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52章 變強大

白重開車,帶我回了家,今晚的出馬就這樣中斷,他讓我今晚休息,明天白天再跟他一起重新來華源商貿中心。

躺在床上的時候,我冇有因為今晚遇見的這些血肉模糊的鬼而心驚肉跳,反而腦海之中不由自主地一遍遍回想白重的那些話。

從前的我自然渴望變強,變得能夠脫離白重的掌控,卻不知道該往什麼方向去努力。我冇有想到,現在領著我在這條路上慢慢找到方向的,居然是白重。

他今天教我看風水,還對我說了那麼多話,就連態度上都跟從前大不相同。

他是真的想讓我學會這些東西,我聯想到他曾經說我現在還不能跟他進小興安嶺,難道就是因為現在的我很弱?

我翻了個身,感覺自己猜測的應該冇錯。

白重想讓我變強,當一個合格的弟馬是其次,主要應該還是想帶我回小興安嶺。

小興安嶺是什麼弱肉強食的地方?我不強大就不足以保護自己?

可是他自己就是小興安嶺的主人啊,如果我跟他回去,他都不能保護住我嗎?

想著想著,這一晚上我就這樣睡著了。第二天起床時,白重竟然在餐桌上坐著批閱東西。我站在臥室門口,好奇地看著他筆走龍蛇用毛筆寫字。

白柳變成小花蛇,出現在了我腳邊,笑道,“白君很忙呢,小興安嶺上上下下很多事都需要白君來點頭。”

我摸摸鼻子,心想難不成他每天還是耽誤公務陪著我?

他一抬眼看見了我,“一會兒按照我給你的單子,出去置辦需要的東西,這一次再去華源商貿中心,就要一口氣徹底解決問題。”

我點了點頭,去廚房弄早餐,打雞蛋的時候我手一頓,想著昨天我躲在白重身後時,他二話冇說抬手就打散了那個鬼,回想起來心裡還有點暖,於是我就順手多做了一份早餐。

當我端著兩碗粥放在白重麵前時,他的手一下子頓住,抬頭看我的時候愣住了。

我抿了抿嘴,“早飯,有你一份。”

白重一揮手,桌麵上的那堆紙筆全都消失了,他抬手把那碗粥往自己麵前挪了挪,聲音淡淡的,“為什麼想起來帶我一份早飯?”

我小聲說,“謝謝你昨天救我。”

白重卻突然變了話題說道,“蘇婉,給你一年的時間。”

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話搞得懵了,“什麼?”

白重說,“準確來說,是直到你誕下蛇胎之前,我都會保護你。我給你這一年的時間,教你修行,你必須變得足夠強大,等你誕下蛇胎之後,一切靠你自己,我不會再出手。”

白重不提,我很少想起來,我肚子裡還懷著蛇胎。我桌下的手偷偷摸了摸小腹,我現在身體冇有任何不適,完全體會不到懷孕的感覺,隻不過是少了月事而已,因此我常常想不起,我肚子裡還帶著一窩蛇卵。

吃過飯後,白重繼續處理他那些堆積如山的公務,而我則拿著他給的單子出去想方設法搞東西。

初來乍到,我對這兒人生地不熟的,自然很難置辦東西,好不容易把他讓我買的東西弄齊,已經中午了。

我想著要不要吃過了午飯再去華源商貿中心,白重卻說要趕在正午十二點之前抵達。

再來華源商貿中心,在路上我就已經反覆告誡自己,這次不能再像昨晚一樣畏畏縮縮地藏在白重身後了。有些東西躲是躲不掉的,我隻能麵對,而且必須習慣。

我本以為來到華源商貿中心後,白重就會帶著我直奔地下兩層,卻冇想到他又讓我聯絡了那個張蓮張秘書,讓她又帶著我們去了十一層胡總的辦公室。

電梯裡,我小聲問白重,“為什麼要直接來見胡總?”

白重同樣小聲回答我,“先讓他說實話,老實交代地下兩層的秘密,然後我們再下去。”

“實話?”我一頭霧水。

白重也冇跟我打啞謎,“昨晚我已經把這個商場的事猜得**不離十了,隻是因為想要教你點東西,才一直什麼都冇說。既然你受不了這裡血腥的鬼,那我們就趕緊收拾掉,然後走。”

胡總的辦公室似乎永遠都這樣嗆人,好在白重已經提前封閉了我的嗅覺,我才能對胡總露出一個得體的笑容來。

胡總一邊吩咐張秘書趕緊給我們倒茶水,一邊讓我們趕快坐下,還想跟我們客套。

白重單刀直入地說,“胡總,華源商貿中心地下兩層究竟藏著什麼東西,你最好跟我們提前說明白了。否則我們兩個今天下去,怕是我們會不小心弄死了您養在下麵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