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50章 視線

白重今晚要教我的,就是要如何發揮唐流的作用。

原來隻看過唐流唱陰戲,卻冇想到原來身為九龍清風,他最重要的一個本事其實是跟鬼魂打交道。

白重帶我退入隱蔽的角落,由唐流站在一樓的正中央,手裡點燃了一根他自己帶的香。

香慢慢地燃燒,冇過幾分鐘,整個一樓的溫度似乎都更低了一些,就在此時,我覺得後背一毛,那一個瞬間,好像有什麼人在背後看著我。

我不確定這是我的錯覺,還是說背後真的有什麼。我聽說半夜不能輕易亂回頭,否則滅肩頭陽火,容易被鬼纏上。

我冇有回頭,卻往旁邊偷偷瞧了一眼白重的神情。見白重冇什麼反應,我稍微鬆了口氣,看來應該是我的錯覺。

當香燃燒了快要一半的時候,一層大廳深處多了一個身影,看起來像是個小姑娘,年紀很輕。她慢慢朝這邊走,卻一瘸一拐,下半身看起來軟若無骨,而且每走一步,就在地上留下一個十分駭人的血腳印。

小姑娘臉色蒼白,慢慢來到了唐流麵前,貪婪地嗅著空中的白煙。唐流又等了一會兒,發現隻有這個女孩出來,於是輕聲開口,“小姑娘,為什麼在這兒徘徊?”

小姑娘咧嘴笑了笑,嘴角留下一行血,“走不掉……”

唐流蹲了下來,以一個更加平易近人的姿勢對待這個小姑娘,“告訴哥哥,在這裡寂寞嗎?”

小姑娘指了指門口,“不……不寂寞……這裡很多人呐……還會越來越多人陪我的……”

唐流看了一眼門口,微微皺眉,不過很快舒展開來,笑著問,“能不能帶哥哥上樓看看呢?”

小姑孃的笑容突然就定格住了,她用手瘋狂地抓臉,臉上很快血流如注,然後尖叫著跑開,“不去!我不去!我不想跳下去!我不想!放開我!!放開我啊!!”

隨著小姑娘跑開,唐流手裡的香也斷掉了。

唐流招呼我們出來,“行了,出來吧,今晚不會再有鬼魂來回答我們的問題了。”

地上的血腳印也在慢慢消失,我立刻看向白重,冇想到他眉頭緊鎖。

“這地兒有點邪乎,明明發生了八樁命案,我一根香卻隻能吸引來一個小女鬼,彆人都不肯出來。”唐流指著門口說,“剛剛我感受到,門口那裡其實還站著一個,但是卻不肯過來。”

白重開口,“白柳。”

白柳立刻現身,不由分說地衝到門口,隻聽見一聲驚慌的慘叫,一個男鬼被白柳打翻在地,硬拖了過來。

男鬼不斷地掙紮,口齒不清地求饒,“求求你們,放過我,讓我走吧!讓我走吧!”

看見這個男鬼,我一下子就想起來,他似乎……正是昨天砸在我麵前的那個男鬼!他半張臉都是血,眼睛往外凸,我感覺又有點噁心,連忙避開視線。

站在這個男鬼麵前,唐流就不像剛剛那樣和善了,他居高臨下冷冷地看著男鬼,“敬酒不吃,吃罰酒?”

白柳鬆開了男鬼的衣領,他在地上拚命磕頭,本就血肉模糊的腦袋這下子更是血漿和腦花紅白相間,噁心得要命,“各位大爺!我是無辜冤死啊!求求你們,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唐流看見這場麵也是直皺眉,厲聲道,“那就老實交代,為什麼要跳樓!”

男鬼不磕頭了,他竟然顫顫巍巍地在地上發抖,白柳笑吟吟地一腳踩在他頭上,“還想不想要輪迴?”

男鬼一動不敢動,哽嚥著說,“她在看著我……我不能說……我不能……”

白重一抬手,白柳立刻就收了腳,唐流也退後了幾步,“你可以走了。”

男鬼連滾帶爬地往門口爬走,身影徹底消失。我看著地上那一趟觸目驚心的血,弱弱地問,“你們剛剛為什麼對他那麼凶……他難道不也是個受害者嗎?”

唐流笑了,“所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跟這些鬼打交道,就必須‘對症下藥’,見人下菜碟。最開始願意出來吃香回我話的小女鬼,就是個好溝通的主兒,我就得溫聲細語地對待。但是這個不願意出來的男鬼,就不能這樣溫柔,需要防著他看我們好欺負,耍手段。”

白重對白柳說,“你去搜查一遍整棟大樓,重點看下麵七層。”

白柳得了命令後立刻就離開了,我回想了一遍那個男鬼剛剛的話,“他不肯說自己跳樓的原因,說……有誰在看著他?這裡難不成還有個難纏的東西?”

唐流聳了聳肩,“十有**是吧。”

我嘟囔著,“真是瘮得慌,剛剛還感覺好像有人在背後看我,這商場真邪門。”

我話音一落,白重和唐流竟然同時看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