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55章 高跟鞋

我不敢大意,點了點頭,眼睛死死地盯著張蓮的背影。

張蓮就這樣失去意識,慢慢地來到了天台邊緣。我看見天台這裡原本是有個上鎖的鐵柵欄的,但是莫名其妙地上麵的鎖鏈就斷開了。

想來之前死的幾個人,也都是這樣,莫名其妙地失去意識,然後以這種扭曲的姿勢來到天台,從上麵一躍而下。

張蓮已經伸出一隻腳往外邁了。

“就是現在!”

白重話音剛落,我就衝了過去,一把拽住張蓮的胳膊往回拖,與此同時,我也聽見耳邊傳來了一聲慘叫。

白重幻化成人形站在我身旁,張蓮已經恢複了意識,我本以為她會一臉茫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跑到天台,結果冇想到的是,她居然抱住我嚎啕大哭。

“女鬼要殺我!!她要殺我!!我……我的背後一直有個人推我啊!有個人在退我往前走!推我一路走到天台,還想推我往下跳!”

白重吐出三個字來,“鬼踮腳。”

聽見這三個字,又結合張蓮她之前那詭異的姿勢,我立刻遍體生寒。張蓮剛剛一直是踮起腳尖走路的,那個姿勢……就像是她站在另一個人的腳麵上,有另一個人從後麵帶著她往前走。

白重看著張蓮,眯起了眼睛,似乎想到什麼,“張秘書,你真的不清楚其他關於這個女鬼的事兒嗎?”

張蓮滿臉淚痕,一個勁兒地搖頭,“我真的不知道了!我跟胡斌認識的時候,大樓已經建好了,負三層那個陣的事兒,也是因為最近跳樓風波,他才告訴我的!”

張蓮緊緊地抓著我的手不放,渾身發抖,“蘇大師,蘇大師你救救我,那個女鬼是不是盯上我了?你還需要其他的線索?我們現在就下去!我們去問胡斌!”

“什麼都不必問他。”白重居然開口回絕了她,“到了這個地步,胡斌也不願意把一切和盤托出,看來這裡麵他還做了其他的虧心事。”

我也同意白重的看法,胡斌自己不帶我們去找女鬼,反而讓張蓮帶我們,還編出個理由,說那女鬼見不得男人。現在無論怎麼看,都像是他在推張蓮擋槍。

我問,“剛剛那個女鬼被你打傷,我們再下去一趟嗎?”

白重點頭,“下去,你來徹底收拾掉這個作亂的女鬼。”

我差點就指著自己的鼻子,問他我哪有本事徹底收拾女鬼,好在想起來張蓮就在身旁,這才把話咽回了肚子裡。

張蓮渾身發軟,被我扶著才能站起來。我們重新回到了十一層,胡斌的辦公室就在最儘頭,張蓮看著辦公室發怔了一會兒後,擦乾淨臉上的淚水說,“我……我再跟你們一起下去一次,我想知道,胡斌他到底還瞞著我什麼。”

我們重新回到了地下停車場,而這次伸手推開那個小門的是白重。

門後是漆黑的樓梯,我和白重都看得清東西,張蓮卻需要用手機來打開手電筒照亮。

負三層的房間並不大,但是屋子裡麵纏繞滿了亂七八糟的紅線,有些紅線上麵拴著銅錢,就連房間的地上、牆上也都用硃砂寫滿了道符。這些符都有什麼作用我不清楚,但是這個場麵乍一看很是震懾人。

然而在這個房間裡,我冇有看見可怖的女鬼,也冇有什麼鮮血淋漓的場麵,隻是房間的正中央,擺著一雙高跟鞋。

那高跟鞋有些破損,甚至其中一隻鞋麵上還染了血。

“嗚嗚嗚……”

哭聲毫無征兆地迴盪在房間裡,就連我們進來的門也“砰”得一聲關上,張蓮尖叫一聲想往外跑,我拉住了她,“彆亂動,站在我身邊,什麼事都冇有。”

張蓮瑟瑟發抖不敢再動,而哭聲之後,又是淒厲的哀嚎。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看著那個賤男人的事業蒸蒸日上,而我卻要困在這不見天日的地下!為什麼!為什麼他新歡在側,根本記不得曾經的我!”

“死!我要他死!!胡斌!我要你償命!”

這一番話聽得我發愣,我身邊的張蓮更是呆住了。

我意識到,這女鬼一定跟胡斌有很大的瓜葛,我側頭去看白重,他應該也明白了這其中的故事,不過似乎對這類情感糾紛的問題不感興趣。

於是我平複了一下心情,試著開口,“請問,你跟胡斌,是什麼關係?”

房間內傳出一陣狂笑,那雙高跟鞋突然歪倒,一個女人模糊不清的身影慢慢浮現。

“我?哈哈哈哈哈!我啊……我……我是他胡斌的未婚妻!他親手害死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