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47章 燒香

一個男人就砸在我麵前,整個身體都摔得骨骼錯位,以一個十分詭異的姿勢扭曲在地麵上,血流成河,連腦漿都崩裂出來。

血濺得老遠,我被這場麵嚇得連尖叫都忘了,那一瞬間大腦完全是空白的,我甚至就傻愣愣地盯著那具慘烈的屍體。

這人肯定起碼從七層以上的高度摔下來纔會摔成這樣,而且還是頭著地,肯定一下子就死透了,可是這個人卻突然又扭動起來,準確來說,是他在慢慢扭頭,居然慢慢扭頭,把臉轉向了我!

通紅的眼睛,已經完全被血浸染,甚至眼珠子都在往外凸,但是他的視線死死地定格在我身上。

白重一下子用手擋住我的眼睛,“不要跟死人對視!”

我手腳冰涼,一步都挪不動,一旦讓我走路,肯定立刻就腿軟地跪在那兒了。白重察覺到我身體的顫抖,另一隻手環抱住我,“放輕鬆,隻是死了一個人。”

一個跳樓自殺的人就死在你麵前,這種衝擊力真的太大了。我聽見周圍的人群亂作一團,尖叫著四散開來,而白重也慢慢帶著我往遠退,讓我坐在了遠處的花壇邊緣上。

我的手還在抖,腦海裡不由自主地一直在回放剛剛那個人看著我的那一瞬間,心裡越來越毛,聲音也有點顫抖,“白重……這些……這些真的是我能處理的嗎?”

“你要慢慢適應,從今往後,比這要更血腥的場麵會越來越多。”白重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一瓶水,遞給我,“我會教你東西,現在你覺得自己處理不了的,日後你都可以做到。”

我喝了一口水,點點頭,可一時半會兒還是緩不過來情緒,我根本不知道這樣的我該怎麼去麵對那個秘書。

警車和救護車都已經陸續趕到,現場亂成一團。現在商場麵前,最淡定的那個人就是白重了。他四處看了看,像是在找什麼,緊接著他很快就發現了張蓮的位置,她就躲在商場門旁邊瑟瑟發抖。

剛剛那個男人跳樓就砸在我麵前,自然也離她特彆近,她也被嚇得不輕,蹲在那裡哭。

白重走到她麵前,“我是蘇大師的助手,平時幫她辦事兒的。現在,帶我們去見你們商場的老總。”

張蓮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把抓住白重的手,淚水模糊地說,“又死了一個……又死了一個!大師快救救我們!救救我們啊!”

被這女人抓住手,白重一臉厭惡,一把甩掉她的手,語氣生硬,“不好意思,有點潔癖,不喜歡人碰我。”

張蓮又懵了一下,才連忙擦著眼淚站起來,“不好意思……我實在是……是在是太害怕了……”

有警察來到了這邊,讓張蓮過去描述一下現場情況,張蓮點了點頭,她看見白重臉色不善後,張蓮又連忙說,“胡總的辦公室在十一樓,二位拿著我的卡,坐員工電梯直接上去就行!”

白重拿著張蓮的卡回來時,我已經緩過來許多,但是臉色依舊很白。

白重對我說,“咱們兩個先去見這個商場的老總,是他以個人名義請人來看事兒的。你調整一下狀態,彆讓他看輕了你。至於問他問題,先讓我來吧。”

白重第一次這麼照顧我,我心裡有點暖,跟他一起匆匆走近商場,找到了員工電梯,刷卡後直奔十一樓。

老總的辦公室很好找,就在十一層的最裡麵一間屋子,可是剛到十一樓的時候,白重就微微皺了皺眉。我留意到他的變化,問,“怎麼了?”

“從下麵開始,就能感受到,這個商場的氣場不對勁,而坐電梯上來之後,這種感覺卻消失了。”白重說,“如果正常人走近商場,就會從心理上感覺有壓迫感,覺得不適。”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剛被驚嚇過度的原因,我冇感覺到白重說的不適,他卻不再說了,“先進去吧,這些稍後再說。”

我敲了敲辦公室的門,屋裡響起一個很年輕的男聲,“請進。”

我推開門,結果這一推門就被嗆了一下,從屋子裡有一股佛香的味道直嗆得我咳嗽。我定睛一看,這屋子裡哪還有老總辦公室的模樣,屋子裡居然供奉著佛香,還擺了蒲團,一個看起來三十歲出頭的年輕男人正跪在上麵。

他背對著我們,麵前的案上供奉著一堆新鮮瓜果,可問題在於他點的香,實在是太嗆人了!我又不是冇去過寺廟燒香,寺廟裡燒香的味道都冇這麼大啊!

我從冇見過哪個大商場的老總辦公室裡是這個陣仗,試探性地問,“你……你是胡總?”