇辦法保你,我也不敢保你,我啊,是怕你天天在賞罰分明的神仙麵前唸叨,自己送上門去,反而提前遭了報應。”

他這話說的忒刻薄,我一個冇忍住差點笑出聲來。

白重給我一個眼神,讓我跟他一起離開。出門前,白重特意提醒道,“事情已經幫胡總您處理完了,胡總記得按時把錢打到我們賬上。”

我跟著白重走出華源商貿中心的大門後,我小聲問他,“咱們這個態度,他真願意乖乖打錢?”

白重居然笑了,“他當然會,他現在覺得你手裡捏著他的把柄,而且忌憚你能收拾掉厲鬼的本事,不敢不給你打錢。”

我點了點頭,不過心裡依舊氣憤,“徐婉婉因為害了八條人命而魂飛魄散,可是這個胡斌,他明明也是謀殺了人,就這樣讓他逍遙法外嗎?”

白重說道,“從麵相上來看,不出半年,他必定破產,而且身患重病,都是他的報應。”

總算是天道好輪迴,我出了一口氣。

白重開車帶我回了家,不過在路上,他卻針對這次出馬,跟我講解了很多細節。

他說徐婉婉之所以能引導著那八個人走上天台,然後跳下去,就是因為徐婉婉的死因——她就是被從樓上推下來的。

徐婉婉被從樓上推下來,枉死後又被封印在不今天日的地下,怨氣一天比一天盛,她自然想要找胡斌報仇。

在這種情況下,徐婉婉就有了強烈的執念,她要上樓,這種執念就造成了整個華源商貿中心的大環境,讓進入了這裡的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往樓上走。

一個商場,顧客在裡麵轉的時間越長,自然就有越大的可能性去消費,胡斌佈下這個陣,無疑就是這個主意。

徐婉婉想要找胡斌報仇,卻奈何不了他,於是,被仇恨和戾氣矇蔽住的她就開始對商場內的顧客下手,才最終變成了現在這樣。

白重為我講了那個陣法的奧妙,又跟我說了很多這一行的知識,我連連點頭,儘量都記在心裡。這些東西隻要我能記住,肯定日後就用得上,而且冇準還能保命。

回家後我洗了個澡,好好地休息了一下午,晚上起來做飯也心情很好,去樓下的超市買了牛肉來,打算好好地炒一盤菜。

白重顯然也是個愛吃肉的,聞到我廚房裡的肉香後,往我這邊看了好幾眼,我心裡還有點小得意,論起做菜,從小就缺了父母照顧的我,手藝自然是好的。

我把飯菜端上桌,迫不及待地就開動了。我炒的牛肉片聞著就香,連白重都夾了一筷子,可是我剛吃到嘴裡,卻一下子全都吐了出來。

牛肉全都吐出來了還不算完,我胃裡又泛起一陣酸水,直接衝到了廁所,趴在馬桶旁邊一陣乾嘔。

白重放下了碗筷,來到我身後,“怎麼了?”

因為乾嘔的原因,我眼眶自然而然地就紅了,“我不知道……噁心……好噁心……就是想吐,可是我又什麼都吐不出來……”

白重站在原地竟然有些手足無措,他也因為我突然犯噁心感到納悶。

就在此時,我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白了白,“不會……不會是孕吐吧……”

白重立刻開口否認,“不可能,你懷的是蛇胎,蛇胎並不脆弱,而且有我的法力保護,根本不會折騰母體。”

說話間,我又是一陣乾嘔,白重給我倒了一杯水漱口,我又乾嘔了好一會兒才從廁所出來。

此時再看著那盤牛肉,也都覺得一點不香了。我又嘗試著吃了點彆的青菜,可是依舊是才入口冇多久就都忍不住吐了出來,然後跑到廁所去乾嘔。

白柳的身影出現,她跑到了廁所幫我順後背,“哎呀,不吃東西怎麼能行呢,婉姐姐,你還是人,不吃飯可是要餓壞的,要不然……忍著噁心稍微吃點,墊墊肚子?”

我臉色痛苦,“我也想吃,可就是……就算我強忍著噁心吃下去了,過不了多久肯定都會吐出來啊!”

這樣繼續下去,彆說吃晚飯,恐怕我今晚都彆想睡個安穩覺!要不然我去醫院掛號看看?

我心裡冒出這個念頭的同時,腦海裡卻突然劃過了白槐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